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信:向我們的運動致意

「我的父母和我們大多數家庭一樣,來加拿大尋求更好的生活。」

這些措辭是我用來開始講述自己人生旅程的故事,也是我們大多數大多倫多人的現實。我們的歷史始於原住民土地,是與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或難民共同締造的。我很榮幸能成為勞工運動的一部分,該運動最好的定義自己是圍繞社會、經濟、種族和氣候正義為目標。

在我們之前的人的豐富歷史以及他們所做的決定,塑造了我們今天的身份,這使我受到啟發。也許我很幸運,在加入工會之前,我參與了支援加州農場工人的運動。對這些移民工人的尊嚴,以及像塞薩爾-查韋斯 (Cesar Chavez) 這樣的領導人的謙遜,我們的運動應該堅持的價值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們確實試圖在我工作的木工店組織工會, 但人們很害怕。所以我進入建築行業,並於45年前加入了木匠工會地方分會27 (Carpenters Local 27)。我立刻成為建築行業進步份子網路的成員,其中許多人是左翼政治鬥爭的老兵。我們都有著強烈的意見,對工人階級有著深厚的忠誠。人們固有地相信國際團結,這源於對從越南到非洲和拉丁美洲等世界各地人民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的憤怒。

從小我就憎惡種族主義的方方面面,並看到歧視的毒害對我周圍的人有何影響。我從那些比我想像的要勇敢得多的人那裡學習。在這個「聚集地」,我們有一半人出生在加拿大境外,一半是有色人種——我們一直在努力尋找如何共同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作為一名建築工人,安全一直很重要,在每一個哀悼日,我腦海裡都流傳著太多悲慘死亡事件的畫面。7年前淋巴癌在我的血液中傳播,與我每天在工作中使用的有毒物質直接相關,而我在 Sunnybrook 醫院接受的一流護理,提醒我們為什麼要如此努力地爭取公共醫療保健。

我擔任過若干民選職位,從在我自己的工會擔任代表開始,然後領導建築行業議會十年。2001年,我以「願景+組織=權力」為口號當選為勞工議會主席。工人的力量使我們能夠成功,有時能對抗巨大的困難。我們的勝利很少被記錄下來,但它們都烙印在我的記憶中。

如果問我這些年來最引以為豪的是什麼,就很難做出選擇。勞工議會的公平議程是我們工作的核心,並驅使我們幫助消除系統性種族主義。勞工在城市建設中的作用; 公共教育的艱苦奮鬥; 開創綠色工作; 10元的最低工資勝利; 為所有人爭取好工作的鬥爭; 幹事大會; 工人權利組織;哈桑-尤薩夫(Hassan Yussuff) 當選加拿大勞工議會 ( CLC ) 主席; 建立社區福利運動; 許多集會和競選活動……這個清單不勝枚舉。

但勞動節的根源在這裡,沒有什麼能比得上看到成千上萬的工會成員和他們的家人走上街頭,展示他們對我們是誰的自豪感和我們對社會的貢獻的興奮。我相信安德里亞 (Andria) 將來在領導勞動節遊行時也會感受到同樣的自豪感。

事實上,很少有一個早晨我不為這一天會帶來什麼而興奮。我們的勞工議會在地方上的鬥爭和國家政治舞臺上發揮了作用,我本人在全球氣候問題上工作的經驗,得到令人難以置信地欣慰。我們看到各行各業的人們挺身而出,在共同的原因下到來參與,為罷工者、失業者或被拋在後面的社區贏得正義。我們通過我們的領導學院分享這些教訓,主要活動家在那裡培養他們領導未來鬥爭的技能,以及持久的友誼。俗話說,我們可以退休,但不能從鬥爭中退休。 我將花更多時間擔任加拿大人議會主席的角色,以及應對氣候正義的關鍵挑戰。

我從在我們的員工和我們的執行委員會任職的傑出人士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我要感謝他們的友誼和智慧。我們作為領導者每天都在做出判斷。這些年來,我犯的錯誤超過了我的一部分,有時要求太高了。對於這些年來我冒犯過的人,我道歉。但我知道我們每個人都通過挑戰而成長和學習。我要向每一個付出時間和精力,努力在這個龐大而複雜的世界中有所作為的人致敬。很榮幸認識你們所有人並與你們合作。我們一起走這條路,一起幫助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團結一致

John Cartwright(作者為剛卸任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主席)

閱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