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5工會為WestJet員工組織工會

WestJet的機械師、客戶服務員、空中服務員等都在組織工會中。

在飛機師投票通過加入國際航空公司飛行員協會 (Air Line Pilots Association International ALPA)的兩個月後,5個工會正在為WestJet的其他員工組織工會。

WestJet專業空中服務員協會 (WestJet Professional Flight Attendants Association,WPFAA)是內部團體,為組織空中服務員成立工會,已工作了3年。現已取得35%空中服務員簽署工會卡,足以引發要成立工會的投票。

協會現時鼓勵舊會員更新工會卡,因為聯邦勞工法規定,只要WPFAA取得50%加1的空中服務員簽署工會卡,他們便能認證而無須投票。

加拿大公共雇員工會 (The Canadian Union of Public Employees, CUPE)在春天重新推動空中服務員簽署工會卡。國際機械師與航空航天工人協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chinists and Aerospace Workers, IAMAW) 正在為機械師與客戶服務代理組織工會,而Unifor工會也在試圖為電話中心和其他前線客戶服務員組織工會。

在5月飛機師投票之前,所有的工會都在打下基礎。在63%飛機師投票贊成加入ALPA後,工會的行動加快了。Unifor組織工會負責人John Aman指出,他們為此已工作了大約2年,最近才聚集到動力。他相信飛機師組成工會,推動了WestJet其他雇員也尋求組織工會。

WestJet現正反擊這些組織工會運動反擊。行政總裁Gregg Saretsky在給予12,000員工的電郵中表示,工會是機會主義的試圖以WestJet員工為目標,以拓展他們的業務。因些,讓我說清楚,工會是一個生意。他們招募新會員以增加收入,而WestJet展現了大大增加他們利潤的機會。

CUPE主席Mark Hancock說,Saretsky的電郵反映出他在理解工會方面出了差錯。他想恐嚇工人。這好像其他大公司討厭工會一樣,並會說一些東西試圖嚇唬工人不要加入工會。

WestJet 向其雇員提出的更具體的情況是,他們最好與公司的管理層建立直接關係, 而不是有一個中間人,例如工會, 為他們說話。

WestJet發言人Lauren Stewart在電郵中表示,WestJet 正在努力確保 WestJet雇員了解有關代表的事實,工會提供給我們員工的資訊,很簡單,不是事實。我們鼓勵員工做事實查證,從有見識的來源尋求答案,並在決定在工作場所如何代表他們的時候作出明智的決定。

代表WPFAA的Daniel Kufuor-Boakye指出,調度是問題所在。

他說,重要的是,當人們被要求候命,並對公司和雇員違反書面工作規則的後果,要有透明度。

IAMAW通訊主管Bill Trbovich表示,資歷是個大問題。有些人做了10或12年工,而他們要在周末工作,而有些新人他們只需在平日工作。這是資深雇員的焦點問題。

WestJet為員工現行制度辯護説,缺乏資歷制度是 WestJet人員 選擇的一種方式,以此來尊重每個人的貢獻,這符合我們的文化。

資料來源:C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