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新冠病毒对孩子们的影响

随着世界各地的学校准备重新开放,有关儿童和新冠病毒的新科学证据日渐浮出。

早在4月,法国流行病学家阿诺·方特涅(Arnaud Fontanet)己在Crépy-en-Valois镇进行调查。该镇位于巴黎东北部,是个有15,000名居民的小型社区。该镇的初中及高中在二月成为了新冠爆发的中心。

方特涅及其他在巴黎巴斯德研究所工作的同事,负责在整个Crépy-en-Valois镇进行抗体测试来了解病毒的传播程度。在调查城镇时,他们发现到一种值得注意的异像。尽管病毒在高中里快速蔓延,感染了38%的学生、43%的教师和59%的非教学人员,但该镇的六所小学并非如此。虽然有三名小学学生在2月初受染,但这些均未导致继发感染。总体而言只有9%的小学生、7%的老师和4%的非教学人员感染了病毒。

方特涅表示:“这些结果向我们表明,青少年与成年人一样具有传染性。但是更低的年龄段有不同的情况,他们似乎没有以相同的程度传播病毒。”

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发现。韩国一项新的流行病学研究,在1月下旬至3月下旬之间追踪了六万五千个感染者的接触情况。该研究表明,虽然10-19岁的儿童可以像成年人一样传播新冠病毒,但10岁以下儿童传播给他人的情况则少得多。

美国费城儿童医院(The 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的传染病医师苏珊·科芬(Susan Coffin) 说:“尽管儿童的传播率在各个年龄段之间都存在很大的差异,但总体看来儿童的传播率约为成人的一半。随着孩子们步入青少年阶段,传播率则开始接近成年人。”

造成这种情况的潜在原因比比皆是。一些人认为,幼儿的病毒承载量要比青少年和成人低(尽管目前的证据尚不足够),或者他们呼出的空气较少,因此减少了传播病毒的机会。

也可能更简单的解释是,绝大多数幼儿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往往是无症状或只有非常轻微的症状。在最大的儿科新冠患者研究中,根据中国2143名儿童的病历,有94%被归类为无症状、轻度或中度病例。

西澳大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的流行病学家佐伊·海德(Zoë Hyde) 解释道:“这意味着他们咳嗽的可能性较小,因此只向环境中释放少量病毒。”

这一切都表明在制定出最好的方案来大规模重新开学并保护当地社区的过程中,最需严格的预防措施,例如测试、社交隔离和戴口罩,应实施于中学阶段。

如何保证学校的安全?

从4月到6月初,大约20个国家(从英国到南非)开始重新开放学校。尽管这些尝试有失败的例子,比如中国、韩国和以色列在新的疫情爆发后,都不得不再次关闭一些学校,但在今年秋天大规模开学之前,这些例子都能提供许多值得研究的学习点。

从越南的强制性体温读数,到乌拉圭的随机拭子测试,不同的国家採用了不同的策略来阻止病毒传播。华盛顿布鲁金斯普及教育中心(Brookings Center for Universal Education)联合主任艾米利亚娜·维加斯(Emiliana Vegas)一直在观察这些策略。她表示,总体来说,保持少人数班级的教学和要求较大的孩子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似乎是确保学校和社区安全的最有效方法。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芬兰和丹麦有效地采用了前一种策略。多人班级被分成15-20个学生的小团体,每个团体被分开授课以及在操场上聚集。露天场所减少了病毒传播的可能性。维加斯表示:“小团体意味着如果一个人被感染,不必隔离整个学校,这也使病发时更加容易接触追踪。”

但科学家指出,最适当的措施因国家和地区而有所不同,具体取决于社区中传播的病毒数量。仍然经常出现新病例群的地区需要更严格的隔离措施及强制戴口罩。

芬兰卫生与福利研究所(The Finnish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Welfare)的儿科传染病专家奥托·赫尔维(Otto Helve)表示:“在学校内是否采取戴口罩的措施,必取决于病情爆发的程度。例如在以色列所有学生都必须戴口罩。当地社会疫情更加严重,学校班级人数更多,教室更小。芬兰的孩子们倾向于步行上学。相比之下以色列孩子们在校车这种封闭空间中待更长时间。

但强迫小孩们采取严格的社交隔离和戴口罩的措施也令人感到担忧,特别是考虑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小孩们传播病毒的可能性很小。维加斯指出,对于低龄儿童来说,与朋友一起互动对他们的成长很重要,强制戴口罩可能会导致未来行为问题。尤其在西方世界孩子们不习惯在季节性流感爆发期间戴口罩。维加斯表示:“幼儿往往都从观察成年人和班上同学的表情来学习如何表达。”

一些政策制定者在过去一个月中引入了针对特定年龄以下孩童的例外法案。在乌拉圭,中学生必须戴口罩,但更年幼的孩子则可选择不戴。在法国,幼儿所不对五岁以下儿童施展社交隔离。

为什么儿童比成人更难被感染?

