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加拿大工場隱藏的危險

與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不同,加拿大沒有全國的在職死亡率資料庫。如果有那些可以提供制定有效預防措施的資訊,這就可以保護工人,他們不必要冒著生命危險而工作,或者那些家庭不必為可避免的損失而悲傷。

在10月,阿省Fort McMurray附近的油砂礦場一名合同工挖壕溝時被活埋;多倫多公車局一名地鐵軌維修工人被夾在兩輛車中間死亡;在卑詩省三名工人死于冰棍球場亞摩尼亞洩漏。

這種在職死亡往往被視為零星孤立的事故。但研究人員說,更完整的數據有助於展示這些悲劇的模式,或顯示一些行業是否有系統性問題。

加拿大沒有關于全國在職死亡率的資訊來源。研究人員說,這是一個明顯的遺漏, 與澳洲、美國和英國等形成鮮明對比, 這些國家經常就工人面臨的風險提出報告,並將其公諸於眾。

工人死亡和受傷率的數據提供重要的視角,並有助於預防。它們允許行業之間的不時比較。這些數據有助安全專家提出減少死亡的措施,更好地評估安全標準,並改進安全培訓。

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在加拿大統計局協助下進行的一個研究項目顯示,五個死亡率最高的工作是電鋸和拖拉機操作員 (包括砍伐樹木)、漁船水手、飛行員和飛行教練、林業工人和漁夫。

2011 – 2015年平均 (創傷性傷害) 死亡率 (以每10萬人計) 最高的職業:

電鋸和拖拉機操作員81.7

漁船水手77

飛行員、飛機機械師和飛行教練69.1

伐木和林業工人62.4

漁船船長和男女漁民57.5

水產養殖和海洋捕撈工人43.5

石油和天然氣鑽探,維修和相關的工人30.5

鍋爐工人27.5

修理(或蓋)屋頂和屋頂板工人24.8

農民和農場經理23.9

貨車司機23.4

地下礦井維修和幫工23.3

其他行業幫工及工人21.3

建築業幫工和工人19.9

採礦工19.7

其他木材加工機械操作員18.8

鐵路和火車工程師18.7

石油和天然氣鑽井工人和維修員18.7

輸電線和電纜工人16.9

其他加工、製造和公用事業工人16.5

資料來源:加拿大統計局、AWCBC

環球郵報利用加拿大工人賠償委員會(AWCBC)提供的關於被接受的死亡索賠的全國資料,估計在職業死亡人數數據,並與加拿大統計局勞動力調查的員工數量進行比較,以得出死亡率。

工作場所死亡率的定期和最新的全國資料,將有助於勞工督察將工作目標鎖定在最需要的地方。並有助制定預防方案針對最危險的行業。

AWCBC有一些關於全國死亡人數的數據,但關於職業死亡或加拿大長期趨勢的詳細情況,只能通過要求提供,並要收費。該協會統計出完整數字 - 每年有多少工人死亡,但沒有計算比率,這比率可顯示風險最高地方的比例。

工作與健康研究所 (the Institute for Work and Health) 所長、高級科學家Cameron Mustard表示,利用比率監測職業創傷性死亡,是更好的國家資訊標準,以比率來表達時,工作的危險性質更為明顯。

加拿大勞工議會(Canadian Labour Congress, CLC) 主席Hassan Yussuff指出,如果你無法使用數據,那麼你如何能針同時預防和執法。這是我們持續抗爭的。

澳洲政府機構澳洲安全工作(Safe Work Australia , SWA)每年都會提供全面的統計數據,包括按年齡、性別、行業、職業和省的死亡率。

澳洲安全工作在給予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 的電郵說,使用比率可計算每個組別的雇員人數,將這些數字標準化,以便可以相互比較。

