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最低工資時薪20元

月初,省長道格·福特終於讓步,宣佈他將恢復他在2018年取消的15元最低工資。我們希望你在迫使這位反工人省長改變方向方面所起的作用感到自豪。這種改變證明我們共同所做的一切:當我們團結起來時,即使面對最敵對的政府,我們也能有所收穫。

但是在福特承認錯誤的時候,我們的工資已經落後了。當福特取消我們的15元最低工資時,他還暫停了2年的生活費調整。

當15元的最低工資於2022年1月生效時,距離工人首次要求15元,已經是七年了。這就是為什麼 15元的最低工資不能削減它的原因。我們至少需要每小時20元才能生存!

福特同時承諾取消酒保待應的二級最低工資率。 這將他們工資增加到 15.00元。 這使我們進行的同工同酬鬥爭向前邁進一大步。 但我們的工作還沒有完成。 農民工仍不受最低工資法的約束,18 歲以下學生的工資仍低於其 18 歲以上的同事。

我們必須繼續戰鬥,直到每個人的時薪至少達到 20 元。

明年6月我們有省選,福特現在宣佈提高最低工資到15元。勞工活動人士稱這是自欺欺人的舉動,他三年前取消了將工資提高到15元的計劃,,以及有薪病假和其他工人保護,當時他廢除了第148號法案:《公平工作場所和更好的工作法》。如果沒有廢除這法案,現時的最低工資已達到15.75元,明年會超過16元。

此外,今年諾貝爾經濟奬其中一名得奬者,加拿大的大卫卡德(David Card)是研究最低工資的,認為提高最低工資不會扼殺就業機會,更對經濟有好處。這間接推翻反對提高最低工資者「殺死工作」的藉口,這也使福特不能再抗拒提高最低工資。

爭取15元運動已經演變成工人正義運動,現正轉向為爭取20元的最低工資,10天有薪病假,結束零工工人的錯誤分類,等等。

安省的工人已經落後了。 卑詩省、阿爾伯塔省、育空地區和西北地區的最低工資已經達到 15元或更高。

在北歐國家,大約10%的工人從事低薪工作,其收入不到全國工資中位數的三分之二,而加拿大為20%。它們的工會和勞動力市場政策,如高最低工資,可以在不提高失業率的情況下設定高工資下限。快餐和酒店等低工資行業的工人每小時的收入比加拿大高得多。

我們的目標應該是為所有工人支付體面的工資。實現這一點的方法是通過提高工資和保持充分就業,來推動低工資部門提高生產率。這正是瑞典率先提出的今天仍然具有相關性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