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收入被誉为大流行后启动加拿大经济的关键

全民基本收入不仅将使320多万加拿大人摆脱贫困,还将创造数十万个新的就业机会,使经济增长数百亿元,并最终通过增加税收收回成本。

这是根据加拿大经济分析中心(CANCEA)的一份新报告,该中心受基本收入宣导团体UBI Works的委托,研究加拿大实施两种不同基本收入方案的潜在经济影响。

CANCEA主席、报告作者之一保罗•斯梅塔宁(Paul Smetanin)表示:「我认为,从这份报告中得到的最大信息是,基本收入计划可以以可持续的方式设计。它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投资,而不是一种成本。」

基本收入计划可以采取许多不同的形式,但它本质上是从政府向个人无条件的现金转移。从理论上讲,它将取代其他社会援助金,如就业保险和福利,批评者说,这些是不够的,而且行政上也十分繁重。

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由于前所未有的经济冲击和加拿大紧急反应福利的普及,对基本收入方案的兴趣有所增加,该福利在大约六个月内每周向890万因该流行病而失去工作的加拿大人支付500元。

斯梅塔宁说,他的公司并不提倡基本收入,报告没有从政策角度开出任何处方。他说,他们只是通过「经济计量学的硬性、冷透镜」评估两种不同的基本收入模式。

第一个是根据安省取消的基本收入试点项目的设计提供最低收入的保证,该项目确保个人最低收入为24,000元,夫妇最低收入为34,700元。第二个计划,根据UBI Works的建议,将保证个人最低收入24,000元,夫妇36,000元,同时支付6,000元的「全民红利」给所有成年人。

这两个计划将每1元的就业收入「收回」50仙,以及从政府其他支付收入的100%,不包括加拿大儿童福利和6,000元的红利。

报告发现,根据使用哪个计划以及如何获得资金,五年后将创造298,000至598,000个新的就业机会,每年为加拿大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加360亿至840亿元。

报告说,每个计划「都有从根本上消除加拿大贫困的潜力」,同时在25年内增加3,890亿至5,140亿元的新税收。

UBI Works的创始人弗洛伊德•马里内斯库(Floyd Marinescu)说,基本收入计划的社会效益是众所周知的,但「没有人能够这样说, 直到现在, 它也可以促进经济增长」。

马里内斯库说,他希望这份报告能让人们把基本收入计划视为一项投资,其「具有实际经济数字的回报率,而不仅仅是成本」。

报告考虑了如何为基本收入计划提供资金的多种可能性,从大部分由政府债务支付,到大部分由征税家庭和企业支付。斯梅塔宁说,分析表明,要产生最积极的经济影响,该计划应主要通过对高收入家庭征税来提供资金。

他表示:「如果你通过向企业征税来做到这一点,经济影响开始很快恶化。如果你使用太多的债务,经济影响将跟不上债务的积累。

马里内斯库说,该报告为利用基本收入作为加拿大大流行后经济复苏计划的一部分提供了有力的依据。

「我们的政府将以大量举债来筹集各种资金,但这份报告显示,基本收入实际上可能比目前的复苏支出便宜很多。」

取材自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