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談論 Covid – 19被解雇 外勞贏得罕見官司

一名墨西哥工人因在安省農場的COVID-19疫情中大聲疾呼工作和生活條件惡劣而被解僱,因此獲得賠償。

這是歷史性的裁決凸出了季節性勞工與雇主之間的權力失衡。

因提出健康和安全問題而解雇或紀律處分任何工人是違法的。但倡權者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對臨時外國工人很難實施這種保護,因為他們沒有永久居留權,而且幾乎可以出於任何原因被送回自己的國家。申訴人的律師約翰•諾 (John No) 說,他相信這是該省農民工第一次獲得這樣的裁決。

安省勞資關係局命令斯科特琳•斯威特派克種植者公司 (Scotlynn Sweetpac Growers Inc.) 向加布里埃爾•弗洛雷斯 (Gabriel Flores) 支付25,000 元,他於6月被當時擁有該農場的羅伯特•比德爾解雇 (Robert Biddle) ,並立刻被送回墨西哥。

「這次衝突發生在弗洛雷斯先生在一天晚上的會議上提出意見和問題之後。會議上,弗洛雷斯先生建議雇主應該做更多的事情來保護他的同事並改善工作條件。」勞資關係局候補主席馬修•威爾遜(Matthew R. Wilson)宣讀裁決時說。

位於安省諾福克縣 (Norfolk County) 的農場被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所困擾,病毒使包括弗洛雷斯在內的190多名工人患病,其中1人死亡。

死亡的工人是弗洛雷斯的同伴之一。

解雇事件發生之前,比德爾向弗洛雷斯播放了一段有人對媒體發表有關惡劣狀況的視頻。

威爾遜說:「比德爾先生指責弗洛雷斯先生在視頻中,然後告訴弗洛雷斯先生,他會被送回墨西哥,在『淩晨』。」

弗洛雷斯否認對媒體說農場的情況,但他說,他確實與他的主管就這些問題有對抗。

威爾遜說:「他作證時說,床是『一個在一個之上』與劣質床墊。房間的牆壁沒有完成,也沒有油漆。有些晚上,由於床墊和床的條件差,他不得不睡在地板上。」

弗洛雷斯告訴勞資關係局,工人們沒有辦法彼此保持距離。

就辯方而言,比德爾和來自斯科特琳公司的其他人否認弗洛雷斯被解雇了,反而辯稱他是辭職。

但威爾遜駁斥了這種說法,稱沒有文件支持弗洛雷斯辭職的說法,而且公司支付了他回墨西哥的機票費用。

威爾遜在裁決中指出,弗洛雷斯的合同規定,如果他辭職,他必須自己支付回程機票的費用。

該公司還指出,在弗洛雷斯向勞資關係局提出申訴後,該公司向弗洛雷斯提供原有工作,當時該公司意識到他以為自己被解雇了。

但威爾遜說,這沒有什麼區別。

他寫道:「在190多名工人被感染之後,包括弗洛雷斯先生和一名死於病毒的同事,如果不能保證已採取充分衛生措施專門應對COVID-19的風險,因此,不能合理地期望弗洛雷斯先生返回工作場所並繼續住在簡易的工人宿舍裡。沒有證據表明雇主已採取任何步驟改善工作或生活條件,或解決弗洛雷斯先生提出的問題。」

威爾遜還形容斯科特琳公司的證人的證詞前後矛盾和閃爍其詞。

他寫道:「總的來說,我發現申訴人的證人(包括申訴人本人)更可信。他們克制了自私自利的證據的誘惑,即使在提出困難的問題時也未迴避,並且提供了與多數情況相符的一致敘述。」

派克代爾社區法律援助中心律師約翰•諾說:「弗洛雷斯先生是一位特殊的人,儘管困難重重,他還是進行了反擊。加拿大成千上萬的外來工人若遭到剝削,他們無法獲得法律支援。

弗洛雷斯說,他對裁決感到高興,但他說「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他說:「我贏得這個案子並不意味著我的同事也有同樣的機會。這就是為什麼政府需要採取行動,為我們做更多的事情,保證給予我們永久居留權,以便我們能夠保護自己,獲得我們應得的平等和尊重。」

綜合加通社多倫多星報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