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等最低工資成為安省法律

零工工人聯合會(Gig Workers United, GWU)和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Canadian Union of Postal Workers, CUPW) 譴責福特政府通過的第88號法案,該法案修改了網上平台(app-based worker)工人的最低就業標準。

雖然福特政府吹捧第88號法案中的項目 , 關於薪酬透明度和其他項目 , 可以說某程度上改善一些工作條件,但其最重要方面是「作業」時間的最低工資。也就是說,每小時15元的工資,但不是所有工作時間。在其他地方,網上平台雇主成功地遊說了僅針對工作時間的最低工資,而網上平台員工最終的收入卻減少了。

「我們知道世界各地的零工工人都在處理『投入時間』的最低工資,」零工工人聯合會主席詹妮弗·斯科特 (Jennifer Scott) 說。「這個政府正在玩一場具有毀滅性後果的危險遊戲;引入一項獨立的法案,將零工工人從《就業標準法》的權利和保護中剔除,這正是優步 (Uber) 一直在遊說的,這就是《為優步工作法 (Uber Act)》。」

「我不明白這個政府怎麼能假裝這對我們來說是進步,因為15元的工作時間甚至低於Uber遊說的工資。」

作業時間的最低工資為網上平台送貨員設定了低於省級最低工資的標準。零工工人聯合會和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擔心,這小的改變會引發災難性後果,可能會降低越來越多工人的最低工資標準,因為雇主被吸引過渡到以零工為基礎的勞動力隊伍。

「安省的所有工人都應該擔心這項法案,」 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全國主席簡·辛普森  (Jan Simpson)補充道。「如果福特政府願意挑選出網上平台零工工人給予低於最低工資的工資,那麼其他雇主還要多久才會嘗試將他們的勞動力轉移到零工模式?我們來之不易的最低就業標準受到侵蝕是不可接受的。」

工會表示,第88號法案並沒有解決零工工人的問題,並且會導致工資減少。他們繼續要求結束對零工工人的錯誤分類。安大略省新民主黨(Ontario NDP)此前曾提出立法,承認他們(零工工人)是雇員,擁有所有權利,包括組建經過認證的工會的權利,該工會將就改進和保護進行集體談判。

零工工人聯合會將繼續要求實現這一目標 :完全的員工身份和集體談判權,以便工人可以從「就業標準法」中規定的最低限度開始,在工作場所解決自己的問題。

來源:cupw.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