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潮引發對勞動力短缺擔憂

如果不是COVID-19,瓦萊麗-惠特 (Valerie Whitt) 可能永遠不會鼓起勇氣辭職。

50 歲的安省萬錦市女士在安省衛生廳擔任了 13 年的項目經理。 每天往返多倫多市中心辦公室,長達兩個小時的交通使她感到筋疲力盡,但一想到要放棄穩定的職位和薪金,她就感到害怕。

然後大流行就襲了。各地的上班族都奉命在家工作,惠特第一次嘗到了不同生活的滋味。她仍在做她的工作,但沒有通勤的磨難。她有更多的時間健身和計劃健康的膳食,並有更多的精力照顧她6歲和10歲的女兒。

惠特說:「這正好給我在生活中擁有的空間,不必起床匆忙上班,匆忙趕孩子們出家門,給了我很多時間和空間來真正評估我的生活和我想做什麼。」惠特上周正式辭職,她將從事自由職業,努力實現自己創業的目標。

「這次大流行告訴我,生活中有比繁忙的企業生涯更重要的事情。」

惠特的故事絕不是一個孤立的案例。專家表示,隨著加拿大經濟從超過15個月的COVID-19限制中擺脫出來,工人開始重返工作崗位,一波員工辭職浪潮可能會引發多個行業的工作力短缺。

人力資源公司Ceridian全球人才招聘副總裁史蒂夫-諾克斯(Steve Knox)表示:「我們預計,所有組織都會出現人員離職增加。」

諾克斯說,雇主們已經遇到那些享受在家工作,不想重過辦公室生活的雇員,以及那些在緊張的一年後精疲力竭的員工。他說,一些員工似乎利用過去15個月重新評估了他們的人生選擇,現在說「我辭職」。

雖然目前還沒有統計證據表明加拿大發生了大規模離職,但這種趨勢似乎已經在邊界以南形成。根據美國勞工部的統計,4月份美國工人離職的比例為2.7%,高於去年同期的1.6%,為20多年來的最高水平。

諾克斯說「我們總是快速的追隨者。我們會從美國獲取提示。」

加拿大統計局5月份發佈的報告稱,22%的受訪加拿大企業預計,「留住熟練員工」將成為未來3個月的障礙,而23.8%的企業認為「勞動力短缺」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最關心保留的部門是零售業(32%)和住宿和食品業(31%)。

據加拿大餐館行業遊說團體稱,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超過80萬加拿大食品服務工人失業或工作時間降至零。溫哥華餐廳Salvio Volpe的老闆保羅-格倫伯格 (Paul Grunberg) 認為,一些去年因公共衛生限制而被解僱不止一次的餐館工人已經厭倦了不穩定,現在他們正在尋找全新的職業。

格倫伯格說:「我們 (Salvio Volpe) 的人手流失非常大,老實說,我一直非常希望我什麼都沒做。但我真的覺得人們只是,『我想要改變。我想離開這個行業,到某個地方去工作,也許這就不那麼具有挑戰性了。』」

阿爾伯塔省商業委員會發言人斯科特-克羅卡特(Scott Crockatt)表示,阿省的失業率仍徘徊在接近9%的水準,人們越來越擔心招聘和留用工作的挑戰可能會減緩該省從衰退中復甦的速度。他說,該省一些最大的公司報告填補空缺比目前預期的要困難得多。

克羅卡特說:「員工們正在尋找更大的靈活性,我們聽到每個部門都是如此。在某些情況下,如果他們不能獲得這種靈活性,他們就對回到以前的工作不感興趣。」

總部位於埃德蒙頓的摩根建築與環境公司參與加拿大西部的石油和天然氣及採礦項目,目前有超過75個職位空缺,通常只有少數職位空缺。總裁兼首席執行長彼得-基斯 (Peter Kiss) 說,他的許多來自其他省份的流動 (fly-in, fly-out) 員工正在辭職。

基斯說:「似乎任何工作壓力、旅行、現場的 COVID 要求、所有其他事情,現在對人們來說都壓力太大了。」

壓力是艾米麗-坎貝爾 (Emily Campbell)上個月決定辭去在蒙特利爾的電視記者工作,搬回家鄉卡爾加里的主要原因。這位30歲的年輕人已經考慮過與家人更親近的想法一段時間了,但是一年來白天報導這場重大的全球衛生危機,晚上回到空蕩蕩的公寓,鞏固了她的計劃。

坎貝爾說:「我壓力很大,焦慮和孤獨。我意識到『哇,我無法想像未來5年會做這份工作,更不用說接下來的25年了。大流行持續的時間越長,它就澄清了我的優先事項。』

閱讀英文原文:The Canadian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