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輕人將作證與福特氣候法鬥爭

來自安省各地的一群環保活動家認為,降低減排目標違反了他們的憲章權利。

當他們得知安省應對氣候變化的計劃不會阻止災難時,他們組織起來,在街上游行,並要求被聽到。

當這不起作用時,他們決定將該省告上法庭。

周一(9·12),當他們最終可以在法官面前提出自己的觀點時,將會展現多年來的準備工作。

他們正在起訴省長道格·福特(Doug Ford)的進步保守黨政府,本應加大減排力度的情況下縮減了減排計劃。

「我們是最後一代知道部分穩定的氣候是什麼樣子的,」來自多倫多的15歲孩子佐伊·基里-馬茨納(Zoë Keary-Matzner)說。「每個人都應該有一個安全的未來。氣候變化正在威脅著這一點。」

她是來自安省各社區的七名環保活動家之一,他們試圖迫使政府加強其淡化的氣候立法。

他們的律師精心策劃了一個基於青年和後代的憲章權利的巧妙案例,聲稱福特較弱的氣候法未能確保他們的健康,安全和自由。

「現在非常清楚,氣候變化對我們最基本的權利構成了重大威脅,」組織此案的環境慈善機構EcoJustice的律師弗雷澤·湯姆森 (Fraser Thomson)說。「這些正是《憲章》旨在保護的權利。」

「我們當選的政客忽視了有關氣候變化的警告。他們繼續加劇這場危機,很少考慮我們的集體未來和子孫後代的未來,」他說。「當政府從事違反《憲章》的行為時,法院的工作就是介入。」

在其辯護文件中,安省表示「政府沒有憲法義務防止未來的傷害」。

然而,加拿大和世界各地最近的法律判決為本案帶來了希望。

去年,加拿大最高法院裁定氣候變化是「對加拿大和世界各地人類生存的威脅」。

哥倫比亞、荷蘭、愛爾蘭和德國的最高法院在審理當地青年提起的類似案件後,都已下令該國政府加強環境法。

這些訴訟都基於一個類似的論點:維護今天公民所享有的權利,不能以犧牲子孫後代的權利為代價。

阿姆吉南第一民族(Aamjiwnaang First Nation) 27歲的貝茲·格雷(Beze Gray)表示,氣候變化的災難性影響提供了一個代際不公正的明顯例子。

「這就是這個案例的重要性:我面對這些樣的事情,我將有一個與這樣事情有關的未來。但他們是對正在發生的這些事情有發言權的人。這就是為什麼在這個問題上,這是我堅持立場重要的原因。」

最初於2019年提起訴訟的安省案件,進展曾經超越了許多其他案件,包括那些針對聯邦政府和美國政府的案件,但後來這案件在程序上陷入困境並遭受挫折。

在克服了該省駁回此案的企圖後,七名年輕人,其中三名是原住民,現在將有機會在法庭上就案情公開辯論。

「在全球範圍內,此案對各地的訴訟都有意義,」來自姆吉卡寧(拉瑪)第一民族(Mnjikaning (Rama) First Nation)的25歲碩士生沙琳·瓦貝吉吉格(Shaelyn Wabegijig)說。「這為其他要讓政府承擔責任的人樹立了一個良好的先例。」

他們的案件原於廢除前省長凱薩琳·韋恩(Kathleen Wynne)的自由黨政府於2016年通過的《氣候變化法案》,並於2018年被《限額與交易取消法案》所取代。

訴訟稱,雖然這兩項法律都承諾該省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但新法律不那麼嚴格,允許到2030年再排放200兆噸碳。

這相當於每年超過700萬輛汽車的排放量。

在韋恩的領導下,安省承諾分三個階段將排放量降至1990年的水準以下:2020年減少15%,2030年減少37%,2050年減少80%。

在福特的領導下,改變了規則。現在的減排量與2005年的排放水準挂鉤(比1990年的排放水準高出13%),到2030年,該省的減排量只`縮減至30%。

新的氣候立法不僅允許增加碳排放量,而且該訴訟聲稱它沒有科學依據,也沒有尊重世界上幾乎每個國家在《巴黎協定》中同意的減排措施。

「我們知道這將加劇氣候緊急情況,」湯姆森說。「在安省,氣候變化影響將在熱浪,洪水,火災和傳染病表現出來。」

「由於這將導致廣泛的疾病和死亡,它侵犯了安大略省人的生命權和人身安全權,或《權利和自由憲章》第7條。」

該訴訟還聲稱,該法律違反了《憲章》第15條,該條文確保了平等,因為氣候變化的影響將造成成不成比例的承擔。

湯姆森說:「我們知道年輕人尤其面臨風險,因為隨著氣候變化的惡化,那些對危機增劇最小的人將經歷最嚴重的影響。」

湯姆森說,原住民也將遭受比大多數人更多的痛苦,這就是為什麼包括原住民的觀點對於任何持久有效的氣候變化解決方案都至關重要。

「原住民知識和科學來自在這片土地上數千年的歷史,」瓦貝吉吉格說。「你如何向你所在土地的人們學習?」

相反,該省已經轉向氣候變化否認者和經濟學家來證明其氣候立法的合理性。

該省的書面意見包括約克大學物理學教授威廉·范·韋恩加登(William Van Wijngaarden)的宣誓書,他與美國非營利組織CO2聯盟發表了非同行評審的研究,該聯盟將其使命描述為「告知公眾二氧化碳排放對大氣的淨有益影響」。

在這份檔中,范·韋恩加登 聲稱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獲得諾貝爾獎的氣候模型「系統性地高估了全球變暖」,他提供的計算表明安省的全球排放量比例太小,無法影響氣候。

「在目前的水準下,安大略省的溫室氣體排放需要數千年的排放量才能對全球溫度產生可衡量的影響,」他說。

該省的另一位專家菲力浦·克羅斯(Philip Cross)是麥克唐納 – 勞里埃研究所(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的研究主任,也是保守黨領袖候選人皮埃爾·波里耶夫爾(Pierre Poilievre,現已當選)的顧問。他在宣誓書中表示,安省的行動無關緊要,因為全球排放量的減少需要更大的排放國的減排。

「安省是全球排放量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其行動對中國和印度等國家的行為沒有影響(這些國家是全球排放的決定因素),」他說。

這些論點無助於勸阻提起訴訟的氣候活動人士。

「我總是想著熊,熊的神聖教義之一就是勇氣和勇敢,」來自雷灣(Thunder Bay)阿尼希納貝/克里(Anishinaabe/Cree )藝術家26歲的謝爾比·加尼翁(Shelby Gagnon)說。

「擁有這種勇敢和勇氣有助於我做我內心覺得我需要做的事情,無論是進入專上學院還是成為這個案件的一部分,還是在我看到不公正大聲疾呼的時候。」

原文連接 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