其數據庫使用了來自工人賠償方案和驗屍官報告的數字。死亡人數是即時跟蹤和公布。數據是公開免費使用。

這樣深刻了解清楚地說明死亡是如何發生,可以推動基於證據制定保護工人的政策。例如,比率有助於確定預防工作的重點行業,如農業。

美國每年都會公佈致命職業傷害普查,顯示各種工作的風險如何變化,以及按族裔和工作狀況(如合同工)分列死亡率的詳細情況。

英國公佈年度工人死亡率,顯示出20年的發展趨勢,包括他們是自雇還是受薪的。

省的拼湊

在加拿大不是這樣的,有些省份會提供詳細的數據,有時包括死亡率和工傷率。

數據不完整的一個原因是,大多數工作場所的問題屬於省級管轄範圍,每個省份都有不同的方法來收集和計算工傷和死亡率。

阿省Athabasca 大學勞資關係教授Bob Barnetson表示,關於工傷和死亡的綜合統計數據將有助於更好地了解應該在哪裡進行預防工傷的工作,也會讓我們了解這些努力的有效性。

Barnetson 教授說,很難理解發生了什麼事,然後, 如果你干預, 如何有效的干預。

他是去年出版的關於阿省工傷和死亡的研究報告的合著者。報告建議要有更好的統計,各省要每年公佈「表現最差」 雇主名單,以顯示哪些人重複違反健康和安全規例,高工傷率和投訴。

即使是可用的數據也可能不足以說明全部情況。研究表明,工傷賠償中沒有記錄一些傷害和死亡事故,原因由於害怕向雇主報告受傷事件,以及不包括在計劃中的死亡事件。

應該有人知道

根據 AWCBC 的資料,加拿大幾乎每天都有一名工人死于工作中。加上因工作關係染上癌症和長期疾病,數字會增加至接近一千。

渥太華大學犯罪學副教授Steven Bittle說,我不認為人們一般都了解工作的危險程度。他正在進行一個項目,估計每年在工傷死亡的實際人數,超出工傷賠償的數字。

2011 – 2015年工傷死亡人數最高的10個行業

總數:1,758

建築行業:467

運輸和倉庫:326

製造業:172

採礦、採石、油井:102

政府服務:90

零售業:82

農業和相關服務:72

其他服務:67

批發貿易:60

伐木和林業:57

資料來源:THE GLOBE AND MAIL » SOURCE: AWCBC

他補充說,在職死亡往往有法律意義,你不能把這些事叫做意外。人們知道或應該知道,或被要求知道。什麼也不做,結果是有人死亡。

卑詩省2015年的一項研究 發現工傷賠償數據並沒有涵蓋全省所有的工人死亡人數。研究報告合著者、卑詩大學的Mieke Koehoorn檢視驗屍官的報告和醫院記錄,發現省委員會沒有記錄的傷亡事件,特別是在自然資源(如捕魚和農業)方面。

它表示,需要多個數據來顯示加拿大職業死亡的全部數量,並建議依國家準則將死亡及其原因分類,而 “為了公眾利益” 司法管轄區可共享信息。

利載那大學(University of Regina)人力資源管理副敎授Sean Tucker說,加拿大其他的研究發現,高達40%的合格的工傷索賠沒有報告給工傷賠償委員會。因此,工作場所看起來比實際安全。

他的報告發現Saskatchewan省是今年死亡率最高的省份。

怎樣才能改變?

對Shirley Hickman來說,每個死亡數字代表著可以避免的死亡,悲傷的配偶,孩子和朋友被留下。

1996年,她的20歲兒子Tim去上班就沒有回家了。她接到電話說她兒子在市的冰棍球場工作中受了傷。她趕到安省倫敦市醫院,看見消防員拼命地將鹽水倒在他在爆炸中燒傷的地方。

Tim十天後去世。

她化悲傷和憤怒為力量,成立了一個名為生命線(Threads of Life)的組織,支援有親人在工作場所死亡,受改變生命的工傷或患職業病的家庭。她說,這是加拿大也是這世界第一個這樣的組織。

Ms. Hickman的組織支援2,700 個家庭,她指出,儘管加拿大每年工傷人數已經下降,然而多年的教育和提高認識,死亡人數依然很高。

她說, 那麼需要些什麼。她希望看到更詳細的數據,以了解“原因是什麼,根本原因是什麼”。

Yussuff 說,更好的數據將能夠拯救生命。沒有人應該為失去生命而工作,人們去工作是為了謀生。

資料來源:theglobeand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