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千計民眾遊行支持15元最低工資

安省省選完畢僅九天之後,近二千民眾湧現在多倫多勞工廳外的街頭,並遊行到省議會,以示支持最低工資15元和更公平的勞工法。帶著「我們是人民」、「不准碰我們15元最低工資」、「不准碰我們有薪病假」和「不准碰我們同工同酬」等標語,參加集會的民眾來自尼亞加拉瀑布區、渥太華、賓頓市、奧沙華市和多倫多等地區。安省一些新勞工法定于2019年1月1日生效。

多倫多工人Yvette LeClair說,安省省民期望2019年1月1日實行最低工資15元,你可以從人群中看到我並不孤單。像我認識的很多人一樣,我一直在忙著兩三份工作,沒有福利太久了。最低工資14元,同工同酬的權利和今年生效的帶薪病假帶來很大的不同,但我和數以百萬計像我的人,正焦急地等待著增加到15元和更公平的調度規則。

經過多年由草根階層和勞工運動的組織後, 安省工人在2018年148法案通過後,贏得了重要的勞工法改革:公平的工作場所,更好的就業法案。爭取15元與公平運動 (Fight for $15 & Fairness Campaign) 和安省勞工聯合會 (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 OFL) 共同於6月16日主辦了這次集會,向即將到來的政府發出,大多數安省省民想要和支持有體面工作的信息。

爭取15元與公平運動省協調員Pam Frache表示,在省選期間,我們在工人家庭的門前聽他們說15元是很重要的。所以,如果道格•福特真的如他所說是為了人民,如果他想要對抗精英階層,他必須實施我們社區奮鬥的變革。不要相信大企業的游說。最低工資為15元, 將企業50億元利潤轉移到工人的腰包。這對工人、社區和安省的經濟都有好處,因為小企業最需要的是客戶。

加拿大《飛躍宣言》的共同創始人Naomi Klein回應Frache的發言,說:「瑪格麗特•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前英國首相香港譯戴卓爾夫人) 曾說:『本女士絕不回頭。』 道格•福特今天在多倫多看到的是,工不絕不回頭。如果沒有激烈的戰鬥, 運動絕不會放棄他們贏得的勝利。如果道格•福特試圖以任何方式強行實施緊縮政策,他的基地將徹底看到,他從來沒有在他們那邊。」

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幹事劉碚溪表示,他們擔心一旦安省進步保守黨執政後,會率先向前自由黨政府通過的新修訂《勞工法》開刀。

劉碚溪稱福特競選時曾許諾推翻明年1月1日上調最低時薪至15元的自由黨前政府政策,然而勞工團體關注的不單是最低工資問題,而是新修訂《勞工法》的整個內容,包括確保少數族裔及女性勞工,有權享有同工同酬的平等待遇,以及容許勞工享有有薪病假,與在職滿5年可享有3星期有薪年假等。

他指出,若福特上台後取消新修訂《勞工法》,受影響的不單是賺取最低工資員工,更多是現時受同工不同酬待遇的白領人士。劉碚溪說不少華裔及其他少數族裔白領員工,都遭遇著同工不同酬的不平等對待,如果新修訂《勞工法》被取消,這類勞工同樣受害。

他形容同工不同酬的結果,是導致白領員工一年工資動輒相差2萬至3萬元;劉碚溪表示安省勞工團體訴求聲音,已清晰地向進步保守黨新政府反映。

安省勞工聯合會主席Chris Buckley指出,安省勞工運動希望確保每個人都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最低工資15元對工人來說比減稅更划算。許多最低工資收入者的收入無法符合道格福特800元的減稅條件。但是最低工資15元會把接近2千元放進工人的口袋,如果他們是全職工作。我們的政府應該提高最低工資, 使人民脫貧。而不是取走他們需要養家糊口的加薪。

商界領袖也參加這個集會,支持安省體面工作的主張。Best Bargains Jewellery (加拿大100家女性獨資企業之一) 行政總裁Anita Agrawal說,我今天在這裡代表超過60%支持15元最低工資的小企業主。我們知道,大多數小企業已經支付比最低工資更多的人工。事實上, 最依賴最低工資的是大型、有利可圖的公司。現在是通過堅持所有工人每小時至少支付15元來支持小企業公平競爭的時候了。

她說:「如果道格•福特關心支持小企業,那麼他應該對會讓越來越多小企業失去業務的大幅度商業加租做些事情。」

資料來源:Ontario Federation of Labour, 多倫多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