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报告揭示为何在新冠肺炎的恢复期基本收入的政策有意义

一名工程专业的学生可以选择完成紧急牙科工作还是继续学习。

一个女儿兼职在家照顾她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母亲。

一位由农民转为石油工的工人,由于行业的变化而不得已动用了退休储蓄。

非营利组织“加拿大基本收入网络”(Basic Income Canada Network)周一(6月29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包含了一百多种此类案例。

该报告收录了4月份以来从从加拿大各地收集的141个匿名故事,并着重介绍了在这些情况下,基本收入如何能使人们找到工作、保持尊严,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挽救生命。

加拿大基本收入网络的创始成员兼主席希拉·雷格尔(Sheila Regehr)说:“目前,虽然加拿大正在考虑如何从新冠肺炎的大流行中复苏,但现在是实施基本收入计划的最佳时机。新冠肺炎并未产生任何新的东西,它只是反映了我们系统中脆弱的地方。”

多年来,所有这些不平等的现象不断加剧,并给特定的人群带来了各种问题。现在,新冠肺炎的疫情表明了还有很多其他群体也很脆弱。”

几十年来,经济学家们提出了基本收入的概念。该政策的中心思想是,不论收入是多少,每个人都应被满足其生活的基本需求。

2017年,由韦恩(Kathleen Wynne)领导的安省自由党政府在三个城市发起了一项1.5亿加元的基本收入实验项目。福特政府于2018年7月取消了该计划,但随后的多项研究发现该试点项目对参与者有积极的好处。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对此的一项研究发现,即使已经获得每月基本收入,已经受雇的人中有四分之三的人仍然在继续工作,这消除了很多人对基本收入计划会阻碍人们继续工作的担忧。

最近在美国,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倡导一种被称为“普遍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政策。个人无论有多贫穷或富裕,都将得到相同数额的收入。

雷格尔认为,对基本收入的支持声音正在增长。加拿大应该采用渐进式的基本收入,类似加拿大的养老金和儿童福利金的计算方式。本质上来说,你的基本收入会根据你赚取的其他收入的多少而增加或减少。

在加拿大基本收入网络的模型中,年收入超过55,000元(或家庭收入超过77,782元)的人将不会获得基本收入的援助。另一方面,那些收入很少的人,每人每月将获得1,833元的基本收入补贴,而伴侣二人获得的将高达2,593元。

雷杰尔说,她的组织已经向众议院和参议院提交了政策简报,详细说明了加国如何通过现有的税收计划,新的财产税(wealth tax)或略微提高销售税来支付基本收入计划的支出。

联邦政府通过加拿大紧急福利金(也称为CERB),向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失业的人每月提供2,000加元的补助。雷杰尔和其他人士为联邦政府在危机期间所迅速采取的行动表示赞赏。她说:“所有正在经历这场灾难,或离灾难只有一、两个支票收入之遥的人,获得CERB的福利金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帮助。”

特别是,它没有什么附加条件–这意味着人们可以用任何对他们有意义的方式去使用口袋里的这笔钱。雷格尔说:“它为人们提供了在过渡中期间的安全感和灵活性。”

根据加拿大基本收入网络收集的故事显示,人们将这笔钱用于托儿、超市购物以及支付房租等在内的所有事务。由于一些企业、学校和家庭逐渐从大流行中恢复了过来,政府停止发放CERB之后,许多人担心会发生什么。

一位受访者写道:

“我们都知道有一类’处于中间的人’,指那些正在努力跟上,但实际并没有落后的群体。他们没有濒临死亡的危险,但永远不知道真正繁荣的意义是什么;那些只是不断‘跌落在夹缝’中的人。这就是我。”

其他人则哀叹,那些获得残障收入的人士,因为CERB的救济金使他们能领取的残障收入福利减半。

雷杰尔认为,基本收入的计划能够帮助所有有这种情况的人。

许多写信给加拿大基本收入网络的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袭击之前就已经生活在贫困的悬崖上了。她说,这就是加拿大也不应回到“旧常态”(old normal)的原因。

“常态是,人们因挨饿而不得不使用社会援助,因无法好好吃饭而需使用急诊服务进行医疗救治。在弱势社区开展的警察活动,目的是平息枪支暴力,而这些是因为人们没有足够的手段通过合法的途径谋生。”

雷格尔称,通过加拿大基本收入网络收集到的故事显示,生活在不稳定状况中的加拿大人会在该计划下做得更好,这也表明了基本收入为何有意义,它比任何政策顾问都要好。

有些人甚至还很乐观简述加拿大的一些政策选择。

一个近年来曾住在桥下避难,现在居住在车库中的年轻人总结出了这样的情况:“我坚信这个世界有足够的金钱和资源来运行;他们只需要把这些分给有需要的人。因为没有工人阶级,一切都会倒闭。”

简述政策选择

阅读报告全文

摘译自:the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