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自願減薪 老闆流淚答應

西雅圖中型信用卡付款處理公司重力支付 (Gravity Payments) 受到這一大流行病的重擊。

在很短的時間內,重力損失了大約一半的收入,主要來自受到危機打擊最大的小企業。

4月初,公司創始人之一兼首席執行長丹•普萊斯(Dan Price)召集了200名員工舉行緊急Zoom會議,告訴他們公司每月損失現金150萬美元。普萊斯警告說,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並且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公司的現金將在四個月內耗盡。

重力支付的競爭對手採取了極端措施。解僱員工,並收取客戶更高佣金。

普萊斯宣稱,他無意解僱任何員工,但他必須盡快想出一個解決方案。

在審查了等待政府援助、全面削減工資和提高客戶費用等幾個方案後,一名員工舉手提出建議。每位員工都將匿名寫下他願意在未來幾個月接受的減薪百分比。

普萊斯首先認為這個提議沒有希望,那是浪費時間,每個員工都期望其他人同意大幅度削減,但他決定試一試。當他得到這些數字時,他對所看到的感到驚訝。

他在西雅圖的Zoom採訪中告訴我:「98%員工同意減薪。十人寫道,他們願意免費工作,幾十人提出將工資降低50%。」

「當我看到時,我很感動,眼淚流出來。」

重力採納了工人提出的解決方案,但稍作修改。沒有雇員的工資減少超過一半,而收入低於10萬美元的人,最大減薪為30%。

公司得救了。

要了解能夠自然出現這種解決方案的企業文化,必須回到五年半前。

早在2015年,普萊斯已是成功的首席執行長,賺取七位數的取入。一天,當他和一位好朋友去遠足旅行時,得知在不同公司工作的朋友薪水不到5萬美元,他怒氣沖沖。

普萊斯說:「她很聰明,非常有才華,每周工作50多個小時,但是當她得知房租每月要上漲200美元時,她搞不懂自己怎樣支付。我太難過了。我在這裡年收入超過一百萬美元,意識到,在重力,與我一起工作的人,我真正重視作為合作夥伴,他們賺得比她少。」

普萊斯回顧了安格斯•迪頓 (Angus Deaton) 和丹尼爾•卡尼曼 (Daniel Kahneman) 在2010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研究發現,隨著工資每年超過75,000美元,人們並不感到快樂。然而,當他們的收入低於那一數額時,他們要痛苦得多。在重力,新員工的年收入為35,000美元。在決定性的時刻,普萊斯決定,他將找到一種方法,支付所有員工的最低工資7萬美元一年。

這花了兩年時間來落實。

30名工人的工資增加了一倍,另外40名工人的工資也大幅度增加。沒有員工被解僱,經理的工資(普萊斯除外)也沒有減少。新工資計劃的資金中,一半以上來自普萊斯自己的工資從110萬美元削減到7萬美元,其餘部分來自公司的利潤。

雖然大多數員工自然都非常激動,但此舉也招致了來自公司內外的不少批評。一些工人在改革前掙了豐厚的工資,他們指責普萊斯不公正,聲稱他給新工人和初級工人免費贈送禮物,職業道德將受到損害。福克斯新聞嘲笑他和保守的記者拉什•林博說:「我希望這家公司是MBA課程的案例研究,關於社會主義如何行不通,因為它會失敗。」 他告訴我:「反對者錯了。在宣佈這一消息成為全國新聞五年半之後,我無法想像得到如此巨大的成功。重力的雇員人數增加了70%。該公司的客戶群翻了一番,現金周轉量幾乎翻了三倍。員工更盡心盡力和為屬於這公司感到自豪。」

普萊斯更引以為豪的是這措施導致其他的成功。「在改變之前,我們每年有零到兩個嬰兒。自公告發佈以來,公司員工已經生了50多個嬰兒。我們的員工已經減掉了50磅,戰勝了癌症,為自己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超過70%的人能夠償還債務,10%的人在美國最昂貴的城市之一西雅圖買房子。而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公司持續成長中。」

普萊斯給最高工資規定了上限。收入最高的員工收入為 275,000 美元,這造成了最高和最低薪員工之間極其罕見和較低的比率。當我問他是否會匹配來自亞馬遜的出價,以保留他最有價值的員工,他說他不會。「我會放她走的,」他強調說。「今天,我更深入地理解了工資差距和不平等的問題,我不願意參加這個遊戲。」

重力員工在四月份大幅削減工資,現時怎麼了?

7月,普萊斯評估公司已經恢復穩定,並宣佈工人將可收回從各自工資中扣除的金額。

這是一個鼓舞人心的節日故事。

這是真的。

本文標題為編者撰寫。原文標題為:丹•普萊斯在2015年宣佈,他的120名員工的最低工資為7萬美元,得到巨大回報。

閱讀英文原文: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