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近的大規模槍擊事件 – 匯集仇恨和槍支暴力

德克薩斯州尤瓦爾迪(Uvalde, Texas)一所小學的19名兒童和兩名教師的死亡令人震驚,這是2022年美國第27起校園槍擊案。 雖然我們這些為人父母的人可以感受到那些再也見不到孩子的母親的悲傷和痛苦,但我們被提醒,事情不必如此。

校園槍擊事件是可以預防的。 許多美國槍支管制活動家一直在遊說更嚴格的槍支改革,但屢遭共和黨人和支持槍支說客的巨大障礙。 最近在水牛城和德克薩斯州發生的槍擊事件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十八歲的年輕人拿著槍向無辜的受害者開槍。

在一個另類右翼和在線仇恨社區積極組織易受影響的年輕人(他們錯誤地表達了他們對社會和經濟不確定性的感覺)的時代,容易獲得槍支可以無限地增加傷害的規模。 當他們成為這種仇恨和種族主義言論的受害者(有時也受到心理健康挑戰的影響)時,像兒童,水牛城的雜貨店購物者和臺灣教堂的信徒一樣無辜的人就會死亡 – 正如我們在上個月,2022年5月所目睹的那樣。

雖然我們在加拿大沒有完整的槍支暴力記錄,但見證了如2012年多倫多但澤(Danzig)槍擊案,2017年魁北克清真寺槍擊案和2018年丹福斯(Danforth)槍擊案。然而,我們可以讚揚這個國家的聯盟的工作,他們不知疲倦地致力於槍支管制和防止對婦女的暴力行為。 從1989年的滿地可大屠殺開始,許多工會開始了結束暴力侵害婦女行為的艱苦工作。他們加入了其他聯盟,以限定槍支管制和防止家庭暴力。 這些聯盟由著名工會領導,倡導並贏得了來福槍登記,防止了基於性別的暴力,挽救了許多婦女(和兒童)的生命。 這是工會如何在社會問題上戰鬥和獲勝的一個例子,而不僅僅是那些在談判桌上的。

2010年,前加拿大汽車工人工會(CAW)婦女項目主任裘莉·懷特(Julie White)表示:「來福槍和霰彈槍(獵槍)在我們社區的基於性別的暴力中佔有重要的部分。 我們從全國各地的婦女和男子那裡聽到了槍落入壞人之手的可怕悲劇,許多婦女及其子女循環經歷在槍管末端的威脅和虐待。 每一名婦女被殺害,就有數百人在自己的家中受到恐嚇。 有明確的證據表明,來福槍登記挽救了婦女的生命。」

儘管自1995年以來加拿大的來福槍登記取得了長期成功,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在保守黨政府任期內於2012年4月5日廢除了登記處。從那時起,進口到加拿大的槍支數量飆升,近年來,我們目睹了我們加拿大境內發生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和校園槍擊事件的恐慌。

勞工議會一再呼籲制定綜合策略,以解決槍支暴力及其根源,包括解決貧困的根源,例如解決就業市場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問題和投資於強大的社會服務。 除了加強本國槍支的控制外,省政府還可以採取措施更新勞動法,使工人更容易組建工會並獲得更好的工資和福利。

年輕人對這場大流行中揭示的社會和經濟差距感到幻滅,他們需要看到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我們的經濟願景是讓所有工人都有全職,穩定的工作,而不是無休止的在不穩定的零工工作中循環。

創造良好的就業機會,加上強有力的社會服務和精神衛生支援,也將為我們的青年創造穩定的條件,給那些可能被吸引到破壞性選擇中的青年人帶來希望。 我們已經看到社區福利方法與學徒前計劃相結合的成功提供了這樣的機會。

我們知道,沒有單一行動可以解決槍支暴力問題。 但我們可以立開始要求聯邦政府恢復對槍支購買和登記的所有限制,並全面禁止手槍和攻擊性武器。我們還可以開始要求我們省更新其勞動法,使工人更容易加入工會,這是我們自己和我們社區走向繁榮未來的第一步。

因此,勞工議會執行委員會建議:

• 所有代表和附屬機構再次承諾採取行動,在我們的工會、工作場所和社會內消除反黑人、反原住民和其他形式的種族主義和仇恨

•我們開始點名白人至上主義,並使其在肇事者的行為中可見到,例如成為水牛城槍手的動機

•所有附屬機構都呼籲省更新進步的,對工人友好的勞動法,使工人更容易加入工會

•所有附屬機構呼籲省為社會服務提供充足的資金,並擴大獲得精神衛生支持的機會

•所有附屬機構呼籲聯邦政府恢復來福槍登記處 

多倫多及約克地區勞工議會聲明

2022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