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堅持為公平戰鬥

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對安省政府建議提高最低工資和修訂勞工法的聲明:

勞工運動曾經自豪地說:「工會給你帶來周末假期。」這是活靈活現的解釋,我們在提高加拿大人標準方面取得的成功,否則這可能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但是今天,雇主和他們的政壇密友降低了大多數加拿大工人的生活水平,這是國際新自由主義趨勢的一部分。

最近發表的「改變工作場所檢討」(Changing Workplaces Review)顯示,全球化、技術變革以及從製造業轉向服務業,是以犧牲工人和他們所居住的社區為代價。工會不強壯和密度降低。兼職工人的時薪中位數是每小時13.00元,是全職工人的一半。估計30-32%的是從事兼職、合同、臨時或最低工資工作,支持家庭「最脆弱」的工人。

現在安省政府計劃在2019提高最低工資每小時為15元,提高就業標準,加強執法力度,對勞資關係法作出重大修改。政府承諾在今年年底前通過立法,以便在2018選舉之前把更好的標準體現出來。

這些重大勝利是如何發生的?當政府表明他們認識到現狀是不公平之時,在安省各地工作的人和他們的盟友更應得到真正的贊揚。他們的鬥爭揭示,在勞工和就業法薄弱之下, 不穏定工作和剝削是怎麼樣,公開挑戰這些情況,使工作場所有所得益。

15元和公平運動與安省的合作夥伴一起努力不懈,展示了貧困的面貌,並打破了關於最低工資勞動者是為零用錢而工作的荒誕說法。通過這一運動,政府和省議員與因就業標準過時和執法不力而受苦的工人進行了面談。食品雜貨工人起始工資15元,是因一些引人注目的罷工,使成為明確的目標。而在紐約、加州和阿省前所未有的勝利,表明這是可以做到的。

約克大學和多倫多大學的外包食品服務工人最近的罷工顯示,如果合同可以翻轉,低收入工人在割裂工作場所(fissured workplaces)取得的成果是脆弱的。在居家護理行業方面,於2013年發起的Sweet $16運動,目的不只是為居家護理工人爭取提高最低工資,但同時也指出,如果合同翻轉, 這些成功可能轉瞬即逝。結果如何?安省政府建議賦予繼承的權利,終止合同翻轉。

2015年,Crown Metal工人罷工22個月才取得新的集體協議。根據現行的安省勞工法,工人罷工六個月後,會失去自動返回自己工作崗位的權利。Crown工人需要談判他們返回工作的權利,使得在談判中作出其他讓步。所有盟友對勞工廳長持續強烈的反映這個問題。擬議的修改將取消六個月的限制, 使所有罷工工人都有返回工作崗位的權利。

經過4年的努力,安省法律援助處(Legal Aid Ontario)同意坐到談判桌,與法援處的律師所選擇的工會談判,儘管勞資關係法表示律師不是「雇員」。這場爭取承認工會的鬥爭,包括通過對憲法的挑戰,有助實現檢討不包括在勞資關係法內(的人或事)的承諾。讓我們把這一承諾改變為,刪除「不包括在內」的規條,而不僅僅是檢討它們。

政府提出超越了「改變工作場所檢討」的建議,給予中介機構、大廈服務、居家護理和社區服務行業實行卡檢查制度以認證工會。我們需要把卡檢查制度以認證工會,擴展到每個行業和所有工作場所。

政府沒有計劃禁止使用工賊。認識參與集體談判的憲法權利是重要的。但我們必需要讓政府明白,使用工賊,可以使正在爭取良好工作的工人失敗,這樣憲法權利並不能完全實現。

這只是政府建議改善就業標準和勞工法的一部分和工會的回應。這不是偶然發生的。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2016-2019年戰略計劃的四大核心項目之一是爭取良好工作:「我們必須把握機會,以取得勞工法,就業標準和最低工資的改善。」

下一步要做什麼?我們需要應付在未來幾個月內工商界將會展開的激烈反彈。我們必須盡力遊說省議員,但同樣重要的是,在公眾和我們的工作場所證明為什麼法律需要修訂,並挑戰企業的錯誤說法和威脅。我們需要描繪出為什麼勝利還未足夠, 並迫切要求填補空白。

執行委員會向勞工議會提出以下建議:

  1. 確認這是勝利的第一步, 認識到提議改革的重要性,同時讓政府感覺到我們迫切要求更多。
  2. 繼續與安大省勞工聯合會 (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 OFL) 合作, 充分評估勝利和差距,並準備反擊雇主團體和媒體的反彈。
  3. 與附屬機構和不同的種族網絡合作收集請願卡,發動會員參與諮詢會、訪談節目和公眾活動,說明為什麼建議的更改應繼續進行, 並需要進一步改革。
  4. 在談判或罷工的情況下,確保在這些鬥爭和所期望的改革之間的任何聯盟獲得一致的公布。
  5. 與社區夥伴和15元和公平運動 ($15 and Fairness Campaign) 合作支援提議的改革,並敦促改進。

2017年6月 資料來源:labourcoucil.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