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省民对重返校园的心情与过住不一样,大家都感到焦虑。尽管对9月安全抱有希望,但许多家长和教育工作者预计今年秋天将掀起第二波COVID-19浪潮,特别是因为省府重返学校的计划杂乱无章和不足够的。

回想一下,在大流行之前,班级规模已经是个大问题了。教育工作者们努力阻止保守党政府大幅度增加班级人数,这超出了教育者的建议范围,但最终,保守党政府还是增加班级人数。

道格•福特(Doug Ford) 在大流行初期学到了一些东西,看起来比当选后更实际、更有节制。他的保守党政府获得了更高的民意支持率。现在,福特正在重回他傲慢的方式,攻击那些为公立教育站出来,和坚持保护健康和安全的人,例如,教师和其他教育工作者。

教育工会团结致力保护学生和工人的安全。安省四个教师工会联合向劳资关系局申诉,呼吁劳工厅回应他们关于对学校制定适当健康和安全标准的要求。多伦多和约克区教育局的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正在开展广告和写信活动,坚持要求提供更多资金,以确保班级规模较小和学校更安全。

目前,没有疫苗,也没有治疗COVID-19的方法,因此无法保证安全性。即使是最好的计划也不太可能防止进一步的爆发。然而,每个人都知道,坚持我们从科学中学到的知识——呆在外面或通风良好的室内,保持两米之差,在不可能戴口罩的时候,保持小群组和人群,经常清洁和洗手——将减少疫情,直到我们研制出疫苗、治疗方法或拥有免疫力。教育局和教育工作者已经清楚表明,我们需要的是更小的班级,更多的教职员工,更少的学生在公交车上,各处都有口罩,以及更严格的卫生规定。

福特没有把预防原则放在第一位,而是偏转,四处指责,却尽可能少地指向他和他的政府。正如他们在哈里斯(Harris) 时期所做的一样,安省保守党正在集中权力和分散指责。福特、教育厅长斯蒂芬•莱切(Stephen Lecce)、卫生厅长克莉丝蒂娜•埃利奥特(Christine Elliott) 和劳工厅长蒙特•麦克诺顿(Monte McNaughton) 首先将责任推给教育局,因此,任何错误的指责都可以从教育局开始。

他们下一个策略是攻击教师和他们的工会,要求教师“牺牲”,像其他工人在新冠肺炎爆发初期那样。不管怎样,福特似乎是要求老师为学生和社区,他们自己和家人,冒不必要的生病风险。他们的牺牲的回报是什么?在发生疫情的地方,期望教师,甚至家长受到部分指责。

这一切都表明,对学生、教育工作者缺乏尊重,以及焦虑、沮丧的家长不确定责任所在。

同时,在因应新冠肺炎疫情延迟复课和经常变化的省计划和指导方针之下,各教育局一直在努力地作出回应。他们以不同的政策应对,例如,多伦多教育局要求所有学生都戴口罩,而约克区教育局,四年级及以上的学生才必须戴口罩。学校和教育工作者及其工会在动荡时期已经努力计划应对,因为省的方向不确定和缺乏资源使情况变得更糟。

8月底,省府宣布为新冠肺炎措施提供约9亿元,但大部分来自敎育局自己的储备(这已经常提及),其余大部分来自联邦政府。来自省府本身的很少,于去年秋天谈判,由加拿大公共雇员工会 (CUPE) 促成的额外员工职位的功劳,省府还想寻求分一杯羹。

班级人数是一个关键问题,因为在大多数教室中,是不能全班实行两米的距离。但省府并没有降低或限制班级人数。因此,当一些学生选择在家在线学习时,财政压力和省府的无效资助方案将促使教育局压缩并合并上课。而且,事实上,省府规定学校一米距离已经足够,这与其他地方两米距离的要求相反。

甚至《环球邮报/ Globe and Mail》也说:「政府需要听取家长和教师的意见,他们必须准备好,如果情况发生变化,或者出现新的证据时改变路线。」

维护心理健康

当然,即使我们可以迫使福特、莱切和艾略特提供必要的领导和资金,使今年9月尽可能安全,我们也认识到,这一流行病仍将在这里。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教育孩子和维持学生、他们的父母、教育工作者和我们社区良好的身心健康,挑战是巨大的。我们已经看到家长们担心送孩子回学校,每天担心他们是否会健康的回来,或者让他们留在家里,这与隔离效果和影响父母工作有关。

处理这种焦虑,然后是COVID-19的孤立案例,并终归要准备可能重新关闭学校的第二波,已经付出了代价。充足的社区和卫生支助以及同情、灵活的雇主和有效的就业法,将在抵御这一流行病和实现所有人都能公平复原方面发挥关键作用。

保护公立教育

走出这个流行病,我们需要一个健康的公立教育系统。

我们从福特保守党在2018年委托加拿大安永(Ernst & Young) 顾问公司做的《管理转型-安省现代化行动计划/ Managing Transformation — A Modernization Action Plan for Ontario》报告中知道,企业会喜欢经营学校特许权和教育补助金券。我们必须防止将公立教育资金转移到营利性口袋的企图。

在新冠肺炎之后,公立学校的资助模式仍将被破坏。这个模式是防止大多数教育局和学校在COVID-19期间缩减班级人数,因为省的资助主要基于课堂上的学生人数。它由保守党省长迈克•哈里斯(Mike Harris)首先破坏的,在自由党的道尔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和凯瑟琳•韦恩(Kathleen Wynne)领导下,维持破坏状态。福特现正试图进一步破坏它。

解决种族主义问题,第二种大流行

最后,我们都更加意识到困扰我们社会的第二个流行病——种族主义。为了使我们的教育系统受欢迎并包容所有人,它需要处理种族主义,特别是反黑人和土著种族主义。

现在是采取切实、可衡量和实际行动,消除我们学校中反黑人种族主义、反土著种族主义和一切其他形式的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时候了。我们的黑人和土著学生、家长、教师、教育工作者和社区应该得到更好的。在重新思考我们的学校如何对待历史上受压迫的群体时,我们必须考虑课程、学生监督和惩罚、学生编班、学校员警以及各级领导,以代表我们学校所服务的社区。

如果不在我们的教育系统中处理和消除歧视和种族主义,就不可能设想实现经济、社会和环境政策中的充分公平和改变政策。

劳工议会建议:

  • 呼吁福特政府通过规划和提供资金来展示领导力,因为需要更小的班级规模、将学生组成一些小团体、改善通风、健全的卫生流程和巴士安全。
  • 呼吁地方教育局和教育委员坚持安全返回学校所需的标准。
  • 呼吁附属会员鼓励工会成员向其民选代表,特别是他们的省议员,表达他们对班级规模和其他教育问题的关切。
  • 支援社区和家长组织,要求公立教育机构提供更多服务,以便让所有人都能安全重返校园和持续接受高品质的公立教育。
  • 呼吁我们所有的附属会员与雇主合作,并在内部支援其子女上学的成员。
  • 加入教育工会和联盟,保护公立教育,并要求改革教育资助模式,以便为学生提供成功所需的服务。
  • 呼吁我们的公立教育机构,包括教育厅、教育局和师范学院,与受影响的社区、团体和个人合作,在我们的学校开展消除反黑人种族主义、反土著种族主义和其他形式的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进程。

阅读多伦多及约克区劳工议会声明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