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媒體誤解央行最低工資研究


安省超過百萬工人剛獲得大幅度加薪,這要多謝努力不懈從下而上的組織運動,但是,如果你看媒體這是不好的新聞。一如以往,令人生厭的頭條又回來。昨日(3日)CBC網上刊登的新聞標題是:最低工資上漲到2019年加拿大可能損失60,000職位。今天(4日)多倫多星報(Toronto Star)的頭版新聞標題:加拿大中央銀行表示,最低工資上漲到2019年將引至損失60,000職位。

閱讀這些標題或新聞內容,如果你不知道引用的加拿大中央銀行研究報告,對最低工資上漲對工人的影響有正面的結論, 你是可以原諒的。央行的一個主要論點是,對於工人來說,提高最低工資的好處超過勞動所得。首先, 央行並沒有預測有6萬張解雇通知書,而只是持續的工作職位增長放緩。這個6萬數字是全國年度數字,僅佔總就業人數的0.3%。每月的就業增長有時會超過這個數字。

更重要的是,央行發現最低工資的增長為經濟帶來直接的利益,遠遠超過較低就業預計(記住這些仍然只是預測)的損失。作者寫道:按淨值,實施這些措施後,實際勞動收入應相對較高。這因為累計實際工資上漲0.7%以上的增幅,抵消總工作時間下降的0.3%。

如果這些報導有這樣的標題《加拿大銀行發現提高最低工資將有利於工人》,這種分析將會有非常不同的感受。

幸運的是,不是每個商界的人都失去了他們的洞察力或批判力。值得讚揚的是,在同一篇警告最低工資上漲造成大規模失業的文章中,CBC訪問了Scotiabank的副首席經濟師Brett House的意見。

他絶對正確:

他說,關於最低工資的目前爭論非常重要,因為它涉及到收入不平等的問題。

他指出,因為過去的15年,就經濟上來說,任何擁有股票或房地產的加拿大人都過得很好。你主要受益於經濟復甦。但是,依靠工資支票作為唯一收入來源的很大比例人口並不是這樣。如果你只依靠工資,在過去的10到15年內,你的工資都沒有實質增長。

這就是為什麼House是其中之一人,認為工資增長的積極因素超過了消極因素。

資料來源:rozworsk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