Browse By

时薪15元带来的好处:如何反击商界的游说

由于 “15元和公平运动”,劳工组织和千千万万的支持者的不懈努力,安省政府正在认真考虑将最低工资增加到15元,而此时众多商业团体也在积极游说。下列文章给我们提供了反击的武器。它深刻说明了为什么15元最低工资会让广大工人和安省经济受益。

关于提高最低工资的5个误解和事实

误解1:提高最低工资将会减少低薪工作

事实:有确凿的证据表明, 提高最低工资不会减少工作。从事相关研究的经济学家发现, 增加最低工资不会导致整体工作数量的减少。“工作减少与其说是一种理论不如说是一个谬论。”相同的例子还有,机器人将抢走人类的饭碗。在这个说法出现200多年后, 全职工作仍然是一周40小时甚至更多! 工作机会将转移到其他国家的说法也同样不攻自破。不管商家如何尝试,把咖啡师这样的工作转移到海外绝对令人匪夷所思。

15加元的最低工资将会给低薪工人和安省经济注入数十亿加元的资金。新的经济活动将创造众多就业机会, 补偿那些只能通过低薪保持运转的企业所蒙受的损失。随着最低工资的上升, 工人们对企业的价值会更显著, 而工作总体会变得更好。经济学家们发现, 当最低工资上涨时, 工人们得到更多的培训机会, 流失率会减少。企业将会投入更多的精力来提高效率, 而不是对工人的工资盘剥计较。工资将趋于更加平等: 经理人和其他高薪工人的工资增长幅度小于低薪工人的工资增长。

最重要的是, 面对最低工资上涨, 潜在的工作减少并不应该成为我们唯一关心的事情。贫困现象减少, 工作质量提高, 最低收入增加,所有这些将远远超过小幅度工作减少而带来的损失, 即使它成为现实。

误解2:提高最低工资会导致物价上涨

事实:别让那些商业机构的危言耸听吓到你:汇率波动、油价震荡以及其他许多经济因素对价格的影响远比最低工资上调更显著。在过去的几十年里, 经济蛋糕中工资支出的比例越来越少 (尤其是其中99% 的工人的工资), 而利润的份额却在增长。除了略微下降的利润,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可以应对最低工资的小幅上调。

完全自由的经济市场只是一个空中楼阁, 就像某些商业媒体提出的关于最低工资的论点。在现实世界中, 公司在定价方面有巨大的灵活性。麦当劳或Loblaws是体量庞大的玩家,绝不会只是被动地回应 “市场趋势”。因此, 即便工资是企业的一项成本, 更高的成本和更高的价格之间也没有必然的联系, 特别是如果加薪是因为工人谈判能力的提高和劳资关系更加平衡。

数据也支持这个观点。最近,加州大学帕克利分校做了一项研究,考察如果纽约州将最低工资上调到15美元会有何结果。研究发现, 最低工资上涨所导致的任何价格上涨对正常通货膨胀率的影响都不大, 其幅度充其量也就是零点几个百分点。同样, 在美国已经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城市也没有看到安省商界描绘的通货膨胀和悲观情绪。

误解3:提高最低工资会伤害小企业

事实:一旦最低工资上涨,本地经济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当工人们为了维持生计而苦苦挣扎时, 他们只会把工资用于住房和食品这些最基本的消费。随着工资上涨, 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也可以逛更好的超市,去街角新开的那家餐馆吃饭,或者帮孩子报一个课外班。直接受益于从更高的最低工资的工人将在当地消费, 以改善他们及其家庭的生活质量。一个低工资的经济体不但让工人陷入贫困, 还会扼杀那些无法和大公司打价格战的小企业。

就在不久前, 雇佣童工还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商业惯例, 但我们一致决定, 绝不能容忍这种现象,而企业必须做出改变。如果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贫困, 经济就绝不可能繁荣。虽然工人们需要企业来工作, 别忘了企业也需要工人来购买他们的产品。“15元和公平”运动正告社会大众,支付贫困工资绝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更高的最低工资可以造就活跃的当地经济。在西雅图, 争取15 美元最低工资的抗争已经成功, 第一次大幅度的加薪已经开始生效, 工资上涨,就业的低薪工人数量上升, 当地经济蓬勃发展。

误解4:经济学家一致反对增加最低工资

事实:当商会和商界还沉湎于自说自话时,许多经济学家早已经站出来为低收入工人发声。 就在几年前,600多位美国经济学家,包括7位诺贝尔奖得主,发出一份公开信支持上调最低工资,认为这个做法不会损害经济。

虽然涉及到所有那些无聊晦涩的统计数据, 你也没必要非得有个博士学位才能理解来龙去脉。那些旧的, 包括在加拿大做过的,至今仍然被那些亲商界的经济学家引用的研究结果, 使用的是过时而且笨拙的的方法。它们未能将增加最低工资和对经济影响更显著的大繁荣和大萧条隔离开来。一项新的研究成果纠正了这一错误, 发现最低工资和衰退之间没有并明确联系。今天的经济正在努力产生足够的需求, 而经济学家们表示, 提高最低工资是摆脱忧虑恐慌的一个好办法。

误解5:15元最低工资看上很美但却永远达不到

事实:争取15美元最低工资的行动已经取得了无数的成功。在美国的城市, 如华盛顿特区, 西雅图以及像纽约和加利福尼亚这样的州已经立法将工人的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在加拿大, 艾伯塔省已经承诺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加元。在北美, 共有超过1,700万人看到他们的工资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15元运动的正面影响。

这项运动面临着来自政府、大公司和右翼智囊团的重大反对。当工人们站出来团结一致时,他们已经表明他们可以击败对手并赢得15元的最低工资。在这个运动中,只有一件事不可避免: 如果我们不出来抗争,我们就永远赢不了。

资料来源: http://rozworski.org/political-eh-conomy/2017/05/18/the-15-minimum-wage-is-good-busting-business-lobby-myth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