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期间Ms.A的故事

疫情爆发前,A女士曾在工厂工作,工厂的工作十分辛苦。A女士说到: “我那时候用铁钳做车门,做到手疼,开车的时候手都直颤的那种麻疼, 为了手疼,我需要吃药, 看医生,只能放弃在工厂的工作, 去了一家餐馆工作“

在第一家餐馆,A女士往往需要连续工作八到九个小时,中間只有15分钟的用餐时间。结束工作后,A 女士每天都会感到酸痛难耐,实在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后经朋友介绍,凭着自己吃苦耐劳、善于学习的品质、和之前在ESL学到的英语,A女士因能够處理外送平台的工作,才在2019年来到了现在的餐厅工作。

对于A女士而言,疫情前的工作与 生活便谈不上轻松。而突如其来, 如洪水般肆虐的疫情,更使得A 女士的生活举步维艰。在生活方 面,A女士有一儿一女。在疫情爆 发前,儿子刚刚从航空专业毕业。 爾後便遇上了疫情,找不到工作,提交了简历却只能苦苦等待,至 今没有收到回复。而女儿也因 为疫情与A女士关系激化、 争吵,患上了抑郁症,需要使用一种三月底刚推出的新药。每每想到这 里,A女士就感到十分 难过,夜晚辗转反侧, 难以入眠。

“家里经济状况再难我都 会想办法,我希望两个小 孩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好, 我们一家人健健康康”。

而对于工作上,A女士因为认真 工作,明明只是正常和顾客沟通, 却总是被恶意找茬的顾客认为态度 不佳,举报A女士,并称“那个老 婆子态度不好,赶紧换掉”。面对 顾客的恶意举报,老板的排挤和全 家经济压力的重担,A女士只能坚 强的继续努力,用自己扎实的工作 能力,维持着自己的家庭。面对着 种种的不公,

A女士說: “我从来不耍那些小心思,勾心斗 角的,我只想把事情做好,活干 好,凭自己的一分本事挣一分钱。”

对于疫情方面,A女士对加拿大的 防疫措施感到十分没有信心。她表示疫情刚爆发时,还对政府的防疫措施与疫情的走向有一定的信心, 但随着病例数的一步步上涨,她对加拿大的疫情感到十分恐惧。她每天都会用盐水漱口,并服用中药, 希望能降低自己感染疫情的可能性。

而问起A女士对政府防疫的建议 时,A女士提到,在她的家乡广东,乃至整个中国,疫情都已经基本消退,人们可以正常生活,正常上街并外出。A女士希望政府能够适当采取中国的防疫措施,以缓解加拿大肆虐的疫情。

同时A女士希望政府能够关注疫情期间,年轻人就业的问题。能够创造一些工作岗位,以供像她儿子一 样的年轻人能够参加工作,分担家里的经济压力。

原刊《新冠病毒期间,华裔前线工人处境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