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期间Xie与S的故事

谢大哥为在超市工作的前线工人 S为餐馆小业主。

2015年来到加拿大后,谢大哥先后 在华人餐馆、超市里工作。目前在 华人超市工作一年多了,疫情期间 每天上班,心情压力很大。这样心 理的恐慌在没有健康卡的状况下更 是加剧。谢大哥说每当有人在公共 场合靠近、咳嗽时,他心里就会特 别的紧张。而他做为一名杂货部门 的员工,常常会遇到客人询问商品 的位置。不会英文、但是工作认真 的他,会用起手机翻译,和顾客沟 通。这样近距离接触的工作方式, 让他在疫情期间感到非常不安。

除了惧怕疫情,疫情开始后反亚裔 的事件,也让谢大哥焦虑。充满压 力的生活,快要压垮了谢大哥。谢 大哥在疫情间需要早上五点多起 床,花上将近两小时的车程上班。 下班回来也将近晚上十一点钟了。 一周六天上班,谢大哥每日除了十 二个小时工作,另外花上四个多小 时通勤。

有时候心情不好,仅剩几小时的休 息时间,谢大哥也睡不着。与他同 住的亲戚,S说到,有时候谢大哥 会发脾气,老是说: “我快 要倒下了,很累很累”, 弄得大家都不开心。但是 S也理解,在这样高压的 生活下,加上没有身分, 谢大哥当然觉得前路茫 茫,孤孤单单。心里没有 底,真的很困难。

将近六年多没有健康卡, 谢大哥今年一月多透过社区 的帮助,才成功地申请了健 康保险。从前谢大哥身体不 舒服时,只能买药、休息一 会撑过去。”有病能藏,能过 就过”。S说这几年来谢大哥昏 倒过几次,但是没有健康保 险,加上大家工作都忙碌, 也没有特别的注意。直到今 年谢大哥拿到健康卡,做了 体检才知道事态严重。

在健检的当天,紧急送医, 输了五大袋血。医生和S说, 要不是及时寻求医疗帮助, 谢大哥可能在贫血严重的状 况下,睡梦中就过世了。目 前除了糖尿病,还需要其他 的检测,才能知道确切的病 因。

他们很感谢社区的帮忙,也希望尽 一己之力,帮助更多和他们相似、 弱势的移民工薪家庭。谢大哥说: “很感谢社区人员帮我办的健康 卡,还有感谢那些捐血给我的 人,从这次我起死回生,让 我懂得,我要像平常人开开 心心的在加拿大工作和生 活。”

比起炎热的厨房工作,谢大 哥更喜欢在超市工作。他擅 长在里面的职责,特别有责任 心。在疫情期间,其他条件好的 同事,可以选择不来上班。但是谢 大哥没有这样的选择。即使在健检 发现问题,谢大哥也是住院一天 后,出院立即回去上班了。

谢大哥对于超市疫情间的安全措施 还感到安心。经营一间小店的S希 望政府更严格的控制疫情,要到很 稳定,再谨慎考虑开放。一定要控 制住边境和机场,好好地控制人 流。在办公大楼里经营小店三年多 的S,因为疫情大家都在家上班, 几乎都没生意。即使未来生活回复 正常,可能也难以恢复从前。

谢大哥来到加拿大后,一直和亲戚 S住在一起。他很喜欢加拿大的生 活,空气好,也能自在的加入他喜 欢的组织。

即使谢大哥希望能快乐的生活,但 是他说目前生活的现状是, “每天头痛和加上各方面心里的压 力…想要像平常人一样买台车….。 每天工作劳累和再加上害怕房东赶 我走的压力,所以再苦再累想买个 房,工作劳累下班后可以安心的休 息睡觉。

想起儿时听的中文歌: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 方,在我疲倦的时候,我会想到 它,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 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 不会害怕,谁不会想要家,可是就 有人没有它,脸上流着眼泪,只能自己轻轻擦等等。” 这首歌代表谢大哥的心声,也是他 最真诚的愿望。

原刊《新冠病毒期间,华裔前线工人处境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