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勞工法有關假期的基本保障?

《我在職場》第二輯 (第四集) 170719 S2 EP004 音頻檔案:下載 就業標準法規定,工人為雇主工作一年可以得到2星期的有薪年假,但年假不會隨著年資而增加。而勞工法對工人的個人緊急事假沒有任何保障。安省政府提出了修訂勞工法的148法案,建議改進有薪年假和個人緊急事假。這一集的《我在職場》將簡單講解這些改進是什麼和不足的地方。 如有勞工問題可聯絡以下兩個中心尋求協助: 華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 (The Metro Toronto Chinese & Southeast Asian Legal Clinic ) 地址:180 Dundas Street West, Suite 1701,Toronto, Ontario M5G 1Z8(Dundas and University) 電話:416-971-9674傳真:416-971-6780 網址:http://mtcsalc.org/en/about-us/ 附有繁體簡體中文網頁 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 (Workers’ Action Centre) 地址:720 Spadina Avenue, Suite 223, Toronto, Ontario M5S

如何處理欠薪問題?

《我在職場》第二輯 (第三集) 170712 S2 EP003 音頻檔案:下載 華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行政主任吳瑤瑤律師呼籲工人,遇到欠薪或薪金問題,立刻向她的中心或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要求助幫。 這一集兩位受訪者吳瑤瑤律師和工人維權中心幹事劉碚溪,簡介了工人遭遇薪金問題的情況,例如,拖欠薪水,超時工作沒有工資,雇主以培訓為藉口不付工資,甚至於試用期也沒有工資。而中介工人普遍遭遇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平對待;新移民和難民身份的則受到壓低工資的剝削。 吳瑤瑤和劉碚溪異口同聲的指出投訴機制的不足。他們認為,由於工人害怕投訴,可以設立第三方協助投訴機制。而節目主持人、懷雅遜大學教授吳溫溫認為,勞工廳對處理投訴個案應公開,增加透明度,以對雇主起阻嚇作用。 聯絡兩個中心: 華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 (Chinese & Southeast Asian Legal Clinic ) 地址:180 Dundas Street West, Suite 1701,Toronto, Ontario M5G 1Z8(Dundas and University) 電話:416-971-9674 傳真:416-971-6780 網址:http://mtcsalc.org/en/about-us/ 附有繁體簡體中文網頁 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 (Workers’ Action Centre) 地址:720 Spadina Avenue, Suite 223, Toronto, Ontario M5S

最低工資上升至$15會影響經濟發展嗎?

《我在職場》第二輯 (第二集) 170705 S2 EP002 音頻檔案:下載 安省政府提出148號法案以改革勞工法例,最低工資是其中最受爭議的題目。最低工資上漲至$15會對經濟有何影響? 普遍華人擔心工資上漲會導致中小企業倒閉,令工作職位減少,有工人寧願維持現在的水平以保工作。但工人維權中心的劉培溪幹事以美國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去年的研究報告為例,指出在1938年至2009年的七十一年間,最低工資上升二十二次,大部分時間為美國產生更多工作。因為當勞工階層的消費力提高,他們會在本地消費,為商家帶來更多生意,振興本地經濟,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 吳瑤瑤律師亦指出現時最低工資水平是處於貧窮線之下,增加至$15是起碼的標準,而澳洲現時的最低工資為澳元$17.70,遠比安省為高。 華工網絡視頻節目《我在職場》現已開放熱線電話,收集各位觀眾在職場遇到的問題,並邀請了華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行政主任吳瑤瑤律師、懷雅遜大學吳溫溫教授及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幹事劉碚溪,為有需要的觀眾解答他們的問題。下一集的主題將是有關欠薪的問題,歡迎您,不論國語或粵語,致電647-466-0112留言或電郵ssung@chineselabour.ca詢問,我們將會在節目中盡量解答您的問題。 敬請收聽收看,並把《我在職場》的鏈接http://www.chineselabour.ca/radio/傳給你的親友和同事,和轉貼到社交媒體如微博、微信(WeChat)、FaceBook及WhatsApp 等等。 節目製作: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華工網絡 Produced by: The Toronto & York Region Labour Council (TYRLC) / Chinese Workers Network (CWN) TYRLC Website, Facebook, Twitter, You Tube, CWN Website 贊助者 / Sponsor: United Steelworkers District

