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視頻遊戲行業首個工會成立

加拿大視頻遊戲行業出現第一個工會。組織者希望這不是最後一個。

詹姆斯·魯斯沃姆(James Russwurm)是Keywords Studios組建工會的推手。(由James Russwurm提供)

詹姆斯·魯斯沃姆(James Russwurm)希望他的團隊成為視頻遊戲行業眾多工會成員之一。

魯斯沃姆為愛爾蘭公司Keywords Studios從事質量評估。他的團隊在埃德蒙頓(Edmonton)工作,為視頻遊戲巨頭BioWare做合同工作,BioWare是非常成功特許經營的視頻遊戲質量效應Mass Effect 》和《龍騰世紀Dragon Age》的製造商。

他和在埃德蒙頓的15名同事一致投票決定在聯合食品和商業工人工會401分會(UFCW Local 401 )之下成立工會。他們的工會將是加拿大視頻遊戲行業的第一個工會,也是北美視頻遊戲行業的第三個工會。

Keywords Studios在其網站上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該公司接受投票結果,並「將繼續不斷努力成為一個好雇主」。

魯斯沃姆與CBC電台節目As It Happens的嘉賓主持人湯姆·哈靈頓(Tom Harrington)談到這場勝利。以下是他們談話的部分內容。

為什麼你和同事們決定這是時候在Keywords Studios成立工會?

我們大多數初來這裡工作的人,都是入職最初級別,以艾伯塔省(Alberta)的最低工資時薪約15元開始。

隨著租金、食物、天然氣和一切東西的上漲,我們有很多受到很壓力的成員說:「我真的負擔不起在這裡工作,就算我想幹。」

另外,我們將不得不每周五天回到辦公室。因此,考慮到市中心的停車費,汽油價格和一切,對於我們的許多會員來說,它只會變得不能過日子。

我們不想離開我們的職位,因為在視頻遊戲行業工作是一個非常受熱忱驅動的行業,更類似於電視甚至廣播,是難以進入的行業。僅僅因為我們沒有得到足夠的報酬而被迫退出,我們覺得如果我們組織起來,我們也許可以嘗試與雇主達成更公平的局面。

給我一個概念,你什麼樣處理截止日期前的時間……您需要工作多長時間,在這種情況下,壓力如何?

趕工文化(Crunch culture)在視頻遊戲行業中是現實的情況。對於那些不熟悉的人來說,這個概念是,當你到達截止日期,或者你到達專案最後限期時,這一天這個遊戲需要進入市場,並且已經與廣告商和零售商安排好,工作需要完成。

(視頻遊戲行業的Crunch culture是視頻遊戲開發人員工作很長時間,有時每周工作80-100小時,無償加班是常態。它通常發生在視頻遊戲開發的最後階段,以確保在發佈之前一切都盡可能做好。)

所以你最終會得到所謂的「壓迫」 ,你真的被迫進行無情的加班,直到遊戲上架的那一刻,有時還會持續幾周,因為你在結束後還要繼續支援它。

我們不反對加班或做額外時間。我們只是想確保我們得到公平的補償,而不是被佔便宜。

在你成為工會之前,你是否得到了公平的補償?

我個人的觀點是,在我們的職能上沒有得到公平的補償。

假設你在另一個工作室工作,你不像我們一樣是承包商。你可能會以類似的身份工作,但你開始時接近每小時26元。因此,從行業平均水準來看,我們得到的報酬遠遠低於這個數字,即使是在本地。

當你開始推動組織工會時,你的同事最初的反應如何?

我們實際上發現,團隊中的大多數人都非常樂於接受這個想法。

關於工會化的討論已經在遊戲行業進行了一段時間。隨著在美國的Raven Studios啓動工會化的努力,團隊的腦海中比我最初想像的要多。我們能夠一開始就對話,便來快速的獲得很多支持。

你是創建這個工會背後推動力量的一部分。你認為你的未來會是怎樣?你認為公司會對你採取行動嗎?

就個人而言,我不知道。我覺得這是我能做的最起碼的事情,讓球滾動起來。我看到了我的同事們,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我有幸與之共事的最聰明的人。我真的不能再繼續這樣工作,看著他們真的被利用了。

所以對我來說,更多的是我希望看到他們從公司得到公平和公正的待遇……這是是我一定關心的,有如我對行業的長期願景,我希望…這可能也向其他工作室表明,他們也可以走出去加入工會。

這對你來說是一個勝利,但這只是16名員工。視頻遊戲行業有成千上萬的人在那裡工作。這樣的事情在行業中能造成什麼不同?

我們真的希望我們能以身作則,並表明在工會化方面真的沒有什麼可害怕的。

我們能夠在以好的投出到達另一邊,我們認為我們將能夠得到一份好的合同。

我們真的只是想繼續以任何能力支援任何想要加入工會的人。

該報道原文鏈接:CBC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