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加拿大游客应该欢迎西捷航空工会化

我们希望航空员工能够说出安全问题而不怕被解雇

西捷航空即将工会化。随着上个月该公司3000名机舱客服人员和去年飞行员投票成立工会,航空调度员紧跟脚步已经签署了工会卡。

二十多年以来,西捷航空一直没有工会,这次的改变是一个里程碑。这同时意味着在加拿大组建工会的环境,和美国相比没有那么敌对。在美国,最高法院和国家机关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反对工会保护。

这种改变也顺应我们的历史:加拿大航空业员工工会最早成立于20世纪30年代,从工会成立之初,工会会员不但为更好的工资和工作条件而抗争,而且也争取空中安全标准。成立工会是加拿大乘客和员工双赢。

注安全直言不

我们不想想象在空中飞行是危险的,但实际上空中飞行就是很危险,特别是有错误情况发生的时候。航空员工为保证每个人的飞行安全,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从确保飞机是否适合飞行和员工是否配备齐全,到如何安全驾驶飞机抵达目的地以及如何在紧急情况下疏散乘客。我们希望航空员工能够就安全问题畅所欲言,而不用担心工作不保。工会就保证他们能够这样做。

在20世纪30年代,加美两国的飞行员成立飞行员联合会(ALPA)来帮助他们反击“推逼飞行”,也就是航空公司根本不顾实际情况强迫飞行员工作。两国的机舱客服人员努力争取在两个飞行航班之间必须有休息时间,以及不能强迫男女机舱客服人员加班加点超越其极限。

到了20世纪60年代,加国机舱客服人员联合会经常游说联邦政府颁布更好的安全培训标准。航空公司给空姐提供化妆培训,但是员工心里很清楚他们更需要安全培训。

之后,航空工会不断游说来改善飞行安全。工会会员反对航空公司和政府的减少机舱客服人员。在2017年,ALPA出面反对改变飞行员最长飞行时间,过长时间飞行而没有休息,会引起飞行员疲劳。然而加拿大航空业协会则反对减少飞行员最长飞行时间,他们说减少飞行员最长飞行时间会增加航空公司的成本。

后来,航空业有了关于裁员的话题。上世纪80年代,加航因为一些小过错解雇一名机舱客服人员,包括当众吃东西和穿脏鞋。工会曾经质疑过这次解雇,指出这名男机舱客服人员曾经救过一名女乘客。当时女乘客因为吃三明治,而被呛住。然而加航和仲裁员并没有被感动(坚持解雇)。作为乘客,你是要一个因为你呛食而可以抢救你的机舱客服人员,还是一个粗心大意在乘客面前吃东西的机舱客服人员呢?

廉价航空

因为西捷航空持续扩张,西捷员工组成工会并不让人奇怪。经过20年的发展,作为老牌加航(早已经有工会了)的对手,西捷航空以廉价出名。然而,曾经大出风头的西捷航空最近几年遭遇到来自新的更廉价的航空公司的竞争。为了开拓新市场和增加利润,西捷已经增加新的国际航线以及发展自己更加廉价的航线。

这家航空公司缺乏员工年资系统,而在有工会的航空公司员工年资司通空见贯。所以西捷对老员工失去吸引力,因为老员工和新员工平等竞争工作班次。飞行员和机舱客服人员都把年资作为他们与雇主谈判的重要议题。

不论如何,西捷正在成为一个完全工会化的航空公司,加国的消费者应该庆祝一番。有工会的员工团体,将是一个有能量的员工团体。有能量的员工团体,更有可能说出安全问题。尽管有人担忧工会的出现会导致票价的提高,但是增加的一点价格,也是为乘客和工作人员的安全着想。

資料來源:https://www.cbc.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