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如何打乱了我的家庭財務預算

作者:布裏安娜·貝爾

貝爾:我們買了一棟房子,買了一條狗,瘋狂購買日常用品。在這個壓力巨大的疫情期間,有一些債務也許並不是件壞事。

我最近在手機上下載了一個記錄開支的小程序,但很快我就尖叫著把手機扔到了房間的另一邊。這時,我的女兒在廚房吃著一盒八塊錢的草莓,我的小狗在啃我的腳趾,而我先生在用從附近五金店買來的高價木料做加工。

我是一名個人理財領域的寫手,在世界上的一些大型報紙中都有發表過文章。但是在疫情中,思考日常開支給我帶來了令人頭暈目眩的驚慌。在過去的六個月中,我完全沒有控制我們的預算。剛開始是一些小事情,比如封城時期網購的衣服,給孩子買的玩具和學習用品,以及由於在家只能吃東西,買的日常食物就奢侈了很多。不久,我的孩子開始抱怨家裏沒有後院。去年我們擁有了第一個家,一個需要修繕的鎮屋,物業費高昂, 陽臺很小。疫情爆發後,我的孩子沒有辦法再到附近的公園玩耍,也不能到朋友家的遊泳池裏嬉戲。我們開始看房子,反正還有什麼可以做呢?

我們在七月份買了第二棟房子,而這距離我們買第一棟房子只過去了僅僅九個月。這下我的孩子們有了寬敞的後院,我的先生在地下室有了自己的木工房,我有了自己夢想中的廚房。入住幾周之後不久我們花了2500加元領養了一條八個月大的小狗——由於疫情帶來的寵物熱,不少領養也需要花錢。

疫情讓我放松了對於金錢的預期。我曾希望在五十歲之前能夠還清所有的債務,而新冠疫情讓我不再關註自己的底線,而更多的在家人的心理和情緒健康上投資。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當我們駛入新家的停車位,帶孩子來到新家的後院時,孩子臉上的表情。他們現在有一個俱樂部會所,一個忍者挑戰基地,以及打籃球和踢足球的活動空間。相比之前時常計算食物的花銷,現在我已經把日常用品的賬單丟在一旁不屑一顧。如果我的孩子想吃貴的水果,我就會買。如果我非常想要上乘的香草做烘焙,我就會去買它。

僅僅數年之前,我和我的先生住在一個半地下室的出租公寓,由於當時資金極度緊張,我們還在

討論是否去附近的食物銀行救助站領取食物。我多年生活在貧窮之中,東拼西湊米和豆子,小心翼翼的均分在自家做的玉米烙餅上。我理解能夠在預算之外去消費的特權。即便我有一些負債,我不會被急於擺脫這些債務的想法所擊垮。我們現在的個人信用額度是6500加元,除了房屋貸款之外,並沒有車貸或者其他貸款。在理想狀態下,我們不會有任何消費債務,但在2020年,沒有任何事情是理想的。

我想我不僅僅是疫情期間全世界唯一一個開銷超支的人。長期壓力過大的常見癥狀之一就是輕度揮霍。

“花錢讓我們快樂,當我們有壓力時,我們會尋求快樂和消遣,”多倫多神經反饋和心理療法中心的心理學家尼科爾·麥侃思道,“我們生活在一個潛在壓力不斷的世界中,我們會尋求任何可以幫助我們感覺更好的方法”。

麥侃思認為只要財政狀況還在可控制的範圍內且不會帶來更多的焦慮,勒緊錢包是可以接受的。她警告:“如果你發現自己在沖動性消費,或者在其他人面前隱藏自己花了多少錢,或者否認你的債務,這將是一個問題”。

作為一位個人理財作者,我同意。即使我們認為未來尚不明朗,我們也不能魯莽消費,或者在沒有咨詢正確的專業人員之前就輕率的做出影響未來的決定。有些人認為疫情期間的重大消費——比如買房、對寵物狗有情感上或者經濟上的投入——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

但我也是人,生活在世界性的疫情中,我有時也要從過度消費中尋找舒適和慰藉。現在的我沈浸在寵物狗的擁抱中,我的孩子在新院子裏自由奔跑,我一刻也不後悔。至少現在還不後悔。

文章來源:Maclean’s Magazine
作者: Brianna Bell
譯本原載:Project PROTECH
中文翻譯:Xiaoshuo Gao
校對:Cindy 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