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福利對企業過於慷慨,對工人過於嚴格

經濟學家說,在COVID-19大流行開始時推出的福利使脆弱的加拿大人在保持收入的同時保持健康,但對商業支援過多,並顯示出商業團體對公共政策的巨大影響。

近兩年半前,聯邦政府面臨著前所未有的任務,即關閉經濟以減緩COVID-19的快速傳播。這次關門導致政府推出一系列救濟福,利旨在減輕對工人和企業受大流行病的打擊,其中兩個最突出的計劃是加拿大緊急回應福利(Canada Emergency Response Benefit, CERB)和加拿大緊急工資補貼(Canada Emergency Wage Subsidy, CEWS)。

加拿大統計局最近根據人口普查數據進行的分析顯示,2020年有三分之二的加拿大成年人獲得了大流行福利,這些福利緩衝了收入損失,減少了不平等。

聯邦統計局先前的分析還發現,正如預期的那樣,工資補貼計劃的使用與關閉概率較低和員工裁員減少相關。

雖然在2020年3月幾乎沒有時間花在制定效益和微調細節上,但經濟學家現在正在回顧這些計劃的成功和失敗。

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邁爾斯·科拉克(Miles Corak)對這些項目進行過分析,他說,任何評估都需要考慮到人們和政府當時面臨的不確定性以及保持人們健康的迫切需要。

也就是說,科拉克說,雖然CERB「非常成功」,但加拿大緊急工資補貼是一個「巨大的失敗」。

「加拿大緊急回應福利金及時將資金送出,讓人們留在家中,這就是我們想要拯救生命的做法,」他說。

另一方面,Corak表示,CEWS「來得太晚了,它沒有很好的針對性,並且給(企業)過度保險」。

CERB於2020年3月迅速宣佈,每月向因大流行關閉而失去收入的加拿大人提供2,000元。緊隨其後的是CEWS,它補貼企業員工工資75%,希望鼓勵企業留住員工。

科拉克說,到引入工資補貼時,許多企業已經與員工分開。

對工資補貼計劃的另一個批評原因是,它補貼了受影響企業的所有工人的工資,而不僅僅是那些有失去風工作險的人,這使它的成本特別昂貴。

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政治管理學副教授詹妮弗·羅布森(Jennifer Robson)也指出,工資補貼計劃並不成功。羅布森表示,由於工資補貼,本來會因與大流行無關的原因而關閉的企業仍然人為地維持下去。

「這些不是將會恢復盈利的企業,」羅布森說。

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20年4月企業停業數量大幅飆升,但隨後急劇下降,使每月停業數量低於大流行前的水準。

2020年8月約有31,000家企業倒閉,2020年2月關閉了近40,000家。

事後看來,科拉克表示,工資補貼計劃的範圍應該更小,並針對有特殊需求的大型企業,在這些企業中,公司必須留住相同的員工,例如航空業。

加拿大獨立企業聯合會(Canad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Business)表示,工資補貼對小企業主來說「至關重要」,並在今年4月指出,其五名成員中只有兩人報告恢復正常銷售。

財政部長克利斯蒂亞·弗里蘭(Chrystia Freeland)的新聞秘書阿德里安娜·沃普沙斯(Adrienne Vaupshas)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政府在大流行開始時的重點是保護就業並確保強勁的經濟復甦。

「今天,我們已經恢復了在大流行最黑暗的月份中失去的114%的工作,」沃普沙斯說。

與一些經濟學家所描述,對企業過於慷慨支援相反的是,一些低收入的加拿大人因為收取了CERB而經歷了社會援助福利的追回款項。加拿大稅務局還希望收回支付給40多萬加拿大人的福利,因為他們的資格受到質疑。

作為回應,除貧組織「2000年運動」呼籲對CERB實行大赦。

科拉克說,雖然要求那些欺詐性地收取福利的人償還是合理的,但應該對企業以同樣的標準對待。

「我擔心的是個人和企業之間這種反應的不對稱性,」科拉克說。

CFIB呼籲為通過加拿大緊急商業帳戶獲得貸款的小企業提供更多的貸款豁免。如果到2023年底還款,聯邦政府已經提供部分貸款減免。

羅布森說,在制定公共政策方面,商業利益集團擁有資源豐富的公關團隊,以進一步促進他們的利益。

“對於個別低薪工人來說,沒有這樣的事情,”羅布森說。

科拉克指出,在大流行開始時,人們關注一線工人的作用,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轉移到了小企業。

「我認為小企業遊說團體非常有效地通知了個別議員,並向內閣和政府施加壓力,而看不見和聽不到的母親、父親工人和家庭則沒有同樣的聲音或方式做出回應,」科拉克說。

科拉克說,工資補貼計劃的危險在於,它為向企業提供過度補貼樹立了先例,從而扼殺了創新。

「我們幾乎正在朝著小企業的基本收入而不是個人的基本收入邁進,」他說。

原文連接 cp2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