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經濟學家說最低工資上漲不會帶來「前景不妙」

據加拿大一羣經濟學家稱,關於最低工資上漲影響失業和通貨膨脹的「悲觀預測」,沒有證據支持。

來自全國各地的40位經濟專家,在一封有關安省省長韋恩(Kathleen Wynne)建議分階段調高最低工資,由現時的時薪11.40元,至2019年提高到15元的公開信聲稱,此舉「有很好的經濟意義」,將為「低收入工人、家庭和整體經濟帶來實質利益」。

公開信表示,多年來,我們聽說提高最低工資將扼殺就業,價格上漲,並導致企業逃離安省。這是與最新的經濟研究不符合的散播恐懼。

公開信簽署人包括加拿大經濟協會 (the Canadian Economics Association) 的兩名前主席Craig Riddell 和 Lars Osberg。

Osberg指出,對部份工人這是非常好的事情,他們很長時間沒有看到很多好的消息。

根據通脹調整, 公開信說,安省目前的最低工資僅比1977年的價值高出1元,儘管同期工人的平均生產率上升了40%。

公開信說,今天,大約有十分之一的安省工人賺取最低工資,在過去二十年中,這一比例大幅增加。安省大約四分之一的雇員目前掙不到15元。

安省政府表示,建議調高是全面改革勞工法的一部分, 將 「有助於確保更多的工人受益於安省的經濟增長」。

目前正在努力爭取的人,已經擁有更高最低工資的前景。

在多倫多低工資的食品服務業工作,56歲的Maranda White說,我真的不能出去那麼多。 我只有錢去上班,回家,就是這樣。「這將減輕我的負擔,我不必日日擔心。」

但這計畫招致了安省商界的憤怒。

加拿大獨立企業聯合會 (the 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 安省事務總監Julie Kwiecinski說,她的成員對加薪建議「措手不及」。政府在兩年的勞工標準檢討中,原本並沒有考慮這方面的問題。

她指出,你看,在18個月內最低工資增長32%,這個速度使得企業很難應付。

近年來,其他幾個地區,包括三藩市、 西雅圖和阿省承諾提高最低工資,給予部份推動力,產生支持最低工資工人的爭取15元運動。

美國國家就業法專案研究,審查在1938和2009之間22個提高最低工資的聯邦,發現這些增長與較低就業水平之間沒有相關性。事實上, 分析發現68%案例,在聯邦工資增長之後,總體就業率上升了。

華盛頓大學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7月發表的研究表示,西雅圖的加薪導致了大量的失業,低工資的工作時間減少了 9%,工人每月收入減少了125美元。

Kwiecinski說,我直接從在安省創造就業機會的人那裡聽到的是,他們將削減工作時間, 裁員,他們的企業可能將會死亡或搬到美國。 對西雅圖的研究被批評為不包括來自該市40%的勞動力的數據。Osberg表示,研究表明,提高最低工資對就業和通貨膨脹的影響微乎其微,在世界各地一再出現。

他談到對對西雅圖的研究說,這將要對相反結論的大浪潮逆流而上。

無疑,有很小的失業效應,是一個眾所周知的專業經濟學家的發現。

公開信總結說,經濟學可能被稱為「糟糕的科學」,但在最低工資問題上,許多經濟學家準備承認,證據的分量表明了提高最低工資的有力理由。我們在美國的600位同事,其中有7名諾貝爾獎得主,簽署一封信,敦促美國政府將聯邦最低工資從目前的7.25 美元提高到每小時10.10 美元,按百分比計算,增幅比安省的11.40元提高到15元還要大。200位經濟學家簽署了另一封信函,呼籲將聯邦最低工資分期增加到15元。

閱讀公開信全文
資料來源:thestar.com & The Progressive Economics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