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之后,每周工作4天、工时更少、工资相同的情况,将在某些工作场所成为现实

有研究人员建议,减少工作时间可以提工作效率。

新斯科舍省的一个小型市政当局在几天前开展了一个每周工作四天的试点项目。据首席行政官说,到目前为止,一切进展都很好。

这个为期9个月的项目,是在新冠肺炎开始大流行之后展开的,它使市政当局的核心员工可以在四天的时间内工作相同的小时数,这被称为压缩工作周(compressed work week)。

盖斯伯勒区(District of Guysborough)的首席行政官巴里·卡洛尔(Barry Carroll)说:“我们的员工似乎对新的工作制度感到特别兴奋。显然我们需要进行一些小的调整,但是除此之外,它是非常顺利的。”

熟悉的概念引起了新的关注

尽管压缩工作周并不是一个新概念,但是自新冠肺炎改变了人们的工作方式以来,它已经受到了新的关注。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包括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和在家工作。

萨斯喀彻温大学(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埃里卡·卡尔顿(Erica Carleton)说:“新冠肺炎的大流行向公司和团体组织展现了人们可以在不同的工作环境中工作。他们会完成自己的工作。你不需要老板随时监督就能做完工作。”

在新西兰首相贾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在Facebook的实时聊天中提倡了这个观点之后,最近开始,这个每周工作四天的想法受到了更多关注。他认为这无疑将有助于国内的旅游业,因为更灵活的工作安排可以使新西兰人在自己的国家进行更多的旅行。

但是,一些专家和研究人员建议雇主应考虑另一种类型的每周四天工作制,能使员工减少工作时间的同时获得相同的周薪。他们说,这种结构不仅可以改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而且可以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

卡尔顿表示:“有一种快乐的工人更高产的假设。人们越快乐,他们的生产力就越高。幸福感增强,福利增强,人们的压力会减轻,他们的工作就会做得更好。”

但是,支付工作时间更少的工人相同的工资对于雇主来说可能是一个困难且违反直觉的概念。

卡尔顿承认,雇主能从这种工作结构中得到的好处,诸如增进员工的健康和福利,并不是立即可以显现的。

尽管如此,一些公司仍实施了这种工作结构,并表示已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去年,微软日本进行了每周工作四天的制度,在八月的每个星期五关闭其办公室,同时给员工的工资与他们工作五天的工资相同。该公司表示,因为这项措施,与2018年的8月相比,劳动生产率提高了近40%。

去年,英国雷丁大学亨利商学院(University of Readings,Henley Business School)对全国505位企业领导人和2,000多名员工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250多家目前每周工作四天的企业。

尽管研究人员承认这些结果是未经同行评审的初步发现,但确实揭示了一些有趣的趋势。

调查发现,在那些已经采用四天工作制的企业中,将近三分之二的企业报告了员工生产率的提高。在该环境中工作的员工中,超过四分之三的人表示自己更快乐、压力更少、请假的时间更少。

更长工作时间的驳论

该项目的研究人员托马斯·鲁雷特(Thomas Roule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的记者:“更长工作时间的主要悖论是假设工作时间与员工的生产率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如果员工更加专注,心理和身体状况得到改善,那么他们在四天里的工作量会比五天更多。”

他表示,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远程工作,新冠肺炎的危机很可能会加速人们转向更短或更灵活的工作方式的趋势。

时间管理专家劳拉·范德卡姆(Laura Vanderkam),同时也是《完成更多事,但感觉不忙》(Off the Clock: Feel Less Busy While Getting More Done)一书的作者表示:“现实是,当人们在办公室里工作40个小时,他们几乎从未真正投入40个小时。这可能是办公室里最烂的秘密。“

减少非工作的相关活动

“如果要做的工作量相同,但只有36个小时而不是40个小时完成,那么他们就会花更少的时间在不是自己的工作的事上面。”

范德卡姆认为,雇主应减少关注员工的工作时间是多少,而应更多地关注员工都完成了哪些工作。“如果有人能在一周四天内做完全部的工作呢?那就太好了。”

但是,无论是压缩工作周还是在一周的工作中用更少的时间工作,专家都认为这两者都有潜在的弊端。

生产力下降

西安大略大学艾维商学院(Ivey Business School)的名誉教授克里斯·希金斯(Chris Higgins)说,有研究表明,压缩的四天工作制虽然受到员工的欢迎,但在蓝领的工作中却导致了工作效率的下降。

“这类工作里,很多都是体力劳动。而且,当你开始轮班工作10个小时而不是8个小时时候……有时会感到体力不支。”

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卡尔顿则表示,更长的工时可能会对员工下班后的时间安排造成负面的影响,使他们减少参加活动或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对于每周工作较少的四天工作制,亨利商学院的调查发现,人员配备和日程安排可能是一个主要问题,尤其是如果雇主在周五需要员工提供某些东西而员工当天没有上班时。

一些雇主在实施压缩工作周方面会遇到困难。例如,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惠康信托公司(Wellcome Trust)是全球第二大的研究捐助机构。他们结束了总部800名员工每周工作四天的制度,因为发现这样做“实施起来太复杂了”。

在美国的大型科技人力资源公司Treehouse于2016年实施了四天工作周,但随后又恢复回了五天工作周。研究称公司这样的改变是因公司感到自己无法跟上竞争的步伐。

同时,一些企业集团警告说,这种压缩工作周的结构可能会增加劳动力成本。

研究人员鲁雷特表示:“每周工作五天到四天的转变并不适合所有的职业、任务和工作——这对于非常规、社会类和高价值的工作基本上是有用的。这些工作将从拥有更健康、更平衡、更专注的员工中受益。”

同时,如果那些表面上看来是非工作的活动被缩减,可能会导致失去一些东西,比如和同事之间建立的社会关系。

范德卡姆表示:“有人可能会说,与你的同事讨论社交的东西对建立信任很有帮助。”同时,盖斯伯勒区(Guysborough)的首席行政官卡洛尔卡则表示,他对每周工作四天,工作时间更少的做法是否可行,或这是否会导致劳动力的生产效率更高持怀疑的态度。“我认为你必须运行一些试验项目才能获得证明。对于大多数的企业而言,要为更少的时间支付相同的薪水是很困难的事。要到达那里是很费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