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Foodora工人獲得346萬元和解金

加拿大各地的食品快遞公司Foodora送餐員將獲得346萬元的和解金。今年4月,在該公司申請破產並關閉其加拿大業務。

和解協定由加拿大郵政工人工會 (CUPW) 和Foodora的母公司送貨英雄 (Delivery Hero) 敲定。雙方於星期二(8•25)公布了這個協定。

郵政工人工會全國主席簡·辛普森 (Jan Simpson) 說 :「這個解決方案顯示了,當工人有工會為他們而戰時會發生什麼。在全球大流行期間失去工作壓力會很大, 但作為零工經濟體工人失去工作,沒有保證獲得政府資助確實很可怕。我們很高興達成了這個協定, 得以減輕送餐員的財政壓力。」

Foodora送餐員和工會組織者伊萬·奧斯托斯 (Iván Ostos) 表示:「我們很高興看到 Foodora認識到應該與其員工和解。對於零工經濟體工人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如果雇主認為不值得在這裡做生意,我們會努力確保工人得到他們應得的工資。」

前Foodora送餐員和Foodsters United工會組織者湯瑪斯·麥基奇尼 (Thomas McKechnie) 說:「給每個工人的金額,取決於他們在Foodora宣布離去前三個月為公司工作的數量。」

麥基奇尼說,他將會有大約1000元的補償,這可幫助他支付就讀懷雅遜大學第一年的學費。麥基奇尼已經做了送餐員5年,他現在仍然為其他快遞食品apps工作,此外,他也為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無法外出的鄰居提供私人送貨服務。

麥基奇尼表示:「我認為你不能實際上給 Foodora 工人在上幾個月的經歷標價。」他很高興工人們能夠得到一些補償,並認為和解是零工經濟體工人的勝利。

另一名前Foodora送餐員和Foodsters United工會組織者布里斯·索弗 (Brice Sopher) 說,他不會從和解協定中得到很多錢,但他仍然感激對其代表的意義。

他說:「我認為這些錢的象徵意義是,在使零工經濟體工作正常化,作為一種正常的工作形式,得到與其他工人一樣的保護和權利,仍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對送餐員工會Foodsters United來說,今年是多事的一年。2月,多倫多和密西沙加的送餐員和司機被授予組織工會的權利,安省勞資關係局 (OLRB) 裁定他們是依賴承包商,而不是(他們以前的分類)獨立承包商。

該決定允許對自 2019 年 8 月以來密封的工會認證投票進行計票。今年6月,結果公佈:近90%的食品快遞員投票贊成加入CUPW,成為加拿大第一個apps公司的工人工會。

這一章可能已經結束,但工會Foodsters仍然有大計劃,CUPW 計劃繼續代表他們。

CUPW全國主席辛普森說:「Foodora離開了加拿大,但那些工人仍是CUPW會員,我們將繼續爭取他們的權利,無論是這次談判取得和解協定,還是與新雇主進行集體談判。我們都會在一起。」

Foodsters組織者、前Foodora工人詹妮弗·斯科特說,她對Foodsters的未來和社區建設感到興奮,因為他們的組織工作。

麥基奇尼說,工會組織者有許多不同的計劃,包括建立一個由工人擁有的快遞合作社,但他最興奮的是為零工經濟體的其他領域組織工會。

他說:「我認為零工經濟體工人(是一個團體),通過這個團體,你可以進行深入、有意義、全新的組織。」

編譯自cupw.ca & rabble.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