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老人院感染率飙升

新冠肺炎致死量在长期护理中心再次激增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安省多家老人院发生严重感染和传染事例,在本周安省政府宣布再度封锁,避免民众进行不必要社交之余,也让很多居住在老人院的老人及其家属感到担忧。

81岁的贝特曼(John Bateman)居住在位于密西沙加艾琳密罗(The Village of Erin Meadows)长者护理中心。 近日他发烧,但当家人试图让他检测新冠肺炎时,却被告知测试包已经被用光。

早在3月份,当新冠疫情第一次袭卷时,贝特曼正与一个检测呈阳性的人合住一间房间。然而当贝特曼感染后,其家庭护理管理部门却不准许他去医院并且不欢迎他回来。

不当处理导致21人死亡

艾琳密罗护理中心在处理该事件的不当做法也引起中心其他居民的担忧,在集体诉讼案中,该中心的居住者声称该中心未能及时防止新冠肺炎病毒感染,使居民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并导致到6月造成21人死亡。

尽管指控尚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但运营艾琳密罗长者护理中心的母公司一再表示,中心遵循了”政府和公共卫生官员制定的指导 和协议”,这些指控将通过”适当的法律程序”解决。

贝特曼已经康复,但近期以来,安省长期护理中心爆发更多的新冠肺炎疫情病例,很多长者家属担心在第二次大流行到来时,情况会更糟。

就在上周,位于士嘉堡的的肯尼迪旅馆长期护理中心(Kennedy Lodge Long Term Care Home)在一个月内有29人因感染新冠死亡,中心内另有92例阳性病例。

私人护理中心是非盈利护理中心感染的三倍

根据多伦多星报的数据分析显示,营利性的长期护理院例如肯尼迪旅馆和艾琳密罗护理中心都归私人运营,在第二波疫情期间,私人护理院的感染病例,是非营利的三倍,且死亡人数也更高。

代表一线工人的工会SEIU医疗保健公司主席莎琳·斯图尔特(Sharleen Stewart)说道,第二波疫情继续导致感染病例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越来越多的护工不堪重负并放弃。

斯图尔特说道:“护工们很恐慌。现在的恐慌程度比第一波疫情袭卷我们时还要糟糕,”其中,护理中心中,有大约30%的工作人员因为害怕自己和家人冒着生命危险而选择不再返工。省府未能及时解决护工的担忧。

工会:护工只是得到“临时重视” 一人需要照顾30人

斯图尔特说,工会认为省政府在控制第二波大流行没有规划,也没有做必要的基础准备,特别是没有利用好夏季感染人数降低的几个月。

她说, 由于没有适当的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所有来自医护人员和医疗专家的建议他们都”充耳不闻”。

斯图尔特说,长期养老院的工作对前线的护工来说可能是精神负担,而只有在他们生命遭到威胁时,政府才会说一些好话,并且实行加薪政策。她说:”他们感觉自己只被临时重视。

安省卫生会执行主任娜塔莉·梅赫拉(Natalie Mehra)说,目前护工配备人数仍然处于极低的水平,在一些地方,一名护工需要照顾30名长者。

N95口罩严重缺乏

她说:”在新冠疫情之前,长期护理中心的人员配置就很少,但是现在比疫情之前更糟。此外,控制感染的过程中做的也不得当;前线工作人员报告说,现在N95口罩严重缺乏,照顾每一个病人之间,没有足够的防护服和手套让护工更换。

“我们不是工会的流行病学家,但很显然政府没有做出任何规划。而是实行“既来之,则安之的无为计划。”

梅赫拉建议,控制疫情传播,安省政府需要从”雇佣一支护工大军”开始。比如魁北克省,早在6月份就对10000名护工接受培训,之后将其安置到省内各个疗养院,照顾老人,帮助控制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