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了解氣候變化如何影響健康

《柳葉刀》關於健康和氣候的報告強調極端高溫、野火和糧食不安全是主要挑戰。

氣候變化正在傷害我們,最新發佈的一份全球報告警告說,如果各國領導人不能在即將召開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 (COP26) 上承諾更雄心勃勃的目標,對人們的健康,特別是老年人、年輕人和弱勢群體的影響將更加嚴重。 世界已經比工業化前的1850年至1900年暖和了1.2攝氏度,《柳葉刀》醫學雜誌的最新報告,衡量了這種變化如何影響全世界人民的健康。

作者發現,氣候變化對健康的影響在所測量的每一個因素中都越來越嚴重,包括極端高溫造成的身心重大傷害、傳染病的傳播、作物產量的下降和糧食的不安全感。共有93位作者,包括氣候科學家、經濟學家、公共衛生專家和政治學家,為分析做出了貢獻。

溫尼伯大學草原氣候中心執行主任伊恩-毛羅(Ian Mauro)說:「當人們思考氣候變化…是在很遙遠、遙遠的土地上,在很遙遠的未來時,這報告打破了這個迷思。毛羅沒有參與《柳葉刀》的報告。」

「他們展示,它正在發生,它是真實的,在氣候遊戲的這個相對早期階段的後果是悲慘的。試想一下,未來幾十年。」

這是今年更多的加拿大人經歷的現實 ,從乾旱到野火, 從致命的熱浪。但《柳葉刀》的作者也指出,加拿大是一個在碳減排野心和實現碳減排策略之間存在差距的國家。

加拿大的排放量增加 雖然《柳葉刀》報告的作者讚揚加拿大政府在碳定價和要求到2035年將新車零排放方面採取了積極步驟,但他們警告稱,還需要採取更多措施。

《柳葉刀》健康與氣候變化倒數提供的政策簡報稱:「按照2015年至2019年觀測到的平均脫碳速度,加拿大還需要188年時間才能完全實現能源系統的脫碳。」

自簽署《巴黎協議》以來,加拿大和美國是唯一增加排放量的七國集團國家,而加拿大的增長最快,這主要是由於生產石油和天然氣。

這份題為《健康未來的紅色警報》的報告強調,現在是處於道路上的岔路口,領導人可以選擇將世界鎖定在排放增加和災難性的全球變暖中,或者集中精力實現《巴黎協議》中規定的目標。

毛羅說:「儘管血腥的頭條新聞是厄運和災難,但最好的科學仍然是說,我們還有一條途徑可以達到某種程度的人類復原力,這將為我們的孩子和孫子們創造一個健康的未來。」

奪命熱浪

人類造成的氣候變化後果的一個主要例子是2021年6月的奪命熱浪,報告對此高度提及。 當卑詩省和美國西北太平洋地區的氣溫破紀錄飆升至40攝氏度以上時,數百人過早死亡於高溫。

暴露在極端高溫下會增加心血管、腦血管和呼吸系統疾病導致死亡的風險。根據《柳葉刀》的報告,風險最大的人群是社會最脆弱的人群——面臨社會不利條件的人、1歲以下的兒童和65歲以上的老年人。 一個全球氣候專家小組今年夏天報告說,如果沒有人為的氣候變化,熱穹頂將「幾乎不可能」,隨著地球變暖,極端高溫事件將變得更加可能和嚴重。

《柳葉刀》報告引用這項研究的作者、維多利亞大學氣候學家法倫-安斯洛(Faron Anslow)說:「我們可以有把握地說,熱浪因我們過去一個半世紀經歷的氣候變化而變得更加嚴重。」

據《柳葉刀》報導,氣溫上升也對人們的心理健康和工作能力產生了影響。2020年,高溫使加拿大人損失了近2千 200萬小時的勞動力,比1990-1994年的平均水準增加了151%。

野火不成比例地影響原住民

報告還指出,野火對加拿大人的威脅越來越大。

據作者稱,從2001-04年至2017-20年,加拿大每年遭受野火的人口增加了18%。 那是在去年夏天,記錄了加拿大有史以來最熱氣溫的卑詩省萊頓 (Lytton) 村被燒毀之前,萊頓村第一民族的許多房屋和建築被摧毀了。 在安省西北部,夏季的野火也引起了人們對空氣質量的擔憂,迫使原住民第一民族社區撤離。

《柳葉刀》報告中的加拿大特定政策簡報說:「總體而言,原住民,包括第一民族、梅蒂斯人和因紐特人,受到火災的影響不成比例,生活在保護區內的原住民,疏散的機會比生活在保護區外的人高33倍。」

農作物產量的減少正在傷害農民

加拿大農民也感受到了氣候變化的影響,尤其是在加拿大的大草原上,那裡的乾旱使得2021年的情況特別糟糕。

全國農民聯盟氣候危機政策和行動主任達林-誇爾曼(Darrin Qualman)說:「一些作物其中只有一半,或三分之一,在一些地方,由於作物又少又薄,沒法收割。」

住在薩省鄧杜恩 (Saskatchewan, Dundurn) 附近的誇爾曼 (Qualman) 說,近年來,該省的冬天乾燥,但6月和7月的降雨挽救了他們。

今年那場雨從沒來過。

根據《柳葉刀》報告,2020 年的每個月,全球陸地面積的 19% 都受到極端乾旱的影響。 從 1950 年到 1999 年,這個數字從未超過 13%。

作者警告說,乾旱和溫暖的氣溫正在降低世界各地主要作物的產量,這可能會導致糧食不安全。

報告稱,2020年加拿大一些作物的產量也低於平均水準。與1981至2010年相比,全國大豆作物總生長時間下降了9.7%,春小麥下降了3.4%。

雖然加拿大大草原的損失並到使雜貨店貨架空空的地步,但誇爾曼說,他們看到了對農民及其社區的真正影響。

他說:「我認為受災最嚴重的是養牛戶,他們可能沒有獲得冬天所需的乾草作物,而且夏天沒有多少草地可以放牧。」

但無論今年的損失對農民意味著什麼,誇爾曼 表示,如果沒有任何改變,農民將在未來遭受巨大損失。

「與加拿大的任何群體相比,加拿大大草原的農村人真的需要關注氣候變化,因為我們的農田將受到最嚴重的打擊,也是最先受到打擊的地區,如果我們現在不改變做法,」他說。

取材自C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