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步司機在雪暴的一天

周一(1.17日),多倫多和大多倫多地區(GTA)的大部分地區埋在大量積雪中,這讓人們爭先恐後地尋找交通工具,要麼被交通困住,要麼因為汽車被雪覆蓋。

多倫多的一名優步 (Uber) 司機說,那天她決心幫助盡可能多的人,她準備了一輛大客貨車、、雪地輪胎和時間。全天飆升的價格也是不錯的獎勵。

科立斯特·阿特金森  (Forest Atkinson) 是有抱負的公車 (TTC) 司機,於2020年從渥太華搬到多倫多,並表示她擅長在冬季駕駛。由於她的男朋友是輪椅使用者,她從優步租了一輛輪椅無障礙客貨車,這是她一年多來的全職工作,而她正在等待從多市的公車局那裡獲得她夢寐以求的工作。

她在聖誕節、復活節和萬聖節等假期,用燈光和節日裝飾品從上到下裝飾客貨車,並在Instagram 上分享她努力為乘客帶來歡樂的情況。

阿特金森認為,這輛堅固的大客貨車讓她度過了惡劣的條件和長時間的工作,可以在有潛在危險的情況下,選擇在應用平台容許下最長的工作時間。

「我說「『你知道嗎?我將做整整12個小時,我將説明一些人,我決心不被困住,』我沒有,」她告訴CityNews。

阿特金森很早就開始了她的一天,在早上6點30分左右,她把一個朋友從北約克送到了紐馬克特(Newmarket)。當她到達那裡時,雪災已經開始,她知道對於大多倫多的通勤者來說,這將是艱難的一天。

「我剛剛意識到這將是多麼美好的一天。將會有很多交通,這將是每個人都試圖在城市中移動的一天,」她說。「我決心接走所有叫我優步的人。」

阿特金森說,那天她為優步開車300 公里。

「這只是車費里程 ,不包括我開車去接人的里程,」她解釋道。

阿特金森說,在平常的日子里,她的平均工資約為150至200元,每小時的工資約為20元。周一,由於車程長,車費飆升,她賺了四倍多。

「那天在應用平台上得到750元,」她解釋道。「但後來乘客們對我非常親切,對我很好 ,給小費,我賺了863元。」

經過漫長而疲憊的一天,阿特金森決定與她的Instagram粉絲分享這段經歷,問他們認為她那天賺了多少錢。猜測從400元到2000元不等,最接近的一個贏得了阿特金森最喜歡的當地啤酒廠之一的獎品包。

優步告訴CityNews,他們在1月17日的大部分時間里都看到了價格飆升,但儘管更高的薪水無疑是一個很好的激勵措施,但阿特金森說,她也很自豪能夠在非常困難的日子里為公眾提供重要的服務。她說,她想盡自己的一份力量,讓這座城市保持運轉。

在她當天接到的14次叫車中,有一名護士,她通宵工作,留下來做白班,因為她的同事無法上班。阿特金森說,她聽說了幾個類似的故事。

「很高興聽到整個城市、社區聚集在一起,如果人們通宵工作,他們就會留下來。很高興看到人們如此堅定地保持城市運轉,」她說。

白雪皚皚的道路上故事

除了豐厚的薪水,阿特金森說,由於乘客的多樣化和有趣的角色,她留下了一些難忘的回憶。

「那天接乘客真的很好,成為他們冒險的一部分,聽聽他們正在經歷什麼,」她說。

有甜甜圈的那個

當天早些時候,Uber Eats停止提供送貨服務,因為他們無法找到司機來為客戶訂單提供服務。

阿特金森接的一名乘客點了甜甜圈,等了一個多小時,Uber Eats 才給他找了司機,然後他們就關門了。

「他剛搬家,他說他沒有任何食物,他住的地方周圍的任何地方都關門了,」阿特金森解釋說。 「因為他已經支付了他的食物並且真的想要它,並且(家裡)什麼都沒有,他打電話給優步 ,我, 去拿他的甜甜圈然後送到他的家。」

車程不到 30 分鐘,阿特金森在運送甜甜圈賺了 70 元。

那個巴士擱淺的乘客

阿特金森說,雖然很多人都能在周一度過一個下雪天,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幸運。

「我知道很多人都在說『待在家裡』,但有些人已經做了(通宵班)……(他們)只是想回家,」她說。

她的一名乘客是一名保安,他已經輪班26小時,上過夜班,然後為他無法上班的同事做替工。

阿特金森解釋說,他乘坐公共汽車回家,當公共汽車被困在雪地裡時,他從公共汽車上叫了一輛Uber,和一個朋友一起在車裡面等著她去接載他。

「我坐在紅燈前,他們給我發短信說『我就在這裡』……然後我看向我的身邊和壞掉的公共汽車,有人從裡面出來,他們正在上我的車,」她說。「我從未接載過這樣的乘客。」

車程時間最長的那個

阿特金森說,這一天充滿了持續至少30或40分鐘的長途行車。有一次,她從紐馬克(Newmarket)開車到密西沙加(Mississauga)。

「(乘客)和他們的男朋友長途跋涉,他住在巴里,」她解釋道。「男朋友開車送他們回密西沙加,他看到交通,說『我必須去上班,我們會為你叫優步』」。

阿特金森說,當她接載乘客並開始計價時,該應用程式顯示到達目的地大約需要一個小時。

「我們實際上花了兩個小時從上午9點到11點,從紐馬克到達密西沙加,」她說。

最賺錢的那個

阿特金森解釋說,許多人早上去上班,但由於暴風雪而被送回家,雇主提出為他們的優步付費。她花了一天中的大部分時間在密西沙加和布蘭普頓 (Brampton) 之間將人們從工作中運送到家中。

在她工作日即將結束時,當天被關閉幾個小時的加德納 (Gardiner) 高速公路重新開放。由於在她距離下班還有大約90分鐘,她進入了多倫多市中心 – 她說這比試圖到達她在北約克的家要快。

「我得到的第一個車費飆升到正常車費的三倍,」她解釋道。「那次車費把我從市中心的芬街(Front Street) 帶到了漢密爾頓 (Hamilton)。」

這次乘車花費了大約260元,在扣除優步的傭金之後,阿特金森在長達一小時的車程中賺了191元。

「我再也不會賺到像這樣的錢了,」她驚呼道。

閱讀文原文:CityNews Toro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