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死者,為活著的人而戰!

4月28日,我們在多倫多和約克地區舉行虛擬儀式,紀念一年一度的哀悼日,悼念在工作中死傷或患有職業病的工人。這一天是由加拿大勞工議會在1985年發起的,當時工會正在與頑固的雇主和政客鬥爭,儘管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們卻拒絕對商業慣常做法的質疑。隨著我們進入COVID大流行的第三波,工人健康問題再次成為頭條新聞。可悲的是,我們數十年來所學到的安全積極行動主義被忽視的時間太長了。安省繼續將商業利益置於工人權利或公共衛生之上。

哀悼日選定的日期,是為紀念1914年4月28日安省贏得了第一個工人補償法案。世界各地工會組織也陸續宣佈這一日為哀悼日,今天已有100多個國家承認這一日期。雖然我們呼籲民選代表紀念這一天,但哀悼日並不是中立的——它代表了數十年來工人在面對雇主多年抵制,圍繞工作場所健康和安全進行激烈動員的歷史。

1960年的霍格斯谷 (Hoggs Hollow) 隧道災難引發了義大利移民社區的大規模抗義;多倫多勞工領袖格裡·加拉格爾 (Gerry Gallagher) 領導了一系列罷工,抗議建築工地的環境不安全;鋼鐵工人舉行罷工,迫使對艾略特湖 (Elliot Lake) 的鈾礦開採進行全面調查;多倫多和馬爾頓 (Malton) 的飛機工人因在工作場所使用有毒化學物質而罷工,辦公室工作人員警告說,他們接觸早期的電視屏幕和反覆拉傷。

經過多年的否認,關於石棉的真相浮出水面,「間皮瘤 / mesothelioma」一詞被引入我們的詞彙中。但還需要數年時間加拿大政府才禁止使用石棉。工會安全活動家與醫療專業人員合作,揭露致癌物質的可怕影響,而年復一年,雇主反對改變他們的運作或用於其產品的材料。終於在1976年安省工人贏得了拒絕不安全工作的權利,1987年,危險材料的知情權被納入法律。但是,安全工作的動員仍要繼續。

1990年4月28日,市中心的建築工地停工,由於建築工會成員在鐵路華工紀念碑前集會,要求通過更有力的安全立法,贏得有效的代表權和新的工作場所權利。2003年,勞工議會的哀悼日儀式返回該地點,以挑戰在SARS疫情中出現的反亞裔偏見。2010年,多倫多哀悼日特別紀念萬通 (Metron) 工地建築架倒塌慘劇。在上一個平安夜該悲劇造成四名移民工人死亡。對刑事過失提出指控的要求,導致加拿大歷史上第一次對公司董事判處監禁。2016年,一座新的義大利死亡工人紀念碑在哥倫布中心命名,上面刻有一千多個名字,而且很快更多名字被添加。

在2021年4月28日的重點是COVID的影響,生命損失,保守黨政府未能執行有效的政策,以及他們拒絕立法有薪病假。這一天還將承認系統性種族主義對人民安全和健康的影響,無論是由於惡劣的工作條件、不穩定的工作或仇恨犯罪,如在建築工地放上絞索。

在我們150年的歷史中,健康和安全一直是多倫多勞工運動的優先事項。工人挑戰不健康條件或執行安全法的權利,只有通過艱苦的鬥爭和耐心的組織才能獲得。他們從來沒有從那些有經濟或政治權力的人的仁慈而獲得。隨著COVID的肆虐,以及零工經濟體創造了新的數位「裂變的工作場所」,顯然需要新的措施來賦予工人權力。

工人4月28日的座右銘來自我們幾代人所學到的堅定信念。

我們承諾哀悼死者,誓死為活著的人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