UNITEHERE Local 75 – 保護酒店業員工的故事

《我在職場》第二輯 (第一集) 170628 S2 EP001 音頻檔案:下載 公司制服重要還是工人安全重要?看來這是一個笨拙的問題。但當你看完這一集,聽過剛獲頒發傑出工人獎(Bromley Armstrong Award)的Helen Liu講述她親身經歷的個案後,你會發覺原來這可以成為一個不簡單的問題。在沒有工會的工作場所,公司制服可能成為鬥爭工具,蓋過工人安全的重要性。 大多倫多華人工運先驅、懷雅遜大學(Ryerson University )教授吳溫溫總結訪問時指出,華工網絡始創會員、從酒店工作退休的UNITEHERE Local 75工會會員Helen的故事反映工出二點:一是,工會給工人撐腰;二是,工人不要怕,要多主動爭取尊嚴和權益。 華工網絡視頻節目《我在職場》現已開放熱線電話,收集各位觀眾在職場遇到的問題,並邀請了華越柬寮法律援助中心行政主任吳瑤瑤律師、懷雅遜大學吳溫溫教授及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幹事劉碚溪,為有需要的觀眾解答他們的問題。下一集的主題將是有關最低工資的問題,歡迎您,不論國語或粵語,致電647-466-0112留言或電郵ssung@chineselabour.ca詢問,我們將會在節目中盡量解答您的問題。 敬請收聽收看,並把《我在職場》的鏈接http://www.chineselabour.ca/radio/傳給你的親友和同事,和轉貼到社交媒體如微博、微信(WeChat)、FaceBook及WhatsApp 等等。 節目製作:多倫多及約克區勞工議會/華工網絡 Produced by: The Toronto & York Region Labour Council (TYRLC) / Chinese Workers Network (CWN) TYRLC Website, Facebook, Twitter, You Tube, CWN Website 贊助者 / Sponsor:

集體談判的好處

有組織的勞工集體談判提供工會推進社會進步的聲音。

Without the collective bargaining process, unions wouldn’t be able to look out for the best interests of employees. Collective bargaining provides union members with a voice to negotiate better wages, benefits and working conditions. Through the give-and-take, unions are able to negotiate an agreement with employers that not only benefits the future of the business, but society as a whole.

沒有集體談判,工會將不能夠為僱員尋找出最大的利益。集體談判給予工會會員發聲來協商更好的工資、福利和工作條件。通過互諒互讓,工會能夠與資方談判一份協議,不但有益於企業的未來,及有利於整個社會。

集體談判的優勢

集體談判是個過程,由此工會與僱主談判再續新的集體合約,或者開始一份新的集體合約。過程是從書面通知集體談判開始。工會與僱主必須以真誠的態度來談判,以達成互惠互利的協議。

集體協議安排僱員的工作條件,包括薪酬、工時、健康與安全,以及超時工作等。當工會能夠談判更好的工作條件時,它亦有利於整個社會,因此,即使非工會工人也獲得好處。

在歷史上改善工作條件

從19世紀開始,工會在加拿大就作出積極的影響。安省在1914年引進工人賠償法,成為首個提供社會保險計劃的省份。

在1946年,因為有蘭德公式(the Rand Formula),集體談判邁進了重要的一步。蘭德公式保證了工會照顧會員最佳利益十分需要的財政來源。蘭德公式傳遞了一個十分重要的信息:工會是所有工人至關重要的福祉。

工會的好處至今仍可以感覺得到──就在去年,加拿大最多的私營行業工會Unifor誕生。最重要的是,工會有利於公私營部門以至社會一般階層。

集體談判比以往更強大

在加拿大,工會和集體談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根據加拿大就業和社會發展部,現今,約三分之一的加拿大工人屬於或受集體協議所涵蓋。工會有不同年齡的會員,只有16%的15至24歲的青少年工人得到工會的好處。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使青少年加入或對工會感興奮。

沒有集體談判的世界

To say unions are an important part of society would be putting it mildly. A future without unions would be bleak. Without unions and the collective bargaining process, society would be a lot worse off. If there weren’t any unions, we would most likely see higher poverty rates, higher workplace accident and death rates, and fewer good quality jobs.

說工會是社會重要的一部份,是委婉的說法。沒有工會前途是沒有指望的。沒有工會和集體談判,社會將會更糟。如果沒有了工會,我們將會見到更高的貧窮率、更高的工傷和死亡率,以及更少好的工作。

離岸外包趨勢──好薪酬工作送出國──這將會繼續,而將不會有人對社會再投資以幫助創造本土工作。我們看看我們的水晶球,沒有工會的未來不會是好的。中產階級繼續收縮,經濟增長緩慢和工資停滯。

安省面臨艱巨的挑戰。加元的升值使製造業倍感困難。使安省經濟回到正軌,工會將會有助收拾殘局。通過集體談判的力量,工會帶領降低貧窮水平,更包容的工作場所和公平的薪水,使社會上每個人更好。

資料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