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終止種族歧視方法是徹底改革我們的就業法

使法律現代化不僅僅是公平的問題,種族正義和公平的主要問題是為了安省省民。此外,當更多工人能夠獲得良好的工作和收入,我們的經濟就會繁榮。

作者:By AVVY GO CHRIS BUCKLEY

本文於2017年3月21日刊登在《多倫多星報》

3月21日是聯合國命名的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這一天是為了紀念在南非爭取民主,結束種族隔離期間的鬥爭失去了生命的人。在1960年3月21日,南非Sharpeville警察射殺了和平示威抗議種族隔離法例的69名參與者。

長久以來,種族已經限定了一個人在工作場所的機會。

種族歧視擴展深入到工作世界:種族化的工人時常不被考慮雇用或升職,他們更是經常受雇於沒有保障、低工資的工作,幾乎沒有保護或提升的機會-儘管有相當的教育、經驗和技能。

例如,我們知道,在20個最低薪職業,包括收銀員、餐廳服務員、快餐店服務員和保母,婦女的比例過高。女性種族化工人的現實無疑更加嚴峻。

沒有保障的工作是安省種族不平等的核心。

儘管有色人種工人在勞工市場的人數有較高的水平,但相對於非種族化的加拿大人,他們往往會有更多人失業,在低等職業的人數過高和收入低。這些勞動市場不平等經歷,導致更高的貧困率,更高的健康風險,更低質量的住房,以及更多地接觸司法制度。

有色人種群體加拿大人賺 取81 仙,但付給非種族化加拿大人則是1元。這個工資差距對於原住民和有色人種女工更大,對加拿大新移民是普遍的問題。

這種種族化的工資差異反映,原住民工人和有色人種工人在獲得良好薪金和有保障的工作的機會不平等。因此,當務之急,政府必須利用檢討改變工作場所的機會,對安省就業條件使用平等的角度,對就業標準法和勞資關係法作出有意義的改變,為所有安省省民創造良好的工作。

例如,必須結束中介短期工在安省的擴散,哪裡種族化工人人數過多。所有做相同工作的工人,還都必須公平調度、 同等報酬和同樣的工作條件。從農業到技術服務,就業標準法超過85項豁免,使工人失去亟需的保護。

勞資關係法也必須使更容易加入並保持工會。種族化工人相對非種族化工人的工會比率低了30%,這與最近移民相比其他人口的統計數據類似。

工會是工人改變他們工作條件和工餘生活的關鍵工具。沒有實質能力組織成立工會,工人在工作上就沒有聲音。

工會組織對工作不穩定的工人和低工資工人尤其重要。它提供急需的資源和支持工人,根據就業標準法強制執行其基本權利。它也是提高工資、 改善工作條件和福利超出最低標準的關鍵。

除了更新安省的就業和勞工法,政府還必須制定有效的就業公平法例,以確保所有安省省民在勞動力市場有公平和平等的機會。需要採取強有力的立法措施,要求雇主消除就業障礙,建立透明的人力資源政策和做法,和在安省所有工作場所培養公平和包容的文化。

未來數月,政府必須有勇氣採取行動。我們鼓勵所有安省省民反對種族主義和歧視,要求就檢討改變工作場所而制定的法例,處理勞動市場的不平等。

預期會在春季發表建議,現在是時候確保通過改檢討改變工作場所,使公平的就業和勞工法例已準備就緒,因此,所有工人都受到公平的對待,特別是法例現時未能保護的那些種族化工人。

安省有一個歷史性的機會,改善安省種族省民工作生活,為所有工人提高目標,給予他們更多集體談判的權利。

使法律現代化不僅僅是公平的問題,種族正義和公平的主要問題是為了安省省民。此外,當更多工人能夠獲得良好的工作和收入,我們的經濟就會繁榮。

現在是我們的政府維護種族化省民的時候,制定條例,改善每個人的狀況,並在做出這些變化的同時,改善了本省種族化工人的工作前途。

Avvy Go (吳瑤瑤是多倫多華人及東南亞社區法援中心行政主任) is the clinic director at the Metro Toronto Chinese and Southeast Asian Legal Clinic and a member of the steering committee for the Colour of Poverty, Colour of Change.

Chris Buckley (安省勞工聯合會主席) is the president of the 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 The 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 is Canada’s largest labour federation, representing 54 unions and one million workers.

閱讀英文原文:www.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