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階級鬥爭有上升趨勢

相對緊張的勞動力市場在許多方面幫助了工人,工會戰恴的增加是顯而易見的。

幾個月前,當高通脹首次出現時,一些評論員推測,作為回應,我們可能會看到勞工動盪加劇。隨著實際工資的下降,許多觀察家想像會是這樣的,有組織的工人階級在談判桌上反擊,也許在糾察線上反擊,這只是時間問題。

雖然我們絕不會回到 1970 年代後期的好戰狀態,但階級鬥爭似乎正在上升。正如道格·艾倫(Doug Allan)所指出的那樣,到目前為止,在2022年,安省因罷工而損失的日子達到了13年來的最高水準,而我們今年只過了一半多的時間。

相對緊張的勞動力市場在許多方面幫助了工人。首先,非工會工人的工資對生活成本上漲的反應更快。具有新的結構性議價能力的個體工人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微不足道的工資,但仍然遠遠低於通貨膨脹。

另一方面,仍在現有集體協定下工作的工會成員必須等待協定到期,然後才能將集體的工資要求提交給老闆。在過去的幾個月里,工會戰意的上升是顯而易見的。

5月份,安省3萬多名建築行業工人罷工,使實際工資下降問題處於通貨膨脹的環境之前沿和中心。雜貨店和其他倉庫工人也進入了糾察線,並獲得了可觀的工資增長。魁北克省安賽樂米塔爾(ArcelorMittal)的工廠工人贏得了六年內26%的工資增長。加拿大央行行長顯然擔心工人在飆升的企業利潤中獲得更大的份額,他認為應該告訴雇主要強硬起來,抵制工人的工資要求。

到目前為止,這種工人的鬥爭高度集中在私營部門。正如艾倫進一步報導的那樣,截至6月,安省88%的罷工和99.3%的罷工損失工作日發生在私營部門。而且還遠不能確定這種勢頭是否會很快減弱。相反,涉及私更多營部門工會成員罷工的前景仍然存在,全國數百個集體協定將於2022年到期。

另一方面,公共部門工會成員的故事最初有些不同。今年迄今為止,公共部門的工會工資協定落後於私營部門,儘管許多公共服務,特別是醫療保健部門嚴重缺乏人力。

與此同時,立法限制工資,如安省的第124號法案,對多個司法管轄區的醫療保健,教育和其他服務的工人造成了巨大的實際工資損失。

儘管在整個加拿大,今年到目前為止,公共部門罷工佔停工的比例比安省要高——截至7月,53%的罷工(112次中有59次)發生在公共部門——但全國各地罷工造成的損失日數仍然集中在私營部門。今年到目前為止,私營部門工會成員占罷工日的87.4%。換句話說,到目前為止,公營部門工會成員的罷工時間很短,涉及的工人相對較少。

事情可能很快就會發生重大變化。在安省、卑詩省和聯邦公共服務部門,代表數十萬工人的工會正在與來自各個政治派別的政府展開激烈對陣。在某些情況下,罷工看起來迫在眉睫。

安省教育工作者, 教師和支持人員現在正在與省長福特政府及其強烈反對工會的教育廳長斯蒂芬·萊切(Stephen Lecce)談判,此前他們已經根據第124號法案完成了三年的1%工資上限。就目前而言,談判似乎並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代表支持人員的工會已經表示,將開始為本月晚些時候在會員會議上的罷工投票做準備。罷工投票計劃是否足以提高工會在談判桌上的議價能力還有待觀察。然而,該省的第一個加薪提議充分表明,教育工作者要贏得體面的工資增長,行動有必要進一步升級。8月15日,安省年收入低於40,000元的工人提供為期四年的集體協定每年2%的工資增長,而其餘工人將獲得1.25%的工資加幅。當通貨膨脹率仍然接近8%時,達成交易幾乎是不可能的。

安省這一輪與教育工會談判產生的結果將非常重要,這會為該省及其他地區的其他公共部門工作人員設定了標準。醫療保健工作者,特別是護士,也因工資限制立法受委屈,並厭倦了過度勞累和工資過低。然而,在他們的情況下,罷工行動不是一項選擇。

同樣在安省,GO Transit 的工會成員最近以 93% 的票數支持罷工,這是該工會歷史上投票率最高的。在自6月合同到期前,談判在4月便開始,如果未能與 Metrolinx達成協議,超過2,200名的聯合公車工會1587分會(Amalgamated Transit Union Local 1587)成員可能很快就會出現在糾察線上。

在卑詩省,雖然新民主黨省政府對勞動法進行了一些適度的改革,但它在與省級工人在談判桌上的做法並不比其他省份的保守黨好多少。

卑詩省普通雇員工會(BCGEU)代表省公共部門工作場所的33,000多名工人,於8月12日發佈罷工通知,並於周一開始工業行動。卑詩省公共服務局(BC Public Service Agency)自2月份以來一直在與工會進行談判,但繼續將工資報價遠低於通貨膨脹率和工會的提議。BCGEU成員在6月下旬投票贊成罷工,占95%。與此同時,卑詩省教師聯合會和卑詩省護士協會分別自5月和3月以來一直在合同過期的情況下工作

與此同時,加拿大公共服務聯盟(PSAC)於今年5月宣佈在與聯邦國庫談判方面陷入僵局,此前政府在四年合同(2021-2015年)中提出了平均每年加薪1.7%的提議。PSAC代表了聯邦公共服務部門超過120,000名工人。在工會申請聯邦調解後,7月採取行動成立公共利益委員會(PIC),以「推進談判」。目前,成員們等待PIC的建議,然後才能進行進一步的會談或採取行動。根據PSAC的說法,該聯盟將舉辦區域活動,以保持全國各地成員的參與。

雖然加拿大各地的政府雇主試圖限制加薪,並將大流行債務和通貨膨脹上升的成本強加給工人,但罷工行動日益增長的威脅可能會導致一些雇主重新考慮。日益嚴重的罷工威脅——不僅來自談判桌對面的工人,而且來自全國各地的工人階級——可能會改變合同談判的考量。

現在通脹開始小幅放緩,預計僱主——包括政府——會聲稱通脹是臨時性的,將很快恢復「正常」,而工資增長以跟上生活成本是「不合理」和不必要的。

相反,人們預計工人將承擔大流行暴利的成本,並在過去幾個月通貨膨脹率上升的情況下的顯著損失。工資增長需要彌補這些損失。絕大多數工會成員都集中在加拿大的公共部門,現在可能成為這場鬥爭中的新起點。

原文連接readpassa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