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Category Archives: 職業健康與安全 | 职业健康与安全

嚴重低報有關工作死亡數字

研究報告作者估計工作場所死亡的真實人數是官方數字的10倍。 根據加拿大賠償工人機構的官方資料, 每年有近 1, 000名加拿大人因工作而死亡。 題為《加拿大與工作有關的死亡》的研究認為,廣泛引用加拿大工人賠償委員會 (Association of Workers’ Compensation Board of Canada, AWCBC)的統計資料,不應作為衡量與工作有關的死亡的唯一基準,因為這些數字只計算核准的賠償。 它說,因此,職業健康和安全統計資料中缺少數千人的死亡,例如沒有保險的工人、壓力引起的自殺、上下班死亡和職業病。 研究報告的作者寫道: 「這種情況類似于犯罪統計,只包括已破獲的兇殺案,給人的印象是謀殺未遂、未破的謀殺案或可疑的死亡不是一個問題。」 領導研究並于去年11月發表研究報告的渥太華大學犯罪學副教授Steven Bittle說,我們對工作場所死亡的概念過於狹隘,我們使用賠償制度統計與工作有關的死亡人數是錯誤的。 去年,全國各地的工人賠償委員會共批准了904項涉及死亡的索賠。其中約三分之一的病例涉及急性事故, 其餘病例是由於職業接觸引起的長期疾病。 Bittle的研究小組估計,更準確的數字是每年有10,000到13,000人死亡。 沒有報告和沒有完全報告的死亡事件 各省份不同,約70%至98%的工人受公共工人補償制度覆蓋。但這意味著加拿大有200多萬工人,他們的死亡將不記載在官方統計資料。 被排除的職業可包括自雇人士、家庭傭工、銀行雇員和農民等等。 加拿大工人賠償委員會的最新數字顯示,安省大約710萬工人,只有24%受到工人補償制度的保障。 Bittle 的報告還引用了卑詩大學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2015年的研究。 該研究發現,平均每年有6人死亡並不在WorkSafeBC 的記錄上。 作者進一步估計,每年約有64例農業死亡沒有記載在官方統計資料。 緬省Brandon的農場安全顧問Morag Marjerison也認為,缺乏死亡數據是有問題的。在緬省,農場東主及其家庭成員不被強制購買保險。 她說,我認為這確實是個問題, 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看到過真實的情況。每當我在研究培訓,如何教育 (農民),我們總是展示看起來是低的統計數字,而我們知道這不是現實發生的情況。 她認為, 如果每個安全工作的人都看到同樣的事情一次又一次發生, 就會關注更大的問題 “

學徒改制會導致更多工傷

安省正在推進與卑詩省相同的模式,那裡的技能行業工傷是全國平均水平的四倍。 道格•福特的新學徒規則會導致更多工傷嗎? 安省商業遊說團體,包括安省商會、各種建築商協會、反工會建築團體等,多年來一直在推動刪改該省建築業的法規。 現在福特成為安省省長,看來他們會得到他們想要的,剝奪對學徒的保護,降低勞工成本,這是仿效卑詩金寶政府的做法,對安省行業工人是個壞消息 去年通過的安省進步保守黨政府《商業開放法》做了許多壞事和危險的事情:取消增加最低工資;限制關鍵部門工人組織工會的權利;以及取消帶薪病假。 但很少有報道2009年《安省行業和學徒法》中所規定的學徒制的改變。《開放商業法》附表三表示:規定設立審查小組,就技工與學徒比例作出決定的法案第60條已廢除,相關條款也被廢除。而技師與學徒的比率也將會修改。 舊制度如何運作 學徒比例制適用于33個技術行業。按照這個制度,每個經驗豐富合資格技工或熟練工人需要培訓一個學徒,因此,學徒增加技工相應也要增加 ,以平衡工作量。雖然這個制度並不完善,但它確實為學徒所需要的關注程度制定了一般標準。 為什麼大企業開心 比例固定為1:1,有建築公司向安省房屋建築商協會吹牛說,它能夠雇用三個技工和三個學徒。 同樣,多年來,安省商會和CD Howe 研究所認為, 將這一比例定為1:1 或接近 1比1,將使更多的年輕學徒被雇用。 但這是因為學徒的工資比技工差,而他們更容易被取代。 卑詩省大學教授John Meredith 向《PressProgress》指出,自中世紀行會時代以來, 學徒就一直被用作廉價勞動力。 同樣,Davis 和 Peterson政府時期的前副勞工廳長Tim Armstrong向《PressProgress》表示,當他檢討行業時,其中最大關注是,一些雇主雇用學徒,因為他們便宜,雇用他們少於獲得資格所需的時間,便讓他們離去,再雇用新學徒。 Lethbridge大學教授Richard E. Mueller對《PressProgress》說,額外雇用熟練技工,以確保學徒得到培訓會蠶食利潤。指定雇用這些年齡較大、受過認證的工人工資較高,會阻止招聘。 這樣的理由就足夠使雇主想盡辦法向政府施壓降低標準。 卑詩省勞工聯盟主席Laird Cronk對《PressProgress》表示,在行業工作了 33年,作為一個 「有證書」 電工,如果你不要求有足夠經驗豐富技工在現場和給予培訓,這有一個明顯增加傷害的相關風險。 他說,缺乏培訓和監督 「造成了周圍的危險境地」。 較低比例會傷害工人 撇開舊制度的問題不談,卑詩大學教授Alison Taylor指出,人們的想法是,技工人數比學徒多,從而學徒會獲得更高品質的培訓,降低受傷率。 1:1 的比例意味著,一個工地可以在有經驗的工人和全新的工人之間有較好的平衡。因為這很有可能前者有時忙於自己的工作,無法培訓和監督後者。 IBEW 安省建築委員會執行委員James Barry表示,在大型建築工地上,你不希望一半的員工是學徒。比例很重要,因為它確保了經驗豐富的技工與學徒之間的適當平衡。我們希望學徒能夠獲得一系列的經驗,但也要有監督和指導學習和安全工作,並完成學徒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