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不同意勞動力短缺歸咎政府援助

放寬衛生規則後,成千上萬的餐館和商店重新營業,但雇主抱怨他們找不到足夠的工人,尤其是在酒店業和零售業。一些雇主提供簽約獎金、重新分配小費,或以其他特殊方法招聘員工。 雇主將矛頭指向幫助人們度過大流行的政府收入支持,例如緊急恢復福利(現已延長至 10 月)和擴大領取 EI 的資格。雇主抱怨這些計劃減少了工人接受在餐館和商店低工資、不定期工作的動機。 許多人還希望渥太華擴大臨時外國工人計劃,以便他們可以從其他國家獲得低成本勞動力。

在關閉數月後,餐館和商店再與前員工聯繫重新營業,顯然是一個的問題,他們都在努力同時這樣做。但硬數據並不支持普遍勞工短缺的說法。 然而,失業率仍然很高:加拿大統計局的最新報告顯示,官方失業率為 7.5%。 而其他隱性失業群體(包括工作時間很短的人,以及在大流行期間離開勞動力隊伍的人)將真實失業率推高至15%。

商店和餐館的工資仍然很低,而且沒有上漲,如果勞工真的短缺,(漲薪)這種情況就應該發生。例如,在酒店業,工資中位數為每小時15元(僅僅符合許多省份的法定最低工資),平均每周收入僅為500元(反映出工作時間不足和工資低)。

儘管媒體上有傳聞,但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工資在提高。相反,自大流行以來,零售和酒店業的工資增長比整體經濟增速慢。因此,這些部門工人的工資懲罰越來越嚴重,而不是越來越好。

當你的行業提供不到現行工資的一半時,你招聘工人有困難,不應該感到驚訝。這就像我想以10 萬元買一輛蘭博基尼 (不到Lamborghini標價的一半),然後在沒人願意賣給我的時候哭著說缺貨。

如何招聘和留住穩定員工沒有秘技:提供更高的薪酬、穩定的輪班、體面的福利以及更好的培訓和安全。不足和不規則的工作時間實際上比低時薪(幾乎一半的酒店工作人員兼職)更不利。重新安排工作時間表,可預知的輪班和更多的全職角色,將支持這些行業的真正職業機會,而不是糟糕的不穩定工作文化。 有些國家已經展現,服務業工作可以提供穩定的中產階級職業道路。加拿大也可以這樣做,但前提是我們阻止雇主採取輕鬆的方式——即為他們提供更多願意為任何工資工作的絕望工人。如果政府通過削減收入支持或引進外勞來回應有關勞工短缺的抱怨,那只會阻礙這些行業最終需要的就業品質的改善。

只有一次,加拿大的經濟真正耗盡了工人。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政府資助的大規模戰爭結束了大蕭條,使每一個有能力的工人都從事生產的工作。我們今天還沒有接近那種情況,但如果我們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做到。我們可以啟動一個雄心勃勃的後COVID國家重建計劃,包括對綠色能源、負擔得起的住房以及人力和護理服務進行大規模和持續的投資。這將創造數十萬個就業機會,結束大規模失業,並在此過程中提高生活水準。

但是創造數十萬份好工作實際上是低工資雇主最不想要的。這只會使他們更難招募廉價、絕望的工人。

總之,今天加拿大沒有「勞工短缺」,也不存在「勞工短缺」。政府應該忽略這些虛假的投訴,而是鼓勵雇主,像對其他難以找到的商品一樣,以應對人員配置的問題。當某樣東西真正稀缺時,

聰明的企業會想辦法減少使用(在這種情況下,通過自動化和效率措施)。他們強調品質而不是數量。而最終他們會付出更多。

從長遠來看,這將推動生產率增長、創新和更好的工作。這是一件好事,不是壞事。

本文作者Jim Stanford director of the Centre for Future Work in Vancouver

閱讀英文原文: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