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工人聯盟反對Uber建議新勞工種類

程式公司Uber正敦促各政府為「彈性工作+」(Flexible Work+)新工種立法,但零工工人聯盟直指此工種是令勞工失去保障。

現在是加國零工工人的關鍵時刻。

自疫情開始,零工工人尤其是送食物外賣司機及單車送件速遞者,瞬即變成「新常態」下不可或缺部分。疫下他們是前線必要員工,為一些留在家中避疫國民,將外賣食物與其他日常用品帶到其家門前,減少國民外出染疫機率。

然而當前線必要員工,在疫情期間工作的健康與安全日益受關注之時,前線零工工人所得到的健康安全保護,相較其他前線必要員工卻顯然不足。如果他們在工作上經歷任何不恰當對待,這些前線零工工人得不到福利保障,具透明度工資準則,以及沒有資源令其效力的公司為員工待遇問責。

原因是為外賣等程式公司,如:Uber、Lyft、DoorDash、Skip The Dishes及其他類似公司,沒有將替其工作的旗下員工,視為正式僱員。上述公司只將旗下員工視作獨立合約伙伴而已。

全球從事外賣等程式公司之員工,正挑戰這些程式公司將員工作此分類,認為此舉屬不合法的錯誤分類,於疫情期間這種「爭鬥」更愈演愈烈。如Uber般營運的公司大力遊說反對重新分類旗下員工,但支持度卻與日俱增。

故此,Uber正向本國各省及特區政府提議,建構一簇新勞工類別,以便將「受薪僱員」或「獨立」與「非獨立」合約工區分出來,相關公司將此新類別稱呼為「彈性工作+」或「Flex+」,相關程式公司更極力推動本國各省府與特區政府,就此立法將之化為真正存在。「彈性工作+」若獲得立法,即表示類似Uber等提供「程式為本」公司之轄下員工們,將不再被視為公司僱員,他們只會從自營基金中,獲得醫療保險、退休計劃及安全設備等保障而已。

加拿大Uber公司代表向NOW雜誌表示,其轄下有81%受聘司機們,支持「彈性工作+」模式,同時亦寧願以獨立合約形式受聘,代替成為正式僱員;但零工工人聯盟主席Jennifer Scott則認為,勞工權利及僱傭分類的選擇,不應該是「二者選一」為主導。

Jennifer Scott 向Now What Podcast 指出,「彈性工作+」的主旨是要員工們失去組織工會,保障員工權利的能力。她續稱如「彈性工作+」類別獲立法,即表示工人會失去權利,去確保僱主們對員工負起責任。現時聯盟將繼續以任何可行方式,維護零工工人權益。

多倫多零工工人聯盟是代表飲食業、零售超市業及包裹送遞員工的工會組織。聯盟主席反問此行業在疫情下顯得更是珍貴,而且極有勞工市場增長潛力。她稱為何這些零散勞工不能享有與其他行業僱員的同一權利?

聯盟期望從事零散工作員工及其依賴這類工作生活之人士,多些給予支持;隨著愈來愈多行業,轉為自由職業與合同工,甚至一些公司已從實體辦公室轉移掉,零工員工類別勢將成為勞動人口主力,他們應該有組織及爭取未來勞工權利的能力。

Jennifer Scott表示:「我很難想像政府會建構一個新勞工類別;5年後工人或只會被歸類為零工工人。現今究竟有幾多行業與員工,發現自己正身處此類新工作分類,他們沒有任何勞工權益、沒有追索權,也沒有任何工作保障。」

她續說:「我並不想讓勞工們緊張,但我相信終有一天,零散工經濟模式將會影響到不同勞工範疇。」她坦言充滿活力且有能力的低收入單車速遞員、自駕速遞人員、外勞與女性員工,在不久將來會是站在勞工階層最前線者,去爭取勞工受保障與工人權利等。

閱讀英文原文:nowtoron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