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在「玩火」

自從去年幾十名咖啡師開始在紐約州水牛城進行組織工會活動以來,星巴克一直在進行一場粗暴的破壞工會的運動,這嘲笑了它試圖向顧客和員工描繪的形象。

該公司指出它提供的醫療福利,401(k)養老金供款匹配和大學學費福利,長期以來一直吹噓它是一個進步的,對工人友好的雇主。但是,這種說法現在聽起來很虛偽,因為它試圖粉碎員工在工作場所贏得更多聲音的努力,星巴克使用經典的工會破壞者方案中的一種又一種令人討厭的策略。

更糟糕的是,星巴克假裝沒有做這樣的事情,侮辱了工人和顧客的智商。高管們堅稱,他們「不是反工會的」,而是「專業夥伴」,公司經常用這個詞來形容員工,同時推行破壞工會的策略,就像亞馬遜編造的任何東西一樣咄咄逼人。

Bottom of Form

去年秋天,在水牛城郊外奇克托瓦加(Cheektowaga)的一家星巴克,幾乎每個員工都簽署了要求舉行工會選舉的卡片,成為全國首間尋求工會化的星巴克之一之後,該公司迅速關閉了這家商店兩個月,稱它將成為一個培訓中心。星巴克將這家商店的咖啡師派往其他地方,許多奇克托瓦加工人表示,關閉是破壞他們親工會團結的藉口,減緩了他們的勢頭,並讓他們辭職。他們大喊犯規。

在該市其他幾家星巴克的員工請願要工會選舉後,總部派出了數十名外地經理,在水牛城的店內工作,基本上是盯梢當地員工。就連星巴克北美零售總裁羅珊·威廉姆斯(Rossann Williams)也突然與普通的咖啡師並肩工作,為他們供應大杯焦糖瑪奇朵(grande caramel macchiatos)。

星巴克聲稱,這些經理被派去不是為了監視員工,而是為了傾聽他們的擔憂。該公司還表示,它派經理到水牛城是為了「解決運營問題」和「改造商店」。

但許多水牛城咖啡師表示,他們覺得自己被監視,並認為經理們被派去扼殺支援工會的言論。一位來自亞利桑那州的地區經理被要求去水牛城也被錄了下來,承認這是「試圖阻止工會化組織活動的最後努力」。

星巴克一再表示,它絕不是要恐嚇工人投票反對工會。但水牛城的咖啡師威爾·韋斯特萊克(Will Westlake)表示,他被召集參加一個長達一小時的反工會會議,當時只有他和六名經理,他們告訴他「星巴克的所有福利都很棒,如果我們投票給工會,我們可能就沒有任何這些好處。」

告訴員工,他們的工資和福利可能會因工會而變得更糟, 這幾乎從未真正發生過,這 是公司用來反對組織工會活動的常見策略。如果六對一的對話不算作恐嚇,我(筆者)不知道這算是什麼。(順便說一句:如果公司真的相信工會以某種方式降低了員工的工資,他們難道不會熱切地鼓勵員工組織起來嗎?)

5月2日,最近被重新任命為首席執行長的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顯然是為了幫助壓制快速增長的組織工會活動,他宣佈了一個聰明的,許多工人會說是陰險的,反工會策略,這無疑是星巴克在利特爾·門德爾森律師行(Littler Mendelson)收費每小時500美元以上的律師向他建議的。(500美元比許多星巴克咖啡師一周的收入還要多。)

隨著星巴克在一次又一次的工會投票中敗北以及未來幾周還有數十次工會選舉,舒爾茨宣佈星巴克將向其非工會工人提供可觀的加薪,但不向其加入工會的工人提供大幅加薪,也就是說,不向已經加入工會的60多家星巴克的工人加薪。

舒爾茨說,他不能把這些加薪給加入工會的咖啡師,因為如果沒有工會的同意,而對他們增加工資和福利是非法的「單方面」行為。但工會星巴克工人聯合會(Starbucks Workers United)聲稱,舒茨的舉動構成了對工會會員的非法歧視,此舉是為了懲罰那些已經加入工會的咖啡師,也是非正當手段冷卻在美國各地工人加入工會的興趣。

