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永久身份者”–疫情中的“盲点”人群

周六(7•4)非移民身份的临时居住者(包括外来劳工,临时护工,非合法身份者,国际学生等)在加拿大主要城市,以及联邦移民部部长Marco Mendicino的多伦多选区办公室门前示威。据悉,他们中的很多在疫情期间维持“必要的”前线工作,但受限身份,没有医疗等因素,却无法获取政府经济补助,生病没钱看病,成为疫情期间的“盲点”人群。

近期COVID-19在这群人中开始传染爆发。当日的示威目的,要求联邦政府给与这些人永久移民身份,让“临时身份者”可在疫情期间健全生存。

代表海外移民利益的海外移民工人改变联盟(Migrant Workers Alliance for Change﹐MWAFC)执行总监胡森(Syed Hussan)批评说:“3名工人已经染疫身亡﹐我们却没有看到农场的防疫措施有任何明显提高。这些工人饥饿,正在死去,不停的种植蔬菜,鲜花,他们不被准许离开,因为被视为’病毒携带者’。”

专家:不解决合法身份问题,外籍工人问题将继续被疏漏

华工网络上月分享了有关外籍劳工(Migrant Worker)在疫情期间的困难生活现状。尽管加拿大联邦和安省政府此后已采取方便农场工人接受新冠病毒检测、为需要进行隔离的外国季节工提供基本工资收入等措施。但这些措施面向的只是持有有效工作签证的外籍工人。

没有有效身份的外籍工人,既不会去接受COVID-19的病毒肺炎检测,得病后也不会有公费医疗、隔离防疫的至少两星期也没有政府提供的基本工资。公共卫生和防疫专家们指出,不采取有效措施解决没有合法工签、没有身份的外籍工人面临的上述几个实际问题,安大略省南部农场集中地区的COVID-19病毒肺炎防疫工作就存在巨大漏洞。

安省“西红柿之都”:没有身份的外工超过2千人

有“西红柿之都”称号的安省Leamington,市长Hilda MacDonald 引用专家们估算的数字说,该地区没有身份的外籍工人数量多达2千人。工会组织United Food and Commercial Workers Union的负责人Santiago Escobar统一上述外籍黑工的数字,而且指出当地提供临时工的公司用的净是没有工签的外国人,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Leamington和相邻的Kingsville是安大略省COVID-19病毒肺炎集中爆发的地区,而那些集中居住的外籍工人是新冠病毒疫情最严重的群体。有上千名外籍工人COVID-19病毒检测阳性,其中三名来自墨西哥的外籍工人死于新冠病毒肺炎。

“黑工:”低于最低工资,没有安保。疫情下,继续工作

一些临时工公司付现金给外籍临时工,以避开劳动法有关最低工资、工作安全保险、年假、失业金、退休金等规定。结果是这些临时工公司雇用的临时工就是出现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也仍然被要求继续工作,当症状严重到无法工作的时候他们就处于既没有收入、也没人管他们隔离防疫期间食宿问题的境地。

所有疫情期间持续的服务,都该算成“必要服务”

来自喀麦隆的庇护寻求者Floriane Payo,在疫情期间继续在满地可的电话客户中心工作,公司在4月份临时关闭因为一名员工被检测COVID-19阳性。Floriane表示,疫情期间不止有医护人员在前线,很多必要的其他行业也在疫情下继续维持正常营业。

“不仅只有医护人员才算是必要行业,包括电话客户中心的职员也应算是。”她说“政府要公平。”

居住条件差

Leamington和相邻的Kingsville地区到处是成片的蔬菜农场、大棚农场和酒庄葡萄园;共有175个需要雇用外籍季节工的农场和酒庄,雇用着约8千名持有效工作签证的外国季节工。根据CBC记者报道:在一幢门窗变形、墙皮脱落、屋顶防雨油毡片卷曲的房子里住着约二十名外籍工人,他们中大多数没有有效的工作签证。这些外籍劳工虽然害怕感染COVID-19病毒肺炎,但他们不敢去做新冠病毒核酸检验,因为担心核酸检验必须提供的个人信息会暴露他们没有合法身份、进而会被加拿大移民局递解出境。