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導者呼籲立法糾正工人的錯誤分類

Foodsters組織者伊萬·奧斯托斯 (Ivan Ostos) 認為,他要求的不是太激進的東西。

他要求的是政府立法,使受雇於以應用程式營運的公司(下稱app公司)的零工經濟體工人更容易獲得工人的保護:最低工資、工人補償、休假工資、組織工會等權利,以及工人被歸類為「雇員」時獲得的其他福利。

他說:「在像加拿大這樣的富裕後工業國家,我們的行為就好像未來一樣,就好像你上你的應用程式,你在手機上做你的工作。實際上,我們(在勞動法方面)倒退了。」 這是調查加拿大零工經濟體狀態系列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調查了那些認為他們應該被歸類為「雇員」而不是「獨立承包商」的工人,是如何通過法院爭取重新分類的。第二部分解釋為什麼一些工會和工人說,加拿大應該通過立法來糾正工人的錯誤分類。

奧斯托斯和他的Foodora同事在安省勞資關係局(OLRB)對Foodora預設他們為「獨立承包商」提出質疑。經過組織工會兩年,他們贏了:勞資關係局將他們重新歸類為雇員,讓他們有權加入工會。

勞工局的決定可能為其他類似受雇於app公司的零工經濟體工人樹立了先例,將其重新歸類為員工。然而,工人團體和組織他們的有責任提出法律的挑戰。但在工人上法庭之前,這要經歷一個耗時、昂貴且不切實際的過程。

奧斯托斯說:「如果我從Foodsters組織工會運動學到了什麼,那就是安省工會運動的機制就太偏向雇主了。」 奥斯托斯表示,在90年代末的邁克·哈里斯 (Mike Harris) 時代,安省的認證過程變得更加困難。認證過程最令人沮喪的是,員工名單的問題,在哈里斯之前,組織運動的員工可以得到這名單。

由於無法取得該名單,員工很難知道他們潛在的談判單位的規模。這意味著他們無法確定是否達到了認證所需的最低支持者人數 (40%) 。由於工作地方分散,app公司的零工經濟體工人互不認識,這一挑戰更為明顯。

一次組織一群零工經濟體工人,在省級法院作法律鬥爭,可能是一個緩慢而有限的過程,而且各省之間缺乏一致性。

即使是這樣,代表聯合食品和商業工人工會(UFCW),以及多倫多Uber Black司機,出席勞資關係局聆訊的勞工律師布蘭登·麥庫琴 (Brendan McCutchen) 說,這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麥庫琴表示:「現在安省的政治氣候,不是讓我們可以期待有很多關於零工經濟體的立法活動。」指的是一個已經全面和倒退地修改勞動法的省政府。

這就是為什麼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 (CUPW) 主席簡·辛普森 (Jan Simpson) 認為,應該聯邦立法,保護零工經濟體工人免受錯誤分類。

辛普森說:「我認為在加拿大我們有時受到省級勞動法的阻礙。安省的勝利並不等於另一個省的勝利,但它為我們更新《就業標準法》提供了一個起點。我認為零工經濟體工人需要和應得的是聯邦就業法結束錯誤分類。」 2019年,加拿大聯邦自由黨的競選政網,包括承諾為零工經濟體制定聯邦規則。

該黨承諾:「我們將推進新的聯邦勞動法保護,包括:加強為數碼平臺工作的零工經濟體工人的勞動保護;這些通常是合同或自由職業者(如拼車公司的司機),其身分未被省或聯邦法律明確地涵蓋。」

據勞工部長菲洛梅納·塔西 (Filomena Tassi) 的發言人稱,由於這一大流行病,關於如何最好地實施這些保護的正式諮詢已推遲。

部長辦公室的一份聲明寫道:「在我們等待正式諮詢開始時,勞工部長一直在就零工經濟體和合同工這一主題舉行非正式諮詢。一旦公共衛生準則允許,將計劃進行進一步的諮詢。」

國會議員安東尼·豪斯法達 (Anthony Housefather) 是勞工部長的議會秘書。在一次採訪中, 豪斯法達說,政府認識到聯邦勞工標準需要回應數碼平臺上零工經濟體工人的新需求。

