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孩子取名的纠结:第一次做妈妈, Lisa Xing 在 新冠肺炎期间种族主义加剧时面临棘手的问题。

我希望我的孩子长大后以她的传统为荣。但随着反华人种族主义的加剧,我挣扎着。

我父母三十多岁从中国移民到加拿大。我是五岁时来的。所以,当我给予他们为孙女起名字的责任时,我想他们会感到荣幸。是中文名字。

令我惊讶(和错愕)的是,我意识到他们是多么反对这个孩子有一个中文名字。他们说名字应该是很容易发音的。

在我女儿于2020年9月29日出生后,我和伴侣Nathan为她取名为「Minmin」,发音为「Ming Ming」。第一个Min的意思是「秋天」,第二个Min的意思是「随和」和「温柔」。这是在我恳求下,妈妈建议的。

我不仅觉得使用者觉得友善,用中文写「旻旼」也很漂亮。两个单字都使用相同的两个部首(构成一个字),只是位置不同。

选择我孩子的名字,只是我试图给她灌输对中国传统自豪感的一种方式。我希望她接受它,尽管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反华人种族主义一直在增加。

我的伴侣Nathan是白人。他在安省西南部的烟草农场长大。我们的孩子是混血儿。

在整个怀孕期间,我们经常谈论她会是什么样子,我如何设法让她说普通话(因为我自己只能说日常简单的普通话),以及选择名字的责任,不可避免地扮演了塑造她身份的角色。

「中国病毒」

但是,尽管我们继续前进并给她取名Minmin,但目前的社会和经济气候却让我有些害怕。

我担心的不是孩子在操场上的遭遇。种族主义最近再来,这不同于我小时候经历过的那种不容忍。

特朗普称新冠肺炎为「中国病毒」。自从新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已有很多针对华人的种族主义,因为这种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

我不想这么说,但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肤浅的想法,如看起来更「白」或有一个英文名字,便可以免除我女儿很多痛苦。

虽然我知道她可以通过融入使过得更容易一些,但这种仇恨也激起了我的反抗,使我想灌输甚至更多身为中国人自豪感,因此,她可以拥有防弹的心态,正如Nathan所说,没有任何困扰我的方式会困扰她。

名字中有什么?

我并不总是被称为「Lisa」。我的中文名字是Yaxi (发音为Ya-shee)。这就是我小时候在安省汉密尔顿市长大的经历。

每个人都故意或其他方式宰割它。一些人叫我做「Taxi」或「Yucky」。所以,在进入高中前的夏天,我与我最好朋友决定更改名字。她也有一个北美人发音较困难的名字。

在我与父母争吵,让我改名为「Melanie」(对辣妹Mel B有些难为情的敬意)之后,我终于不再拒绝,我们选用了「Lisa」,我第一次来到加拿大时,爸爸为我选择的英文名字。Yiqing选用了「Myra」。

改名需要一些时间来习惯,然而最终,它使生活轻松一些。

但大学毕业后,我开始意识到我的中文名字是多么独特:Ya是我妈妈名字的最后一部分,和Xi是「黎明」的意思。

经过我自己的经历,以及随后与父母为我女儿的名字而争吵,我希望Minmin会接受它。

我希望她能对抗,自豪和自信。

我希望她不要像我那样花那么长时间才到达那里。

https://i.cbc.ca/1.5476781.1582738990!/fileImage/httpImage/image.jpg_gen/derivatives/original_780/lisa-xing.jpg

本文作者

Lisa Xing 当了十多年的记者和主持人。她曾在全国及世界各地工作,从埃德蒙顿到哈利法克斯,从英国伦敦到韩国首尔。她喜欢分享那些我们可能永远不会遇见的人的个人故事,特别是通过声音(广播)。她也是一位有创造力的作家和摄影师,作品发表在《华尔街日报》和THIS杂志。

收听这个故事,这与文章内容有些不同。The Doc Project:Lisa’s Baby Names

阅读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