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店工人收銀員工資低不穩定

針對安省超市行業狀況的最新報告顯示,儘管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受到很多敬愛,但超市/雜貨店員工和收銀員的工作仍然處於極其低薪和兼職的境地。

懷雅遜大學 (Ryerson University)布魯克菲爾德 (Brookfield) 創新與創業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發現,食品雜貨行業提供的全職職位越來越不穩定,部分原因是消費者購物習慣轉向了晚上和周末。 布魯克菲爾德發佈的長達43頁的安省食品零售業務報告中的標題寫道:「這曾經是一份好工作」。

安省的收銀員(其中82%是婦女)占該省20萬份雜貨店工作的大部分。根據Brookfield的報告,他們每小時的平均工資為每小時14.25元,這是省內最低工資。平均工資數據是布魯克菲爾德與加拿大聯合食品和商業工人工會 (UFCW) 完成的。 過去一年來,食品連鎖店向員工支付工資的方式一直受到公眾的密切關注,尤其是在去年6月的同一天,一些最大的公司相互接觸,隨後各自取消了各自為一線員工發放的每小時2元的大流行獎金。他們都否認在該事件中有任何不當行為。 但此舉,正值食品雜貨銷售因餐館限制而飛漲之際,引起了渥太華的興趣,渥太華繼續考慮修改競爭法規。 代表加拿大食品雜貨工人的Unifor 5月早些時候批評Loblaw 有限公司拒絕「公平補償一線工人」,儘管第一季度調整後的凈利潤為3.92億元。然而,Loblaw恢復對員工的大流行獎金,儘管這是一筆過支付25至175元,一位工會職員將這一舉動比作「一記耳光」。

布魯克菲爾德的研究人員通過訪談、調查和焦點小組,以及僱主和業內人士,諮詢了安省近300名食品零售員工的意見,以得出報告。這些員工報告說,大流行期間「緊張程度高於正常水準」,因為他們被要求執行口罩規則,並負責為了限制商店容量在店外排的長隊。

根據報告合著者、布魯克菲爾德研究所高級項目經理金伯利-鮑曼(Kimberly Bowman)的說法,在資深雜貨店員工普遍認為,新一代工人的境況更差。

她說:「與安省部分地區的生活成本相比,進入這個行業的人的薪酬非常低。」

鮑曼認為,雜貨店員工有晉升,賺取更高工資和穩定工作時間的機會。但這種資歷是很難達到的,低薪的入門職級工人在達到他們升職的時間前早已離職。報告稱,每家商店的員工流失率平均為30%。

收銀員職位一直在增加,但是現在的職位很多是兼職。布魯克菲爾德報告稱,2006年至2016年間,安省的全職收銀員職位減少了16%。在安省的13萬名收銀員中,80%是兼職的,工資從14.25元到15.87元不等,而6.9萬名貨物上架員中,68%是兼職的,收入為14.25元至18.35元。

報告稱:「員工可能需要每周工作40或50小時,但只能得到10或20的工時。這導致人們從事兩到三份工作,就不足為奇了。」

轉向兼職工作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加拿大人購買食物的方式發生了變化。在過去的30年裡,雜貨店購物已經不再是白天為主的活動。現在,大部分購物發生在下班後的「微行程」或周末。布魯克菲爾德說,就每小時的銷售額而言,星期日已成為雜貨店一周中最繁忙的購物日。

這種轉變意味著商店白天需要的全職工人更少,晚上的高峰期需要的兼職員工也更多。

Metro的行政總裁埃裡克·拉·弗萊什 (Eric La Flèche) 去年秋天對《金融郵報》說,員工流動是食品雜貨行業的現實,「對很多人來說,這不是他們的職業生涯」。但其他人確實設法使之成為職業,

「在商店裡,總是有員工流動,總會有員工流動,但也有長期職業的機會。我們仍然吸引人成為部門經理、助理商店經理、商店經理、地區經理、運營副總裁。但這是零售, 這是艱難的, 這是周末, 這是晚上。今天有些人不想在那些時間工作。」

閱讀英文原文:financialpos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