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安省青年在收入和住房方面掙扎

新的報告顯示,大多倫多地區45歲以下的人們的生活質量正在下降。

溫哥華Generation Squeeze的報告指出,安省是該國對年輕人第二個最差的經濟體,僅次於卑詩省。

游說團體創辦人和卑詩省大學敎授Paul Kershaw指出,自2003年以來,除安省之外,沒有一個省份的(25-34歲)全職收入下降。如果安省省民的主要生活成本-房價也沒有上漲的話,那就不會那麼糟糕。

Kershaw說,該報告是Generation Squeeze的Code Red運動的一部分,表明安省的住房負擔能力危機正在影響到生活質量,並導致年輕人推遲重要的事件。他們延遲遷出父母的房屋,置業組織家庭。這正危及人們的一系列家庭願望。

報告數據主要來自加拿大統計局,解釋了這一推遲背後的經濟原因: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以來,剔除通脹因素後,安省的平均住房價格上漲了30多萬元。與此同時,全職收入下降了4,600元,使到安省年輕人全職工作收入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全職工作看著一分一毫

收入停滯影響24歲的Victoria Mininni日常生活。她除了做全職設計師外,還兼職酒保。這是遊戲的一部份,除了要支付房租、帳單和學生貸款外,也要儲存一些應急的錢。

Mininni曾嘗試只做全職設計師,但發覺要看著一分一毫來使用。現在她每星期工作60小時,留給她有限的時間去會見朋友和照顧自己。

她對多倫多CBC說:「我很習慣做兩份工。這很需要時管理能力。」

是否有可能進入樓市?嗯,她還沒有考慮到。

她說,嘗試儲蓄,但十分困難。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停止這樣的生活。

「可能有一種感覺,他們做錯了事情」

多倫多大學房屋倡導者和資深研究員Emily Paradis指出,類似Mininni的年輕人可能有錯誤的感覺,他們的財政星星不一致是他們的錯誤。他們可能認為他們做錯了些什麼。但這不是個人問題,這不關乎個人好運或運氣不佳,是結構問題。

Kershaw同意,認為唯一的出路是改變結構,使住房支出與收入不同步。

Generation Squeeze的報告建議,安省應建築年輕成年人能支付屋價的家庭住房。

報告還發現,該省需要增加住宅區的密度,制定政策,降低飛漲的托兒費用。

最後,報告還提倡終結所謂的 「1991 漏洞」-廢除1991年後興建的樓宇租金增幅上限的政策。

Generation Squeeze已就有關漏洞向安省省長韋恩 (Kathleen Wynne) 請願。省長表示會改革租金管制。

資料來源:C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