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送比薩司機索賠工資


Juan Jose Lira Cervantes向安省勞工廳提出索賠,稱他應該獲得僱員的薪酬。

Juan Jose Lira Cervantes表示,他以獨立承包人身份為位於Glen Erin Drive的Domino專營店工作超過四年,賺得的少於最低工資。

這名有六個孩子居住於密西沙加的父親向Domino專營店提出索賠,聲稱他應該有權享受雇員的工資和福利,他向勞工廳提出索賠後被撤職。

Cervantes說,他感到很難受。他沒想到在四年零四個月後會這樣。他只是想做正確的事情,不僅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我的家人。

50歲的他說,於2013年11月開始以獨立承包人身份為連鎖店工作,開自己的車送外賣,沒有工作時間保證,今年賺得每小時8元另加小費。

他說,除了送外賣,也在厨房工作,從烤箱中取出比薩餅,做準備工作和洗盤子。

當今年一月安省最低工資時薪提高至14元時,Cervantes說,他翻看勞工法例相信他屬於雇員類別,有資格獲得最低工資。

根據安省的勞工法,獨立承包人無權享受最低工資。 他們沒有和員工一樣的保護,也沒有加班或假期工資的權利。 他們也使用自己的工具並決定自己的工作時間和客戶。相比之下, 雇員有權獲得最低工資、加班和假期工資,但被告知何時以及如何做他們的工作。

Cervantes 希望勞工廳能評估他是否被拖欠了四年工資,在這期間他的薪水遠低於最低工資。

Cervantes 於3月9日提出申訴,一個多月後,他就沒有被專營店安排工作。他說,這是很差的…他不停地在想,這是不對的。失去工作,他驚呆了。他的家庭,包括四個孩子依賴他的收入。

另一名曾為Domino送外賣的司機告訴多倫多CBC,他的薪酬低於最低工資。

Kyle Novak於2017年2月以獨立承包人身份為在Guelph市 Stone Road West的Domino專營店工作,時薪5元。

27歲的Guelph大學博士生說,他一星期後辭職,在Papa John專營店工作以賺取更多的錢。

Kyle Novak表示,在Domino他好像受雇是獨立承包人,卻被對待像一個員工,但沒有得到員工的人工,這是相當不公平。

Novak 也覺得他應該被歸類為Domino的員工,勞工廳也同意這一點。

向勞工廳提出索賠接近一年後,他獲得補償197.92元欠薪另加上假期工資。

就業標準法官員Mary Beth Beneteau說,對她的裁決,資方Domino的代表…對索賠沒有異議。

Novak說,他希望像他這樣情況的其他人能夠從他的索賠結果中學習。他希望有更多的員工了解這一點,以便他們採取類似的行動,並追討可能欠他們的賠償。這些商店……他們有辦法為人們支付合理的工資。 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認為這是不可原諒的。

就業和勞工律師Sunira Chaudhri指出,大多數司機工作時間長,專營店控制大多數工人,他們被要求在特定時間去到特定的地方。即使像Cervantes這樣的員工,簽署了將他們歸類為獨立承包人的合同,這並不代表他們不能指出他們應該被列為雇員。

她預計會看到更多像Cervantes這樣的案例,因為今年安省的最低工資增加。 許多公司正在尋找更便宜的替代品。

Cervantes所工作的專營店東主沒有給予多倫多CBC 回覆電話,但Domino’s Pizza International表示他們會認真對待這些指控。國際營銷總監Jeff Kacmarek說,可能發生在這個司機身上的,這是不幸的。如果專營商真的是做了,我們是不會縱容的。

Kacmarek說,公司鼓勵獨立專營商雇用司機為員工,但招聘最終由他們自行決定。

他表示,他們在他們所有的專營店進行定期審核,而審計過程的一部分是確保在每個店中的司機都有一個合同。顯然,他們不能在那裡監視每一個特定情況下發生的事情。這將是一個24小時的過程。公司正在對Cervantes的情況進行自己的調查。

在CBC News接觸Domino’s Pizza通訊部門後,Cervantes說,他接到老闆多次電話,並提出給予他作為員工復職。

他說,如果他接受了 “東主的”提議,公眾不會知道Domino目前的制度有什麼問題。他希望……鼓勵所有其他的司機要求最低工資,他們不應該害怕被解雇,這是他們的權利。

資料來源:C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