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Category Archives: 新聞 | 新闻

No Thumbnail

為什麼接管多倫多地鐵會是複雜混亂

專家說,從資金緊張到複雜的所有權結構,TTC的複雜性處處都是。 安省接管多倫多地鐵系統的車輪正在運行。 但這並不意味這運行會順利的。 省長道格•福特的進步保守黨政府宣示「上傳」多倫多地鐵,一名概念城市官員和TTC的高層說,仍然不清楚。 即便如此,一名特別顧問正在幕後會談,協商制定分拆該省北美最大公交系統的計畫。 據內部人士稱,這將是複雜的, 具有挑戰性和極端混亂的。原因如下: 這是一個綜合系統 一方面,地鐵不是一個獨立的實體。這是一台與公車和街車相連的大機器的一部份。 代表成千上萬TTC 操作員和維修人員的工會ATU 分會113主席Carlos Santos說,這是一個綜合系統,一方面取走一個,又創造了一個官僚主義系統。 現在,地面路線 (包括輪椅專車)和城市地鐵之間存在靈活性,這意味著乘客和工人都可以通過許多直接的、受天氣保護的車站輕鬆換乘。 多倫多懷雅遜大學城市建築研究所執行主任Cherise Burda說,系統的各個部分相互分離和斷開,將會有很多操作上的挑戰。 Burda說,從某種程度上說,它將取出一個系統的動脈,留下毛細血管,而不是這個系統餵養它生命血液的主要部分。 它正面臨資金短缺 TTC資金緊張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最新的基本投資計畫顯示, 僅僅要按原樣運營服務就需要近340億元,其中約240億元,大約三分之二的資金沒有著落。 無黨派公共交通權益組織CodeRedTO 的執行主任Cameron MacLeod說,TTC預算中列出的每一件事情都與這方面的複雜性有關。問問任何一對離婚的夫婦,是否已經自由, 是否已經無痛楚。 據福特政府的說法,TTC 將繼續從票價中獲得收入, 並管理地鐵、公車、街車和輕軌線路的日常運營,而該省將接管地鐵的規劃、建設和維護。 在去年的省級選舉中,進步保守黨表示,該省包括現有資產的花費每年將達1.6億元。 公共交通權益組織TTCRiders發言人Shelagh Pizey-Allen,這個數字遠遠不夠TTC所需。 根據TTC的基本投資計畫, 在未來 1 5年僅維持地鐵和車站所需的220億元中,大約有 1 6 0億元沒有得到資助。如果該省在這段時間裡每年花費1.6億美元,總額將只有24億美元。 Pizey-Allen說,這就留下了每年10億元的缺口。 這是一個複雜的擁有權結構 接管地鐵網路是一回事,想辦法確定地面上東西的擁有者是另一回事。 多倫多活動家、前市長,現在領導一個公民團體名為《保衛多倫多》 的John Sewell說,如果你只是在Yonge

溫尼伯大罷工百周年

溫尼伯1919年大罷工是加拿大歷史上最有影響的罷工之一,並且促進了勞動改革。 藝術家希望一輛街車能成為城市的標誌,如溫尼柏Esplanade Riel大橋和Golden Boy銅像一樣。 溫尼伯1919年大罷工最血腥衝突地點將被打造成青銅和玻璃,並被亮燈照射。 一輛傾斜和半沉沒的街車正在設計和建造,作為永久的藝術裝置的一部分,將放置在Pantages Playhouse劇院前的Main Street和Market Avenue的拐角處。 這只距離非常激動人心、暴力場景的確切地點,僅有幾步之遙,凸顯了加拿大歷史上一個決定性的時刻。 溫尼伯藝術家和電影製片人Noam Gonick計劃街車揭幕,在事件發生100周年,2019年6月21日的那一天。 緬省勞工聯合會 (Manitoba Federation of Labour) 主席Kevin Rebeck表示,這將具有標誌性,如Esplanade Riel大橋一樣。 他預計這個地方會像一個世紀前一樣,成為勞工集會和活動的聚集地。 血腥星期六 1919年6月21日星期六,6周大罷工結束前的4天,大約有3萬名工人罷工,當一輛街車駛近時,大批罷工者正在市政廳附近舉行了集會。 一些人對駕駛街車的工賊感到憤怒,合力搖晃街車,由於無法完全將其翻倒, 他們便放火燒車。 騎警到場鎮壓,與罷工者衝突。結果 有2人死亡, 35至45名罷工者與警員受傷這一天被稱為「血腥的星期六」。 Rebeck指出,這次事件引發了現代工會運動、集體談判和生活工資。罷工兩年後, 加拿大首次規定最低工資。 他說,罷工的真正遺產是人們在政治上變得活躍起來。工會和非工會工人讓政府知道,他們的價值觀-關於公平工資、工作條件和工作場所尊重-需要得到反映。 他強調說,它顯示了人們如何聚集一起, 認識到當他們團結一起是有所作為的,是可以改變政府的施政。 Rebeck曾希望加拿大皇家造幣廠或加拿大郵政,能為大罷工周年紀念製作硬幣或郵票,但他表示,這一想法似乎被官僚作捆綁。 摘譯自cbc.ca

咖啡廳自行提高最低工資

雖然安省保守黨政府取消了今年最低工資調高至15元的計劃,但多倫多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廳表示,無論如何,它仍會跟隨增加最低工資的計劃。 即使最低工資沒有上漲,但在Queen Street W.和University Avenue附近的HotBlack Coffee的員工在1月1日獲得加薪;咖啡廳的共同老闆Jimson Bienenstock說,他給員工更多報酬的決定,對生意有好處。 他對多倫多CBC說,如果我給最低工資,那麼他們為什麼要留下呢?他們會轉工的。我們的員工很少離職,這表示我很少需要訓練新人,自私些的說法是,我不需要為訓練新人付出很多。 不僅是接近最低工資的員工獲得加薪-所有員工都得到了每小時1元的加薪。 Bienenstock說,這個決定不是關於政治意識形態,而是關於善待員工。 他表示,他和政府沒有問題,他對每個人都可以自由選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覺得很好。他很高興別人不做他們做的事。這讓他做得更好。 HotBlack Coffee是更好的方式聯盟 (Better Way Alliance) 的成員,該聯盟表示,投資員工是有回報的。 但Bienenstock說,他沒有加入聯盟之前,已決定提高工資,那時他們已經有同樣的理念。 Bienenstock補充說,我們對待人要超過絕對的最低限度,擁有好人才,才能造就好企業,是我們的基本原則。 去年省府以會扼殺經濟增長為理由,取消最低工資調高至15元和2天帶薪病假。 雖然一些企業遊說政府實行這些改變,但HotBlack 員工Jon Burrowes說, 他認為他的咖啡廳仍然繼續加薪,這是很好的。 Burrowes說,當他們宣佈加薪時,很多人已提前計劃自己的生活。在規劃未來五年的生活方面,這無疑對他有幫助。 取材自:cbc.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