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未來四年的安省

這是記憶中最瘋狂的選舉。自由黨垮台,新民主黨選出了最多的省議員,而道格·福特成為新省長。他減稅、降低油價和挑戰精英特權的信息,令人充分意識到情況會有多糟糕,包括對很多工薪家庭。福特的競選運動譏諷地拒絕提供任何具體的建議,以表明保守黨政府將如何支付其許多承諾。

安省將會有四年的混亂局面。但很許多人還沒有看到,他們認為他們的投票會結束走廊診病,降低了汽油價格,以及驅逐薪酬過高的高管,而前線工作將受到保護。他們沒有意識到的是,有多少公共服務和公共部門的工人將受到攻擊,以支付福特競選承諾的稅款贈品。或現實是,私營行業的雇主將可以放手剝削工人,工資將會被凍結,以及將會有更多不穩定的工作。

我們看見過哈里斯(Mike Harris, 前安省省長)和羅伯·福特(Rob Ford, 前多倫多市長),如何以閃電般的速度將資產私有化,以及剝奪工人的權利。毫無疑問,這個保守黨政權將以同樣的方式運作,勞工和社區活動家必須立刻作好準備,在緊接的戰鬥中保衛公共服務和前線工作者。但是政府的一些首要行動也許受歡迎的,所以我們信息必須準確。一個重點將是維護我們公共機構的民主準則,因為,保守黨和美國共和黨人的一個關鍵策略是,在政府決策過程中剝奪問責制。

歷史表明,每當保守黨掌權時,他們就會降低工人獲得的標準。他們以煽動性的言詞批評「菁英份子」,但他們的行為不可避免地與大企業的利益一致。不管有多少溫和的企業領導人譴責像福特或特朗普這樣的政客的行為,企業希望降低公司稅,大多數都會順應削弱工人權利和經濟公平的議程。.

然而也有一些勝利,我們可以慶祝選舉很多充沛活力的新民主黨人進入省議會。新民主黨持續推動大胆的社會正義政綱,多倫多10個新當選的新民主黨省議員,將加入Peter Tabuns的團隊成為重要的捍衛者,對抗新政府的方向。這是至關重要的,他們有助表達抗拒的聲音,並協助建立跨省的強大社會正義運動。

艱難的戰場將是氣候變化問題,和合乎公義的過渡到低碳的未來。他魯莽的推翻總量管制與排放交易(cap-and-trade),將使重要的節能投資陷入混亂的情況,並排除諸如學校能源改造、社會福利住房和工業轉型等重要緩解措施的資金。福特政府將仿效與哈珀政權一樣的環境倒退方法,讓我們應對這個重大的挑戰回到數年前。

對於城市和教育局來說,與省政府的關係將會困難重重。家長和教育工作者的核心要求是解決有問題的撥款公式, 並對課堂資源進行投資。各市政府仍未就哈里斯政府十多年前災難性的下卸成本和服務中恢復過來。公車工人擔心地鐵服務被接管和私有化。沒有計劃解決日漸減少的社會福利住房數量,也沒有提到對社會服務的支援。安省難以預測的,是特朗普在關稅上的行動的影響。隨著潛在的貿易戰即將來臨,工業工人需要一個保護自己工作的計劃。

勞工運動從經驗中學到,我們必須抵抗對勞動人民、窮人或邊緣化者,公民社會和民主的每一次攻擊。要想在試圖分裂和征服的強大力量面前保持團結絕不容易。我們的領導能力將會受到多次的考驗。現在是捍衛我們近年奮鬥得來的進展的時候,這些包括最低工資、法案148、部份藥物補助計劃、擴大托兒服務…..等等,如果福特試圖徹底改變這些好處,這顯示他會傷害大多數安省省民的生活水平。

我們必須與所有其他人一起抵制貪婪和分裂的政治,建立廣泛的聯盟,並在議會內外合作鬥爭。我們必須不斷地與那些投票給福特的工作家庭談談他的政府作出的決定的真正影響。在這過程中,我們必須花時間加深每個工會的積極分子對政治的認識,包括新一代的領導人。這四年並不會輕

鬆,但通過我們的努力,我們繼續為更美好的未來而奮鬥,爭取為所有人提供公平、良好的工作和尊嚴的社會。

執委會向勞工議會建議:

  • 全面接觸所有屬會與積極分子,為今後艱難的鬥爭做好準備;
  • 擴大我們的能力與工會成員、不同社區和廣大公眾溝通,社會、經濟、性別、種族和氣候正義的意義,穏固我們的勞工運動;
  • 建立廣泛的聯盟來挑戰福特政府的倒退政策;
  • 捍衛工人的權利和在法案148的好處,包括15元最低工資,以及敦促工會在工作不穏定的工人中推動大規模的組織工會運動;
  • 努力克服勞工組織內部的分歧,因此,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強大的聯合工會運動,作為我們今後四年必須展開的重要工作的基礎;
  • 繼續呼籲改革選舉,支持比例代表制,使選民的真實意願能夠反映在立法機構的組成上。

執行委員會向多倫多和約克區勞工議會會員大會提交的報告(2018年6月12日)

 

閱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