許多員工表示,星巴克使用了另一種陰險的策略來破壞工會的努力:水牛城、列治文(Richmond)、諾克斯維爾(Knoxville)、尤金(Eugene)、梅薩(Mesa)和其他地方的咖啡師聲稱,在他們商店的工人請願舉行工會選舉後不久,星巴克就削減了工作時間,有時還雇用新員工。

水牛城的咖啡師詹娜·布萊克(Jenna Black,她的每周工作時間從25小時減少到16或18小時。值得注意的是,當星巴克員工每周工作時間低於20小時時,他們就沒有資格獲得福利。克利夫蘭的咖啡師麥迪·范·胡克(Maddie Van Hook),一些全職員工的工作時間從35小時減少到22小時,「一些兼職伙伴每周只上一班,而他們通常是上三到四班的」。

許多工人認為,星巴克減少上班時間的明確目的是稀釋一些商店對工會的大力支援;工人們說,這一舉動鼓勵親工會的咖啡師辭職,因為他們的每周工資被大幅削減,他們可能不再有資格獲得福利。與此同時,星巴克在其中一些門店雇傭了新的咖啡師,以進一步稀釋工會的支援。通過這種策略,星巴克似乎發出了一個響亮的信號,即如果你尋求加入工會,壞事就會發生。

星巴克發言人雷吉·博爾赫斯(Reggie Borges)表示,沒有系統地削減上班時間,星巴克有時會減少上班時間,這並不是為了損害工會的努力,而是因為業務在冬季放緩。「任何反工會活動的說法都是絕對錯誤的,」博爾赫斯告訴《紐約時報》。

換句話說,相信我,而不是你撒謊的眼睛。自從星巴克在水牛城面對最初的工會化努力以來,它已經遠遠地放棄了真相和公平競爭。上周五(5月5日),全國勞工關係局(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對星巴克發出了異常廣泛的投訴,指責它違反了200多項違反國家勞動法的行為,這是其在水牛城反工會努力的一部分,包括解雇六名親工會工人,對他人進行紀律處分和監視,以及關閉商店。

勞工局表示,星巴克「令人震驚的」反工會行為可能會削弱各個城市的組織活動,勞工局還採取了不尋常的步驟,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指責該公司非法解雇孟菲斯(Memphis)和鳳凰城(Phoenix)的親工會咖啡師,並要求立刻恢復他們的職務。

看來,星巴克的態度在愛情、戰爭、破壞工會方面都是公平的。我經常想,為什麼這麼多公司努力遵守環境法、證券法以及反對種族歧視和性騷擾的法律,但是當涉及到在與工會作鬥爭時違反聯邦法律時,嘿,這沒有問題。也許其中一個原因是聯邦勞動法是如此無用,以至於公司不會因違反這些法律而面臨經濟處罰, 例如,他們不會因為非法解雇工人,以報復領導工會運動而罰款。(由總統喬·拜登(Joe Biden)支援但被共和黨阻撓的PRO法案試圖解決這個問題。)

隨著60多家星巴克加入工會,數十名工人更有可能很快投票加入工會,現在的一個大問題是,星巴克是會真誠地進行談判,還是會拖延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才能達成第一份合同。當談到工會時,舒爾茨顯然認為他的公司是一個不可動搖的物件。但星巴克的工會運動似乎越來越像是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

如果星巴克真的在合同談判中拖延,我也開始懷疑它是否會最終面臨廣泛的客戶抵制,這可能會與1960年代美國農場工人聯合會(United Farm Workers)著名的葡萄抵制活動(United Farm Workers)的規模相當。有許多反工會的公司,如亞馬遜,設法避免了強烈的消費者反彈。但星巴克,擁有激進的員工隊伍和許多進步的顧客,可能會有所不同, 特別是因為還有很多其他地方可以買咖啡。最大牌的拿鐵可能被證明並不是那麼不可動搖。

閱讀英文原文,作者:STEVEN GREEN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