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者請願:改善服務提高工資

教育工作者向福特省長遞交了25,000封信,呼籲改善對學生的服務並提高工資。

在省長道格-福特(Doug Ford)將看到安省新內閣宣誓就職的前一天,一線教育工作者向他在省議會的辦公室提交了25,000多封信。這些信件呼籲在學校增加教育工作者,以確保9月份學生的服務得到改善,實際工資增長超過通貨膨脹率,以解決低工資和留任的難題。       

「一線教育工作者是每個社區學校的中堅力量,我們大多數人都從事二份甚至三份工作來維持生計,」加拿大公共雇員工會(CUPE)安省敎育局工會理事會(OSBCU)主席蘿拉-沃爾頓(Laura Walton)說。「然而,我們平均每年只有39,000元的薪水,而我們個人在正常時間之外做無償工作來補貼安省的教育系統,因為人員編制太低了,我們無法在帶薪時間完成所有工作。」

沃爾頓說:「是否向學校提供足夠的資金來停止破壞性的削減,並確保所有學生,特別是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得到正確的支持和服務,是我們當選代表要做的政治決擇。「安省是加拿大最富有的省份,在大流行期間,僅是59位億萬富翁控制的資金就增加了1,000多億元。這個政府沒有理由在我們孩子的未來上偷工減料,也沒有理由讓教育工作者處於貧困的邊緣。」

這封由教育工作者撰寫並簽名致安省省長的信中寫道:

「即使在大流行之前,教育工作者中人手不足已是安省學校的問題。許多教育局無法招聘和留住合格的教育工作者,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工資太低,工作如此不穩定。」

「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我們在學校和校外工作,有時冒著我們自己和家人的健康與安全的風險。我們承擔了這些風險,以便學生可以繼續學習,學校可以保持安全,家庭和社區可以獲得所需的支援。」

「2021年對CUPE教育工作者的一項調查發現,我們中有51%的人至少多做一份工作來維持生計。對於單一收入者來說,這個數字增加到64.5%。我們大約75%的會員是女性,她們的性別薪酬差距每年都在進一步擴大。」

CUPE-OSBCU成員還向全省25名進步保守黨省議員發送了簽署的信件副本。

事實速覽:

  • 55,000名CUPE-OSBCU成員幾乎在教育領域的每個工作類別工作,除了教師和管理層。這些一線工作人員中的每一個人的貢獻對學生的成功都是必要的,而長期的人手不足威脅著學校提供學生所需一切的能力。  
  • 一線教育工作者在6月2日省級選舉后的第二天發出通知,與安省政府和受託人理事會(CTA)展開談判。CUPE-OSBCU成員準備在整個夏天進行談判,以達成公平的集體協議,以避免今年秋天的課堂動蕩。工人們要求政府坐到談判桌前,以書面形式毫不拖延地承諾提供學生和工人所需的服務和支援。  
  • 加拿大另類政策研究中心(CCPA)計算出,福特進步保守黨政府在第一個任期內將每名學生的教育資金削減了800元(根據通貨膨脹進行調整)。安省的學校有200萬學生,這意味著在2021-2022學年削減了16億元的資金 ,這筆錢可用於改善對學生的支援,增加人手,提高教育工作者的工資。  
  • 在過去的十年中,教育工作者的工資大幅低於通貨膨脹。這是因為立法對自由集體談判的干預,利用國家的權力來限制教育部門最低工資雇員的工資提高。上屆自由黨政府的第115號法案凍結了兩年的工資。在現任進步保守黨政府的領導下,第124號法案對三年內每年增加1%的嚴格限制,儘管所有證據都表明,這將低於通貨膨脹率,並且低於其他工會化經濟部門的趨勢。  
  • 對教育工作者工資和集體談判權利的攻擊結果是,2012年至2021年的工資結算相當於8.8%(複合計算),而到2021年底的通貨膨脹率總計為19.5%。隨著2022年通貨膨脹率超過7%,這將使教育工作者的減薪躍升至17%。

閱讀原文連結:cupa.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