豪斯法達說,他不想在聽取各方對此事的聲音和諮詢結束之前提出任何具體解決方案。然而,他說,諮詢的結果,以及政府如何行動,「必須要更好地保護這些工人」。

塔西部長的發言人還表示,還將對其他國家政府如何應對數碼零工經濟體進行司法管轄權掃描。

NDP 就業評論員丹尼爾 · 布萊基 (Daniel Blaikie) 說, 他的政黨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向政府提出數碼零工經濟體立法的問題,因為現在的重點是應對大流行。他認為政府需要認真考慮立法,如加州議會第5號法案 (AB5)。辛普森和奧斯托斯都說,他們認為AB5在加拿大也有影響。 AB5 規定雇主應通過三個步驟的測試來證明其工人是獨立承包商,該測試考慮了工人對工作有多少自由度,或者他們有多少依賴招聘實體來從事這項工作。在 AB5 下,app公司的零工經濟體工人被視為員工。

然而,在加州並不是那麼簡單。 在加州,Uber 和 Lyft 分別花費了 5,730 萬美元和 4,890 萬美元,用於支援22號提案的運動:在選舉日公投,如果通過,根據加州勞動法AB5被視為「雇員」的app公司運輸和送貨司機,將不再被視為「雇員」。

AB5 要求app公司承認其司機為員工,而不是獨立承包商,從而允許工人獲得保護和福利,例如最低工資、病假和工人補償。從本質上講,如果被迫遵守 Ab5, 像Uber和 Lyft 這樣的公司將不得不支付司機和快遞更多。

儘管估值巨大,但像Uber和Lyft這樣的公司始終報告了數十億美元的虧損。據《福布斯》撰稿人大衛·特納 (David Trainer) 說,甚至在AB5之前,Uber的盈利之路仍然不明朗。 九月,特納寫道:「Uber (與 Lyft) 以銷售低成本的乘車和送貨來建立業務,來贏得市場份額,同時將駕駛員歸類為承包商,以避免支付全部福利並降低成本。」

加州的AB5等立法威脅著本已脆弱的商業模式,這就是為什麼拼車公司巨額資助反對將工人重新分類為員工的「支援22」運動。

除了Uber和Lyft捐款1.062億美元外,來自Doordash和Postmates等其他快遞公司的數千萬美元,使運動總額達到1.994億美元。

相比之下,工會支援的「不」運動只籌集了1,130多萬美元。

辛普森把加州這場鬥爭比作大衛和歌利亞的戰鬥。

她說:「對我們任何一個工會人來說, 這沒什麼新鮮事, 因為這些跨國公司會花費數百萬美元在法律費用和恐嚇上。」

豪斯法達說,他對加拿大的政治融資制度有信心,因為這種制度不允許公司擁有與在美國一樣的政治金融影響力。

他說:「我們有一個系統,確保我們聽取所有利益相關者的意見。而大錢、公司利益不會重要過我們從工人那裡聽到的聲音。每個人都需要被聽到,每個人都需要得到公平對待。」

然而,辛普森確實認為公司投資遊說活動的能力是一個挑戰。

Lyft在過去12個月中,就勞工問題向聯邦政府進行了一次遊說,遊說者與議員、部長及其工作人員討論了「適當的運輸監管制度」。

在同一時期,Uber已向聯邦政府註冊了三次遊說溝通。

在安省,Uber在8月份註冊了四個新專職說客。他們的個人資料表明,他們將就立法提案進行遊說,並遊說「與提供智能手機應用程式有關的問題,將使用者與運輸和交付供應商連接;以及與市場平臺實體和獨立工作相關的未來工作」。

辛普森說,任何組織和支持零工經濟體工人都需要採取多管齊下的方法。

她說:「我們都知道,遊說和立法改革需要一段時間。我們仍然必須關注這一點,但我們不能讓組織工會運動停止。」

奧斯托斯說, 雖然立法有潛力幫助尋找保護的零工經濟體工人,風險總是政府更易取消這些保護,就像它們被引進一樣那麼容易。

奧斯托斯說:「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工人以工會或其他賦予工人權力的方式來維護自己非常重要。這就是保護工人最好的。」

節譯自:rabble.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