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新法案規定實際雇主必須為臨工的健康與安全負責


据多伦多星报了解到的消息,那些使用职业介绍所雇佣临时工的雇主将无法逃避他们对工伤事故的责任,因为新的法规明确了他们必须对临时工的工伤事故负责。

去年,星报的一个调查揭露了雇主如何利用职业介绍所降低用工成本并规避事故责任。因为安省工伤保险局(WSIB)的记录中,职业介绍所才是临时工形式上的雇主。因此,如果临时工受伤,受到财务打击的是职业介绍所而不是那些真实雇主。

现在这些都将成为历史,安省有望成为加国第一个让实际雇主承担类似责任的省份。

在给星报的一份声明中,劳工厅长Kevin Flynn表示,政府将宣布实施三年前通过但并未实行的18号法案。该法案现在要求安省工伤保险局让事故实际发生的的职业介绍所的客户负担伤害和事故的成本,而不是职业介绍所。

这将创造更加公平的制度,并让工作场所变得更加安全。Flynn说。

工人权利支持者和职业健康研究人员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一些改革,他们认为,这些改革会取消现有的那些不合理的保护措施,这些措施让雇主将有风险的工作转移到临时工身上,而这些临时工往往缺少培训或保护。

多伦多工人行动中心的Deena Ladd:“这一意义重大的的问题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以至于它的宣布也意义重大。我认为,我们现在终于可以让那些雇主对存在数十年的工伤事故负责。”

作为调查的一部分,星报获得的数据显示,安省的临时工人越来越多地被安排在诸如工厂和仓库这样的体力劳动环境中,而他们受到伤害几率是他们的非临时工同事的两倍。在过去十年里, 安省的职业介绍所的数量增加了两成,目前仅在大多地区就有1700多家类似机构。

星报一位记者还在北约克一家叫做Fiera Foods的面包厂卧底充当了一回临时工。这家工厂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临时工生产大量供应杂货店和快餐连锁店的面包产品。这个记者只接受了五分钟的安全培训,雇主在发薪日只支付现金,完全没有工资凭条,也不扣除法定税费。

自1999年以来,已经有三个临时工在Fiera及其合作伙伴公司的事故中身亡。一名23岁的难民Amina Diaby在2016年9月的事故中丧生。当时她的头巾被卷入一台无人看管的机器导致窒息身亡,当时她才开始工作2个星期。

Fiera随后承认违法《职业健康和安全法》, 因未能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以保证工人的安全而被罚款30万加元。

周四在给星报的一份声明中,Fiera的法律顾问David Gelbloom 说,该公司“为临时和全职工人制定了一套严格的健康和安全标准,如果职业介绍所未能达到这些标准,我们会终止合作关系。

“作为一个由两名难民创办的公司,为新移民创造工作机会这一观念深植于我们的DNA。正如我们很多同事所说, 这些机会往往是透过职业介绍所的。”Gelbloom说:“能为希望进入本地劳工

市场的新移民提供机会我们深感自豪,而超过45%的临时雇员在过去三月已转为全职雇员。每个雇员, 不管临时或全职,都应该有一个安全、健康的工作场所。

在Diaby死后不久, 星报开始向 WSIB了解Fiera存在的健康和安全问题。星报发现在2016年, 这家雇佣数百个工人并全天运转的工厂,只报告了一起工伤事故。

最近通过信息自由条例获得的文件表明, 在分析了星报去年要求提供的数据之后, WSIB 负责法规事务的服务执行主任指出: “这些数字表明, 轻微事故长期没有被报告.”

“Fiera一家公司就有400多名工人,其中许多人 (约 70%) 是临时工,” 2017年6月向WSIB首席风险官和首席法规官员发出的一份电子邮件写道。

Fiera目前还没有回复星报那些数据是否准确。

通过信息自由条例获得的一份单独的 WSIB 简报上说,WSIB的数据库 “有10家存在违规行为的职业介绍所和Fiera有合作关系“。

OLA是雇佣Diaby的职业介绍所,她并不是OLA第一个在工伤事故中身亡的临时工。在 2009年,一家“关联公司”因为一名临时工被胶合板压死而承认有罪。

据一份法庭公报显示,由于客户公司认为这项工作对自己的员工来说太冒险, 所以才找了临时工。

星报获得的电子邮件也显示了 WSIB 在得知Diaby的死亡后如何尽力让Fiera公司对此事负责。

在Diaby身亡后, Fiera还从WSIB获得了4.4万加元的保费退款――显然是因为前者保持了良好的健康和安全记录。该笔金额的支票已于2017年1月9日寄给了Fiera公司。

注意到18号法案关于这一问题的规定从未通过,WSIB内部简报指出:“(在这起事故中),WSIB 无法要求Fiera公司对不安全的工作条件和未能采取足够的预防措施负责。”

在WSIB 的总裁顾问Steve Jackson写给高层领导的一封电子邮件,总裁Tom Heahen对于退还保费的事情“并不高兴”。

之后举行了会议以 “寻找创造性的方法证明Fiera才是这起致命事故的真正雇主”。在WSIB引用一项特别规定,其有权力认为存在健康和安全的违规行为之后,退还的保费最终被追回。

Jackson于2017年1月下旬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你能否与财务部门合作,以确保将来如果某个雇主或者当事方涉及工伤死亡调查,暂时中止其保费返还。”

“这可能意味着(保费返还)的支票会晚些寄出,但至少是经过了一些考虑和分析。”

WSIB 负责公司风险管理的一名执行董事在一封电子邮件指出, “现实情况是, 类似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在立法层面。很简单, 把Fiera这样向职业介绍所雇佣临时工的最终雇主定为记录上的雇主。

“对此我们已经进行了多次讨论,并向(劳工厅)提出了意见,”Ladd称之为 “重要的进展”。

她说,”当那些公司将工人的安全和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时,他们必须承担责任。这很重要。”

Fiera的Gelbloom 表示,该公司欢迎 “安省政府采取措施,让雇主对工人的安全负责,并希望这些措施能在整个行业提高安全标准”。

最近通过的另一项法案”148法案”带来的改革也为职业介绍所的临时工提供了新的保护,包括更容易组织工会,同工同酬和带薪病假。劳工厅还将对职业介绍所进行深入调查,预计春季将有结果。

来源: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