在学校为了重新开放而采取预防措施的情况之下,一个很容易忽略的事情是,儿童大约只占确诊案例的2%,显示他们比成人更不容易被感染。

这个现象很奇怪。通常情况下,由于儿童缺乏免疫力,他们远比成人更容易感染呼吸道相关的病毒。但这个现象同样也出现在了2003年的非典(SARS)爆发时,那时大多数儿童也没有被感染。在非典的确诊案例中, 儿童占比不到10%,其中只有5%被确诊的儿童需要重症监护。

对于这种现象,一种可能的生物学解释是: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受体(ACE2 receptor) ––这种受体是Sars-CoV和Sars-CoV-2病毒入侵肺部细胞的重要一环,是在发育中不断调整的。科芬说:“这意味着当你非常年幼时,体内的此类蛋白质的浓度很低,导致病毒很难依附在呼吸道表面。而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此类蛋白质的浓度会越来越高。”

另一种理论是,非典和新冠病毒的情况中,儿童反而因为较不完善的免疫系统受到了保护。许多死亡的成人案例都是由于一种名为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的过激免疫系统反应所导致的。有些人认为,因为成人过去曾经遭遇过其他冠状病毒的影响,可能会让成人的免疫系统产生只能针对旧病毒的抗体,而不是应对新病毒的抗体,从而导致异常的反应。这种现象被称为原始抗原因素(original antigenic sin),在登革热等传染性疾病中都有发现。

但是,仍然有一小部分儿童因新冠病毒感染而得了重症。四月以来,全世界都有报道有儿童出现一种多系统炎症的综合情况。这种症状会影响到心脏以及体内其他主要器官,包括肠胃和肝部,其中有些案例已导致死亡。

瑞典卡罗林斯卡大学(the Karolinska University hospital)医院的儿科专家佩特·布罗丁(Petter Brodin)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对多个患有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的儿童开展了研究,试图去理解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通常情况下,由于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的症状会在初次感染的4-6周后,且在非典CoV-2型病毒已离开儿童体内很久后才出现,所以他认为该症状属于免疫反应逐渐失调。原本身体产生的用于对抗病毒蛋白质的抗体转而与多器官系统表面的蛋白质发生交叉反应,导致出现身体了攻击自身的情况。

科学家尚不理解为何该症状只出现在部分儿童中,但是布罗丁认为,可能的部分原因是,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疾病,正在成长的免疫系统无法及时应对这种新病毒,因此出现一小部分极端反应的案例。

“这种病毒已经在人群中得到广泛传播,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这样传播的新病毒。如果一种前所未有的流感病毒疾病出现并且开始传播,我们可能会遇到同样的情况。”

英国的现状

为了给即将到来的开学做准备,英国教育部已经提前公布了一系列指南。苏格兰的学校也有类似的全面指导。尽管这两个地区都强调在班级内建立“社交泡泡”,以及大龄班级的学生中鼓励保持社交距离的重要性,但更多的自主权将交由各个学校。

莱斯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Leicester)血管医学教授和独立紧急科学委员会专家卡姆列什·坎蒂(Kamlesh Khunti) 建议英国的中小学应该遵循一些北欧国家的模式。他说道:“在新冠病毒出现之前,丹麦的班级规模不超过20人,而现在这些班级被分为两到三个小组。建议孩子保持六英尺的距离,并且每隔两小时洗一次手”。

目前,尽管已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在大龄儿童间传播风险更大,英格兰公共卫生部门仍然没有建议包括中学在内的学校在校内戴口罩或遮盖面部。与此相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已正式建议,除两岁以下的儿童外,所有儿童都应该在学校里戴口罩。

坎蒂称:“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口罩在学校的有效性,但是总的来说,在整体人口中,阳性案例数较高的前提下,应该建议儿童遮盖面部。在中国、韩国、日本等国家,在学校佩戴口罩是被广泛接受的,在流感季节甚至很常见。”

来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