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看到機會:新一代組織者出現

當「史無前例」是描述COVID-19大流行的連鎖反應的最佳用詞之際,然而,目前席捲全國的勞工劇變浪潮則是熟悉的周期中最新轉折。

多倫多大學歷史系和羅特曼 (Rotman) 管理學院商業史教授迪米特裡•阿納斯塔基斯 (Dimitry Anastakis) 說,危機時期一直與勞工動盪有關。勞工運動緊隨於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大蕭條之後。阿納斯塔基斯指出,加拿大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罷工,1919年的溫尼伯大罷工,發生在流感大流行之際。

他說:「這裡確實有事情發生。」

隨著新冠大流行的持續,Indigo圖書和音樂公司、國家郵報 (National Post)、溫哥華的轉捩點釀造(Turning Point Brewing) 和Matchstick咖啡以及渥太華的超級Wellington大麻藥房等公司的工人今年 (2020) 都加入了工會。

工會領導人說,這些工人是新一代勞工積極份子,他們利用創造性的技術,在COVID-19經濟劇變的背景下向管理層和公眾傳達他們的信息。

加拿大聯合食品與商業工人工會 (UFCW)全國主席特別助理德里克•約翰斯通 (Derek Johnstone) 說,今年工會的新成員比往常多。

約翰斯通說:「我認為,COVID對服務業、零售業和食品製造業工人,如何看自己產生了非常強大的影響。這不僅對自己,而且對廣大加拿大公眾,以及希望對從政者和大型雇主充分表明,這些工作非常重要。」

Dollarama和Loblaw員工與工會領導人一起抗議,工會工人大聲疾呼,因為COVID-19大流行威脅到航空公司和酒店業、鋼鐵工人和碼頭工人的工作保障。

約翰斯通說,UFCW最初並不確定對集會的限制將如何改變其組織工會工作,但Indigo工人能夠通過社交媒體開展一場「鼓舞人心」的運動。

约翰斯通 說:「真正令人驚奇的是,我們通常在會議上看到的社區意識實際上正在社交媒體上顯現出來。該活動的關鍵部分是人們在 Facebook 上大聲疾呼, 舉行並計劃虛擬會議。

勞工運動在2020年取得的勝利之一是振興通用汽車公司位於奧沙瓦 (Oshawa) 的工廠。

服務雇員國際工會地方分會2 (SEIU-L2) 的秘書-司庫湯姆•加利萬 (Tom Galivan) 說,他的工會今年也取得了一些突破。它獲得了零售業的工人,由於工人流動性高,零售業歷來難以組織工會,而在精釀啤酒廠,這個行業從少數大型啤酒廠成立工會時迅速發生了變化。

但加利萬在他的工會上說,由於監管者對過渡到數位系統的不安,減緩了投票成立工會的進程,今年會員人數仍然減少。

加利萬說:「加拿大大多數工人受省勞資關係法管轄。這些勞工局如何回應,各省份是非常不一樣的。」

例如,在新斯科舍 (Nova Scotia) 省,有一段時間,勞工局沒有處理申請。因此,工人就沒有工會化的途徑。

加利萬說,他預計工人和雇主將處在由這一流行病所導致的「碰撞路線」 上;他預計,這種緊張狀況將決定未來幾年的勞工運動。

加利萬說:「在一些部門,一線工人在公共衛生危機中首當其衝,他們承受著許多被壓抑的挫折感。這還沒有反映在補償水準的提高上。」

「事實上,我們看到的是,因為經濟正在經歷這麼多的挑戰……他們現在遇到雇主正在尋找緊縮。」

阿納斯塔基斯指出,一旦疫苗改變工作場所的情緒,特別是隨著不穩定的「零工經濟體」工作的興起,勞工組織者可能面臨重大挑戰,以保持COVID-19的勢頭。

加拿大公共雇員工會 (CUPE) 組織和區域服務部執行主任達里亞•伊萬諾奇科(Daria Ivanochko)表示,她今年沒有看到工會成員人數大增加。但她表示,工人們的要求已經採取了更為緊迫的語氣。

伊萬諾奇科說:「我認為,大流行確實產生了在不確定時期做出集體反應的願望,而工會的核心就是這樣。我認為這是一個大好機會。」

閱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