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人员频受袭 上街高呼受够了

医护人员将他们对医院安全的担忧带到街头,他们要求解决纽马克南湖医院(Newmarket Southlake Hospital) 日益严重的暴力事件。

来自安省劳工联合会、安护士协会和SEIU医疗护理工会的代表和工人,于10月26日下午在纽马克的大卫斯大道(Davis Drive) 挥舞旗帜和标语牌,高呼「受够了」。

SEIU医疗保健护理部主席杰基•沃克(Jackie Walker) 说,组织这次集会是因为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在这医院又发生两起针对工人的暴力事件,更甚的是,就在几天前医院承认去年两起与暴力袭击有关的指控被判罚款。

22日星期四晚上,一名护士遭一名病人袭击,六天前,一名护士在工作场所受了伤。2019年,两名工作人员被一名病人严重伤害。

沃克说,医院已被告知要实施一个系统,以标记潜在的暴力病人,但似乎并没有遵循。「令我烦恼的是,这里的领导是护士。他们在前线有经验。也许已经太久了,他们已被忘记了。」

安省护士协会主席薇琪•麦肯纳(Vicki McKenna)说:「医疗护理工作者在大流行期间已经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担心人身安全,南湖医院的环境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已经受够了。工作场所暴力必须停止。」

安省劳工联合会(OFL)主席帕蒂•科茨(Patty Coates) 呼吁劳工部定期对医院进行快速检查,对工作场所暴力调查进行更好的培训;约克地区警察根据《加拿大刑法》第217.1条对南湖的董事会、首席执行长和经理进行全面调查。

科茨说:「该雇主一直未能履行法律规定的责任,确保工作场所为工人提供安全,没有理由这样,亦无须争辩的。」

在未能充分保护医护人员免受暴力伤害之后,16日南湖医院只受到轻微的惩罚:罚款8万元。

该案件源于2019年1月被工人在遭受一名患者的暴力袭击后受伤。在被约克地区一名警官送往医院后,该患者被标记为有中度暴力风险。当天晚些时候,一名注册护士和一名保安人员将食物运送给患者时均遭到袭击,造成搬运工人重伤。

加拿大护士联合会主席琳达•西拉斯(Linda Silas)表示:「这微薄的罚款是对加拿大各地成千上万的医疗护理工作者的侮辱,他们十分厌烦在工作场所被攻击,被踢、打耳光、吐口水和拳打脚踢,也十分厌烦那些雇主继续像发生在医疗保健部门的暴力一样行事,这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有一种文化认为这些事件是不可避免的,这是意料之中的。我们需要的是一种重视医疗护理工作者并积极寻求确保他们安全的文化。」

实际上,劳动、培训和技能发展厅该事件的调查,查明了雇主未能解决的一些危险。

安省护士协会(Ontario Nurses’ Association, ONA) 希望法院的惩罚不仅与所造成的损害相称,而且能够对其他医疗保健部门的雇主起到威慑作用。

安省护士协会主席薇琪•麦肯纳(Vicki McKenna)说:「这样的判决将让护士和医疗护理工作者感觉他们是可以被犠牲的。必须有更好的方法,确保该省的医疗保健雇主遵守法律,并确保他们的一线工作人员拥有他们需要和应得的安全工作场所。」

麦肯纳说,从攻击到今天,护士继续遭受改变生活的影响。

2019年6月,下议院卫生常设委员会编写了一份关于卫生保健暴力的报告,其中概述并提出若干建议,旨在解决卫生保健中特有的暴力问题。加拿大护士工会联合会继续与各个政府合作,确保这些急需的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以保护医护工作者。

卫生常设委员会的报告摘取了加拿大护士工会联合会提出包括修订《刑法》的若干建议。新的《刑法》条款是要求法院考虑,医护部门工作人员若是受攻击的受害者,作为判刑的加重处罚情节。

在加拿大,2006年至2015年,与暴力有关损失工时的受伤前线医护人员人数增加了近66%。自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护士们报告说,患者及其家庭成员的暴力行为增加,他们对阻止病毒传播的新规定感到沮丧。

立刻采取行动:现在是我们的联邦从政者实施卫生常设委员会的报告建议,确保我们的医疗护理环境对工人和患者都是安全的时候了。点击这里告诉你选出的议员,暴力是不是工作的一部分。

综合报导:nursesunions.cayorkreg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